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灰姑娘奋斗记 > 第九十六章 想爸爸了

第九十六章 想爸爸了

    曾以柔被噎着了,她该庆幸自己被夸是一个有脑子的人了吗?

    怎么都觉得这话不是什么好话呀?!

    “叔叔,你在骂我笨!”

    方浩轩听着小女生的撒娇,刚才恨铁不成钢的心情再次化成了绕指柔,为自己的心软无声地叹了一口气,道:“难道我还该夸你吗?

    那么危险的地方,那么容易就被激怒,连自己的安全都被忽视了,这是一个正常人该有的行为吗?

    当然,你前面的那个女生这样就受惊吓,明目张胆地用力推你,成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我觉得她是真没有脑子!

    真以为,她无辜地喊一句,就能逃避了责任吗?

    还是说,踢你那脚的人也是她,见你没有跟着出事,才第二次出手的?”

    曾以柔头埋在肩膀上不想抬起来,哎,明明,她心里明白方浩轩这是在帮自己在郑程立面前澄清她掉下山沟不是意外是人为,他还想要用自己来施压,让郑程立不能对这件事没有一个交代。

    但是,心情,就是突然明朗不起来,怎么办?

    她想,她是知道原因的吧!

    按照她的性格,特别是重生之后有了更多的阅历,心性也格外开阔了起来。

    按理说,跟一个十来岁的小女孩是怎么也吵不起架来的,至少不该被激怒,失去理智。

    但是,她就是愤怒了,没有任何的犹豫,就是想撕烂那张胡说八道的嘴。

    只因为,今天吴晓玮说了,自己没有爸爸。

    原来,她不是不在意自己有没有爸爸。

    即便是她心里年龄已经四十岁,即便是她那么幸运有了重生的机会,即便她觉得自己现在已经很幸福了,但是,这些都无法弥补两世没有爸爸的遗憾。

    特别是在听曾若兰给她讲过爸爸的情况之后,她是不会因为日后有了爸爸就离开妈妈,心里却因为有了对他的印象,隐隐有了不该有的期待。

    有了期待,心就跟野草一般,生根发芽,野火怎么烧也烧不尽。

    之前,这些念头不过是在脑海里一闪而过,强迫自己不去在意,现在,被人这么直接地给揭穿了,才明白,她想要爸爸,也想要有一个爸爸守护自己,疼爱自己,

    能像这位偶像叔叔一样,帮自己出气,受伤了会担心,脚不能走路了能背着,被人欺负了能撑腰

    曾以柔搂着方浩轩的脖子更紧了。

    方浩轩久久没有听到曾以柔的回答,正想问怎么回事,就感觉到了脖子间有冰凉的液体滑入,瞬间消失在衣领之间。

    起先,还以为是天要下雨了。

    接二连三的只有一个地方有水渍,才意识到,是背上的小姑娘在哭。

    他发现自己今天无声叹息的次数超过了过去一周,不对,一个月的,对象还是一个人,一个对他来说还十分陌生的人。

    感觉到脖间的泪水少了,为了让小姑娘尽快恢复精神,少不得,要引导她说话,把心中的憋屈给发泄出来。

    一个孩子,难道就该因为没有爸爸,受别人的欺负,最后还默默无声地承受吗?

    一想到,他那个无缘的孩子,可能在自己不知道的地方,收到跟小姑娘一样的对待,心里就跟刀割了一样。

    他承认自己现在有些迁怒了。

    以他的身份不应该被这些无关的小事给缠住,特别是自己主动去参与。

    可,他就是忍不住!

    “柔柔,想起来了吗?

    刚才在小路上,在我们没有注意的时候,到底是谁踢了你一脚?

    真不是你推你的那个女生?”

    曾以柔吸吸鼻子,有些不好意思这个小动作,声音带着几分鼻音,道:“不是她!

    应该是她前面的女生。

    如果是孙苗苗,我们靠的那么近,想要抬脚,匆忙间也踢不到我的膝盖。

    只有我和那个人之间有一定的距离,她才方便抬脚。

    我身后就是你,有人要通过你踢我,你没有察觉,根本不可能。

    那么,这一脚,就只能来自一个方向,我的前方。

    越过人,抬腿的人,还没有一个女生腿长的能越过两个横着站着的人。”

    方浩轩为曾以柔清晰的思路点个赞,像是为自己的孩子而骄傲,道:“你说的不错!我也同意你的判断。不过,柔柔,你也说了自己才转学过来不久,怎么就得罪了人,让两个女生同时对你下这么狠的手呀?这幸亏这里的山都不算是太高太陡,不然,你的小命就交代在这里了。”

    曾以柔一听这话,立刻有一肚子的苦水要倒:“我哪里有得罪什么人呀!我一上学都在努力地好好学习,本来这次春游都不计划来的,老师一提议,我就埋头看起了书,都没有认真听怎么安排的。

    是我妈妈,非说,我读书都快读傻了,应该多出来走走,这种郊游的活动最能促进跟朋友的关系,让我跟同学们多交往交往,不要初中毕业了,以后碰到同学连大家是谁都不知道!

    我这才捏着鼻子来春游的,谁知道,就出了这种事情,我早就后悔的肠子都青了。

    我还不如在家当我的书呆子去呢!”

    “你妈妈说的也没有错,书要读,人际关系也要处理好!只有智商,没有情商,日后你长大了,在社会上是要吃亏的。”

    方浩轩听着小姑娘的委屈,心又软了一块,只恨自己现在没有第三只手,不然一定摸摸她的脑袋,安慰安慰她受惊的小心灵,只能尽力用语言安抚着。

    另外一边,其他人听着他们聊天。

    曾以柔没有注意到方浩轩口中说的“两个女生”,倒是郑程立不知道是不是当老师当久了,跟赵建业这官迷的校长相处时间长了,总觉得这是眼前的这个人在给这次事件下判决,并直接定罪于“两个女生”。

    赵林林在一旁更是眉头紧皱,听完他们的谈话,才想明白事情的原委,追问道:“曾以柔,你前面的两个女生,除了孙苗苗,还有谁?”

    曾以柔歪头,道:“咱们班的吴晓玮!我之前都没有跟她说过话的,她对我怎么那么气性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