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灰姑娘奋斗记 > 第九十七章 作案动机

第九十七章 作案动机

    “吴晓玮?怎么会是她?”赵林林眉头皱成了一个结。

    曾以柔一听,立刻觉得这话里有话,难道这吴晓玮还和赵林林发生了什么不为人知的事情吗?

    “你跟她很熟吗?怎么听着,你跟她之间好像有什么事呀?”

    曾以柔这么一问,其他三个大人也跟着停住了脚步,都无声地询问着赵林林。

    赵林林跟遇到洪水猛兽一般,忙摆着手,着急地撇清关系,道:“没有,没有!我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

    什么叫此地无银三百两?!

    曾以柔撇撇嘴,不悦地说道:“你和她没有关系,你觉得我们听了会信吗?说吧,到底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

    赵林林看向其他人,只见几人都无声地看着赵林,仿佛在指控他撒谎。

    赵林林挠挠头皮,恨不得把自己头皮给拔下来,纠结了半天,才道:“我跟她真的一点关系都没有,顶多就是我家和她家都在丝织厂住,小学到初中,都还在一个班过。

    可是,我跟她从来没有说过一句话。”

    说完,他还专门偷看了一样曾以柔,确定她没有注意到自己,才转开视线。

    曾以柔疑惑了,只是普通的同学关系呀,那是她太敏感了吗?

    方浩轩却不是好糊弄的,赵林林欲言又止的小动作太不够看了,眉头一挑,似笑非笑地上下打量了赵林林一番,才道:“这是以前吧?最近她找过你?”

    “你怎么知道?”赵林林瞪大了眼睛,像看怪物一样盯着方浩轩。

    方浩轩好整以暇地说道:“我猜的。”

    曾以柔虽然在他背上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是从他的语气,她都能想象得出,如果不是自己在她的背上,他还会耸耸肩,表示这问题太弱智了。

    好吧,再弱智,她也没有想到,是不是表示她更弱智!?

    赵林林见事情瞒不住了,再次偷偷看了一眼曾以柔,咬咬牙,道:“我前面说的话都是真的!我甚至之前都叫不上她的名字。

    谁知道,上周,我回家的路上,她突然横在我自行车前面,挡住了我的路,然后,

    然后,就突然跟我告白了!

    还说,还说什么,她从小学就开始喜欢我,转到城关中学读书,也是为了能跟我走的近一些。

    我一听,鸡皮疙瘩都起一身,忙跟她说,我有喜欢的人了,让她以后离我远一点。”

    还有这种事情发生?

    曾以柔傻眼了,她肯定最近走霉字运了,不甘心地问道:“那赵林林,你告诉她,你喜欢的人是谁了吗?还有,你给我写情书的事情,吴晓玮知道吗?”

    被喜欢的人这么直白地发问,就算他是一个大男生,也会害羞的。

    “那个,那个”

    曾以柔仰着头,无语问苍天,都什么时候了,这混蛋还有空害羞,他做事的时候怎么就不知道害羞了呢?

    “赵林林!”

    曾以柔恶狠狠地吼了一声,道:“我问你话呢!回答我!”

    赵林林见曾以柔生气了,这才别扭地说道:“我起先没有说的。

    谁知道,她不死心,还问我是不是喜欢你,是不是真的给你写情书了!

    我听了都郁闷得很,明明这件事,都没有声张的,她怎么会知道?!

    我再问她,她就哭着跑开了。

    之后,见了我就躲。

    我以为她是想开了,就没有在意。”

    曾以柔心情十分不好,有个不好的预感在心头笼罩着,头搁在方浩轩的肩膀上,露着半边脸,有气无力地继续问道:“那,赵林林,我再问你一个问题。

    你知道孙苗苗和吴晓玮的关系怎么样吗?”

    赵林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明白刚才曾以柔还问着吴晓玮的事情,怎么现在又跟孙苗苗牵扯上了,但还是十分老实地交代道:“应该很熟吧!孙苗苗的妈妈和吴晓玮的妈妈在一个车间上班,关系还不错。

    你怎么想起问孙苗苗的事情了?

    是因为她推了你一把吗?

    刚才,我还找你之前,孙苗苗还找到我,说是,如果找到你,一定让我跟你道个歉,说她当时只是被吓着了,拍你站不稳,拉她一起掉下山沟,才会那样做的。”

    曾以柔翻了一个白眼,简单地说道:“孙苗苗知道是你给我写的情书。”

    赵林林觉得这句话没有毛病,还傻傻地道:“这我知道呀!我第二次给你写情书,还是找孙苗苗给参考的,她当然什么都知道了!”

    曾以柔觉得自己要被气得七窍生烟了,道:“那你知道吗?孙苗苗喜欢你,赵林林你个傻瓜!”

    “孙苗苗喜欢我?!你真是开国际玩笑!我和她是仇人还差不多?!”赵林林明显觉得曾以柔在开玩笑,说道最后,又觉得她不像是在撒谎,忙道,“你不是在拿我开涮吧?我跟她从小一起长大,这么重要的事情,我都不知道,你才跟她认识多长时间,你怎么知道的?”

    “我就不告诉你!我就是知道孙苗苗喜欢你!我还跟她说,喜欢你,就赶紧跟你告白!

    哼,谁知道,告白的不是孙苗苗,反倒是什么吴晓玮了!

    鬼知道这其中有什么事情!”

    曾以柔不负责任地把自己这个受害者和两个可能加害她的嫌疑犯联系在了一起,情敌关系,让她们有了作案动机。

    但是,在场的三个大人同时也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他们和曾以柔都没有证据,证明她说的这一切跟她出事有关系。

    曾以柔也明白,她就是觉得自己受了伤,行凶的人却逃离法网太让人愤怒了,报不了仇,却可以在郑程立心中扎一根刺,虽然他们离初中毕业只剩下一个来月,老师对学生的影响,也在逐渐地减淡。

    她伏在方浩轩的肩膀上,身体随着他稳健的步伐轻轻地摇晃着。

    偶像叔叔也是这样想的,所以,才故意挑起这个话题的,对不对?!

    哎,她越来越喜欢这个偶像叔叔,怎么办?

    他们才认识不到半天,甚至她还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是什么地方的人,以后有没有机会再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