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灰姑娘奋斗记 > 第八十七章 回古县

第八十七章 回古县

    三月三之后,时间马上就到了五月。

    这个时候的五一劳动节,还没有放长假的惯例,只是,今年的五一正好赶到了星期天,城管中学决定这一天,全校师生出去春游一天。

    说是学校组织,其实谁去自愿。

    学校不收任何的费用,还派老师负责引路,维持秩序和安全,学生自带水和食物等其他物品。

    至于出游的交通工具,十分荣幸地告诉你,你的两条腿。

    曾以柔一听,就打了退堂鼓。

    没办法呀,她可是纯正的城里人,两世都是娇弱的娇娇女,什么时候徒走过这么远的地方呀?!

    听听,那路线,什么村,什么庄,什么山,听到没有听说过,不用猜,也知道这些地方有多偏僻,去的时候走路,来的时候,你不走路,能回得了家吗?光是想想,她就双腿发软。

    回家把这件事一跟曾若兰说,她却坚决反对自己退出。说是,这是跟同学友好交流的好机会,外加上,她平日里太懒了,正好出去走走,锻炼锻炼身体。

    她不想锻炼身体的。

    她前世学过跆拳道,她现在重新捡起来,可不可以?

    这才是锻炼身体呢!

    可是曾若兰听不到她的心声,积极地给她准备起了需要出行的东西,还没有到五一,她的背包已经被塞得满满的,都是小吃,还有一些日用品,如卫生纸、小袋子等等。

    这还没有带水和面包。

    曾以柔颠颠那份量,直接摔在床上不想起来了,她都在怕没有力气走下全程,曾若兰竟然还在给增加负担,简直是不能活了呀!

    她剩下唯一的力气就是给钱奕鸣写信抱怨,算是发泄一下心中的郁闷。

    钱奕鸣收到信之后,倒是笑得十分开心,哎,光想想那张乖巧的小脸变成花猫,累成得耷拉着脑袋,就觉得欢喜。

    他决定了,五一这一周的休假,他要回古县。

    京都师大每年五四前后都要举行学校运动会,因为学生多,活动也多,就要前后一周左右。

    钱奕鸣以直接要考研为由,拒绝参加运动会,并请了一周的假,跟辅导员都报备了。

    此刻,他正在学校操场边的石阶上,和几个同学围坐在一起,中间坐着顾文韬和周致远。

    他们过来商量下一批学习资料的事情,这次是针对当地的高考大纲选择最后一份冲刺资料。

    大家的意见出现了不统一,有的想要各地的历年试题作主打,有的想要某著名学府街出的模拟试题作主打。

    顾文韬听了一会儿,让他们再讨论一下,他抽身出来,坐在了钱奕鸣的身边。

    “我听说,你下周请了一周的假,不参加学校的运动会了?”

    钱奕鸣翻看着手中的资料,头也没抬,直接“嗯”了一声。

    “不参加运动会,也不用请假吧?你是不是这一周有什么安排呀?”顾文韬喝了一口水,十分随意地问道。

    钱奕鸣也当是聊家常,随意地回道:“嗯,我要回古县一趟。”

    顾文韬拿着水杯的手明显一顿,停住了喝水的动作,没有一丝迟疑地就问道:“你怎么想起回古县了?是以柔那边有什么事情吗?”

    钱奕鸣伸展了一下腰背,懒洋洋地抬头看向顾文韬。

    这家伙,现在跟自己打听曾以柔的消息都不带打掩护的,直接就问上了。

    瞅着自己好说话吗?

    哼!

    你不是想知道为什么吗?

    我还真告诉你,让你羡慕死!

    “也不算是什么事情吧!

    柔柔五一要去郊游,跟我抱怨爬山太累人,拍自己去了,没力气回来。

    下一周,他们也要举行运动会,不过才两天。

    你不是刚给我们发了一次薪水吗?

    我正好付来回的路费,回去给她加加油!

    哎,说起来,柔柔这段时间过的还挺忙碌的,先是有人写情书,还认识了高中的一个大帅哥。现在,据说又有了一个黑包公一般的小帅哥堂弟。

    你说,柔柔怎么就这么爱招惹帅哥呢?

    我好奇的不行,正好回去看看她新认识的那些帅哥!”

    小样,你不是想知道柔柔的消息吗?

    这些够让你好多天睡不着觉了吧?

    确实如此,顾文韬一听这个消息,自己都没有注意,眉头都挤成一堆了。

    他不过是一个来月没有联系曾以柔,怎么就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

    还是说,这些事情,在之前就发生了?

    他和曾以柔之间还是相隔的太远了,联系不方便,见一次面,需要注意的事情和人又太多。

    他一直想着,需要担心的问题,怎么也要等到曾以柔上了高中之后,才会发生。

    他那会儿,倒卖学习资料的事情也该捋顺了,手里闲钱多了,自由多了,就能抽出时间来考虑该怎么办。

    没成想,就是读半年的过渡破初中,都能发生这么多的事情!

    他以前在石原市一中的时候,怎么没有发现曾以柔这么受欢迎,也没有听说谁偷偷喜欢她?

    要是早知道,他也好有个防备,不至于像现在一样,乍一听到这个消息,都慌了神。

    不行,他也要去看看曾以柔那边发生了什么事情,身边都认识了些什么人。

    这种什么都不知道、没着没落的感觉太让人不爽了!

    他在这一瞬间,开始思考自己能几天假期,用什么理由,才能让家里人不觉得突兀和意外。

    “你什么时候走?”

    钱奕鸣笑道:“30号晚上的火车,1号上午正好到古县,回到家吃个午饭,休整一下,正好去接柔柔,顺便看看给她写情书的家伙。这是谁呀,该有多大的胆子才敢喜欢我们家柔柔!”

    “我们家柔柔”!

    顾文韬看着钱奕鸣笑开了花的样子,明知道他在看自己笑话,却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什么给曾以柔写情书的家伙!

    最危险的应该是自己眼前的这个笑面虎吧?

    曾以柔竟然什么事情都跟他说!

    如果不是给她写信不方便,你以为他会隐忍这么久吗?

    顾文韬努力忽视某人的笑脸,道:“我跟你一起去古县吧,正好见见城关中学的校长,看看这批资料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