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灰姑娘奋斗记 > 第八十九章 迷路

第八十九章 迷路

    “怎么了?喝个水也不注意点!”赵林林别扭地关心道。

    曾以柔咳嗽了好几下,才咳嗽过那股劲儿去,抬头的第一反应不是回答赵林林,而是站起身,头开始朝四周望着,企图找到一个熟悉的人。

    好歹,她也算是曾家庄出身的人,这才跟自己的大奶奶、三叔、弟弟几天没见,也不知道,三叔他们家,就是她们家旧房子在哪里。

    哎,这要是二十年后,多方便呀,手机一个电话,就能知道谁在家,能忽悠出谁来了。

    算了,这次时间短,她又人生地不熟的,就不去找人麻烦了。

    沮丧地坐下,再次狠狠咬了一口面包。

    她可说,自己不想来春游,她老妈非要她来了,感情,她是知道自己要路过曾家庄,让自己过来人人地方呀!

    这一想,她又想起一件,前两天,曾若兰还跟她唠叨,说,她们就不回村里了,一是怕回去,让三叔家觉得她们着急要房子,赶他们一家走,伤了两家的感情,二是,不想让她那个未曾谋面的爸爸知道她们的消息。

    曾若兰严肃地告诫她,她只有自己一个女儿,不想到头来成了别人家的孩子,所以,对外不要声张自己跟曾家庄的关系,甚至有人打听她的名字也要谨慎。

    曾以柔十分乖巧地声称自己没有任何意见,对那个陌生人没有任何的想法。

    不过,心里也是好奇,在她们回古县之前,曾若兰可就是只告诉了自己身世,并没有提醒这些有的没的。

    现在,这样提醒自己,怎么感觉她是在欲盖弥彰呢?

    难道是那个人找过她们?

    呵呵,不会是前不久曾以琛一家来家里的时候,背着她说过吧?

    真被她全部猜对。

    可惜,没奖励,也没有人告诉她事情的真相。

    想到这些,曾以柔淡定了,能不能遇到曾以琛他们也就无所谓了。

    前世她到死都没有见到过所谓的便宜爸爸,今生更对他没有任何的期待,还有些反感,怕他会影响到她们平静的生活。

    摇摇头,甩开那些烦恼,她开心地打量着自己妈妈成长的地方,回去可以跟妈妈显摆显摆,再听听她讲很久以前的故事。

    老师们也喘了口气,聚在一起开了一个小会,然后就找到各自的班级,让众人不要随便掉队。他们刚才听这里的村民说,山上最近有两只狼出没,要十分小心,野狼一般不会袭击人群。

    一群学生们只顾着“哇”了,一点也没有碰到狼的警惕性。

    曾以柔心说,这都什么年代了,狼早就在野外快灭种了,还不知道是不是老人们把野狗给看错了呢!

    她还是看看这个曾家村到底长什么样子吧!

    就在她东张西望的时候,一辆轿车从村子里驶出来。

    定睛一看,车子就是刚才他们在坡上碰到的那辆。

    不过,车上只剩下司机了。

    不会,还有人跟他们一样来爬山吧?

    不是刚才还说有狼,让大家不要掉队,这车里剩下的两人,就不怕狼?

    果然,狼什么的,都是骗人的。

    不过,这穷乡僻壤的,还有城里人专门来闲逛,难道前世这里还是什么风景区了?

    曾以柔抬头望着郁葱葱的山脉,并没有发现什么出彩的地方呀!

    算了,她前世连古县都不知道是什么东东,这里的风景区和未来发展方向更是一无所知,还是不要费这个脑筋了。

    等车子消失在众人视线之后,队伍又开始行进了,他们这才进了村子。

    曾以柔四处张望着,试图找出哪里跟曾若兰说的有相似之处,路过一个巷子的时候,注意到有两个背影,好像是李桂花大奶奶和李春华三婶。

    她再倒回去,人已经不在巷子里。

    撇撇嘴,摇摇头,以为自己刚才看眼花了,继续赶上队伍了。

    村子是沿着地形修建的,随着山势慢慢往上走,到最后,家户就少了。

    再往山上走,众人又停住了。

    告诉大家一个不好的消息,老师们也迷路了。

    学生们不是县里的,就是县周边的,就没有人来这里逛过。

    返回去再去问老乡,是不是太丢人了呀?

    可是,眼前有三条岔口,他们到底该走哪条呢?

    曾以柔也挤到人群前头看了一下路况,好吧,说是岔道,其实就是三条小土路,以他们现在的视野,每条都好像在往山上走,想看的更多更远,却是被各种树木给遮挡了。

    校长干脆叫了各班的班主任,以年级为单位,一个年级选一条路,抽签决定。

    老师们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他们分开探路,至少有一个年级肯定能找对地方,倒时候,山上吼两声,其他人在转过去就行了,不就是一座山嘛,能有多大。

    初一年级选的是最左边的路,初二中间,初三最右边。

    选好路之后,大家就分头行动了,时间已经快到十点半了,再不快点,中午就赶不到山顶了。

    曾以柔他们初期路还好走,挺平坦的,连老师都觉得他们才是走对了的人,只是二十分钟过去之后,他们面前的被遗弃的石灰岩场地是怎么回事?

    空旷的足够容纳他们这些人的场地边上,挡路的高的一边是三四米高的灰白色的石头堆,几乎快直角的坡度和松散的石头,另外一边是深有三四米的的土塄田地边陡峭又高的土坡,塄上都长着荆棘、带刺的山枣树和一些叫不上名的树木杂草。

    他们走头无路了。

    他们可是半路上没有见过一条岔道,难道真要翻下上去,找老乡问了路,再重新上山?

    这一个来回就比别人至少迟了一个小时,真的好吗?

    可是,除了这个,他们还有更好的办法吗?

    许多人垂头丧气地转身要往回走,有些个捣蛋的男孩子还不甘心,跑到场地另外一头,想看看有没有出路。

    还真让他们给歪打正着了,确实有一条向下的小土坡,很短,只有半人高。下了坡,是一条靠着石头坡、仅容纳一人过的羊肠小道,尽头有一个拐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