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灰姑娘奋斗记 > 第九十四章 解气吗

第九十四章 解气吗

    那边的救援小组不是大人就是赵林林这样半大的男孩,走起来十分的快,往山谷走的时候,简直是一路滑着上坡下去的。

    方浩轩和林志伟也没有了最初见到的那份从容整洁。

    郑程立也着急着找人,没有在意这些细节问题。

    赵林林比三人行动起来,更加没有顾忌。

    小路走过去用了十几分钟,下到山谷,却只用了四五分钟。

    方浩轩站在山谷下,抬头看着事发的地方,有不少的断枝叶,人却不在。

    郑程立看着周围没有人,联想到早晨在山下听老乡讲的话,担忧地问道:“曾以柔不会遇到狼了吧?”

    方浩轩斩钉截铁地说道:“不会!这里没有血迹和打斗的痕迹,说明小姑娘离开的时候,周围应该是安全的。

    而且,这边的山里这个季节不会有狼的。

    冬天,雪下的很大的时候,狼才会跑到这边寻找食物。

    现在春夏交替之季,山那边的森林里小动物风丰富,山这边又是农耕季节,山上人多,它们是不会来这边的。”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郑程立跟着点点头,十分信服,其实他更想问,同志你怎么对这里这么熟悉。

    可惜,时机不对,跟对方的交情也不到这种八卦**问题的地步。

    方浩轩心里也偷偷松了一口气,能跑能动,说明她活力四射,十分活泼,这不是重病的样子,语气跟着变得轻松起来,简单明了地说了一个字:“喊!”

    “啊?”

    三人异口同声地疑问道。

    方浩轩好整以暇地解释道:“我们不过是离开二十分钟不到,小姑娘就是没有受任何伤,也肯定受惊了。缓口气,再离开这里,也就意味着她离我们肯定不远。

    我们看不到,是因为这里树木繁茂,阻碍了视线。

    只要我们朝着空地喊,她一定能听到。

    只要有回应,我们找起人来就方便多了,至少不用在这么大的林子里,晕头转向,耽误时间。”

    赵林林眼睛一亮,对着树林,双手做喇叭,就高喊了起来:“曾以柔!我是赵林林!你在哪里?听到请回答!曾以柔,你在哪里!”

    喊完,就竖着耳朵听周围有没有回应。

    只听一个不是很远的声音在林子里响起:“我在这里!我在这里!”

    四人皆是一喜,仔细分辨着声音是从什么地方传过来。

    他们顺着声音找过去,只见曾以柔顶着鸡窝一般的头发坐在一块大石头上,头发上都是杂草,脸上还不见什么,后边的脖子上倒是有好几道划痕,有两道还破了皮,渗出了血,她放在膝盖上的手上划痕更多,血迹也更多。

    今天她穿着套头的薄毛衣和运动裤,毛衣已经被挂的开了好几道口子,运动裤上不是树枝就是土。

    整个人都万分的狼狈。

    赵林林见到人还活着,那是万分地高兴,快步跑到众人前面,站在曾以柔身前,眼圈一红,有些哽咽地说道:“你没事,真的太好了!”

    方浩轩他们也都快步上前,先上下打量着曾以柔。

    曾以柔翻了一个白眼,仰头对着赵林林,道:“你哪只眼睛见我没事?没看到我都流血了吗?

    还有,你以为我为什么在这里坐着,而不是站着,那是我的脚踝肿了,疼得站不起来!

    我还渴的不行,饿的不行。

    我嗓子都快喊哑了,可是树林里都没有人回应我!

    我,我,我,呜呜,我想着自救,找下上的路,可是,这里根本没有路,我又辨不清方向。

    我害怕的要死,呜呜,我以为你们都不管我,我要在树林里被狼叼走了!

    哇”

    曾以柔说到后面就成了嚎啕大哭,现在见到了熟悉的人,在这个陌生的大林子里,终于不在是她一个人,不用再害怕和担心。

    猛地松懈下来,换来就是更加凶猛的委屈和疼痛。

    “我,我,你不要哭了!”赵林林着急地双手挠着头皮,恨不得把自己的毛寸给扒成光头。

    方浩轩则上前一步,蹲在小姑娘的身前,抬头看着她,目光里都是安慰和温柔,抬手把她额前的碎发别到耳后,又摘下一两片树叶和短小的枝条。

    曾以柔的哭泣随着这些安抚的小动作,渐渐小声下来,变成了抽泣。

    小小的人儿,原本就朦胧的大眼睛被泪水浸着,更加水汪汪的,惹人怜爱。

    方浩轩觉得硬了十几年的心肠,这个时候被这种小鹿般纯真的眼神看得心软的一塌糊涂,他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语气变得前所未有的轻柔,唯恐大一点的声音,都会把眼前的小人儿给吹跑了。

    “小姑娘,我们这不是找来了吗?

    我们怎么会放下你不管呢?

    我看着你从我眼前掉下去,都自责得要命,恨不得也跟着跳下来。

    可是,我那么做了,万一出其他的意外,大家到时候都是数不清的麻烦事。最主要的是,我受伤了,也换不来你不受伤,还耽误救你的功夫。”

    说着,方浩轩从衣兜里掏出一个白手帕,轻轻地擦着曾以柔的花猫脸,继续道:“偷偷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特别解气的好消息。

    你被树枝挂伤了,我给你的其他同学指的那条路,需要他们爬着从松树下面到山顶,那片松树林已经有二十年的树龄了,当初种下的时候,为了保持山体的水土,几乎都没有人再去碰过哪里。

    你知道那些松树下面有什么吗?

    一巴掌厚的松枝和腐烂的树叶,还有很多的小虫子,也不知道会不会爬出两条小毛毛虫,或者蚯蚓的。

    你说,他们从那里爬上山顶,需要十几分钟的时间,情况能比你好在哪里?

    你受了小伤,他们却受了更多的折磨。

    你现在听了,觉得开心吗?解气吗?”

    曾以柔睁大了眼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还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这简直是太解气了!

    这是她今天听到的最好的消息,没有之一!

    糯糯的声音轻快地响起:“叔叔,你人真是太好了!我太喜欢你了,太崇拜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