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灰姑娘奋斗记 > 第九十三章 路就在眼前

第九十三章 路就在眼前

    方浩轩不等众人开口,就道:“人是在我眼前出的事,我负完全的责任,至于事后的追责问题,我们稍后在谈。

    现在,我们首要的任务是找人,确定她的情况如何。

    我也跟你们透个底,那段小路虽险,坡度却缓了很多,外加上那边已经快到了这边宽阔的地带,山沟也不是很深。

    人掉下去,百分之七十,不会有生命危险,但是林子太密,被刮伤、跌伤、扭伤,肯定是不可避免的。

    我这边找到人,就立即下山,送往医院。

    我们的车已经在山那头的古寺里等着了,不从山顶绕,找到人直接从半山腰穿过去,比你们还要快一点。

    你们其中有人要跟着一起去吗?

    时间已经耽搁了十七分钟,你们要是做不了决定,我们就先离开,你们之后跟着就可以了。

    放心,我不会趁机推卸责任,试图逃跑的,不确定小姑娘安全,我是不会离开的。”

    说完,他就转身,准备从旁边的缓坡下去。

    他身后跟着的赵林林像尾巴一样,也跟着要去。

    方浩轩看了他一眼,想到出发时,他对小姑娘细心的叮嘱,并没有阻止他的行为。

    其实,这件事跟方浩轩他们还真没有多大的关系,除了事情正好发生在他眼前,没有及时拉住人,并没有多大的责任。

    要知道,他在刚开始就说的很清楚,这条小路有危险,孩子们又都是学生,还小,容易出问题。

    家长到时候找老师们的麻烦那是一找一个准,方浩轩他们这种外地人,谁去关心?说不定,还被家长说学校和老师推卸责任,更加罪加一等。

    郑程立心中立刻分析了其中的利弊和得失,只是略微沉吟,就道:“这位同志,请等一下,我跟你们一起去。我是曾以柔的老师,出了事,理应负第一次责任。

    不过,同志,请问一下,接下来的路,其他人该怎么走?你指一下吧!”

    方浩轩对郑程立点点头,对他的态度还算满意,但是让他再给其他人指路,一想到刚才那个可爱的小姑娘现在还不知道怎么样了,再看看其他学生都没有一点同学情谊,过来询问怎么回事,在他眼皮子底下推人的女生竟然连个道歉都没有说,就看其他学生也不顺眼了。

    没有别人在受罪的时候,这些人还安稳地享着清福。

    怎么让人这么不爽呢?!

    方浩轩抬手一指几十米高的山顶,对着其他老师,道:“你们不是要到山顶吗?路就在眼前,从这片松树林爬上去,就到了。”

    林志伟眼睛微缩了一下,却没有说话,目光不自觉地朝另外一边看过去。

    他是知道路的,明明顺着这边的空地往前走,翻过去,就能看到一条上山的小道,很容易找到的。

    只不过是,被现在的高地给挡着了而已。

    不过,他聪明地什么也没有说,看着方浩轩转身离开,立刻乖乖地跟了上去。

    赵林林紧随其他。

    郑程立抬头看了一眼山顶和中间相隔的松树林,是一个不算陡的斜坡,安全应该不是什么问题,匆匆交代了陈慧一句,让他们尽快找到大部队,就也跟着离开了。

    陈慧他们以为马上就要看到胜利的曙光了,可是走到松树林这边,才发现自己高兴的太早了。

    这边的松树林很早就种下了,现在都成了两三米高的大树,下面铺着厚厚的松果和掉落的松针。

    这些都还不是问题,问题是,这些松树种的太密,已经到了两棵树叠着长的地步,他们要想站着过去,根本不可能,不然就要被松树长针一般的叶子给划伤,没有一点侥幸的余地。

    从树下过去吧?!

    呵呵,下面的树枝又太低,低到离地面只有二三十公分的样子,地上还都是土和松针。

    权衡利弊之后,他们确定真要想到山顶,只有一个办法,就是从树下匍匐前进。

    在针形的树叶中间爬过去,真的不是一件什么愉快的事情。

    主要是你不能抬头,一抬头就碰到了头顶的松树,那松针可是锋利的很,低着头吧,不是土,就是腐烂破败的枯枝,偶尔还有一两个小东西,例如蚂蚱、毛毛虫这之类,在眼前或者身下穿过,引起众人此起彼伏的尖叫声,想要躲却又躲不开,因为头顶是松树,身下是松针,旁边都是巍峨挺立的松树。

    对一群从小没有受过苦的城里孩子来说,这些经历都是从未有过的,足够他们记忆一生。

    陈慧他们几个大人则心里复议:看刚才那两个人的做派和穿着,他们根本不像是用这种方式爬山的人,难道,这里还有其他路,他们只是被算计了?

    可能是他们多想了吧?!

    人家刚才不是说了,他们的车在山那一头,直接从山脚就可以绕过去,从山顶反而远,帮他们完全是看心情。

    不管如何,他们现在只有这条路可走了,至少这条路除了脏,并不会存在什么掉下悬崖的生命危险。

    陈慧三个老师,徐颖和邓霞先带着学生爬上山,陈慧在山下看着众人,负责断后。

    直线距离却是很近,十几分钟后,众人就全部爬到了山顶。

    遥望着山下和来路,还能看到远处其他班级的人正跟小黑点一般,慢慢地往山上移动着。

    他们走错了路,竟然比其他人还要早到山顶。

    那两个人果然没有骗他们,这条路是危险了一点,却比其他人要早很多。

    他们急忙找着自己相熟的人想要诉说自己的欢喜,回头却看到一个一个灰头土脸,脸上有黑灰不说,头发上和衣服上都沾着松针,有些人脸也被划得一道一道红痕,十分的狼狈。

    众人指着身边的人哈哈大笑。

    大家都是一个样子,反而更亲近了。

    他们边相互整理着衣装,边聊着这一路的险路,却没有一个人提一下曾以柔的事情,讨论一下她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都下意识地回避了这个问题。

    倒是赵林林的几个好朋友聚在一起,背着众人小声嘀咕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