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灰姑娘奋斗记 > 第九十八章 离开

第九十八章 离开

    众人很快就到了古寺。

    车子早就停在那里了。

    郑程立进古寺,跟寺里的人交代了一声,让他们转告一下后面的老师,他找到学生,已经去医院了。

    然后,就上车,直奔医院而去。

    曾以柔在爬上的路上还听说这里的古寺有上千年的历史了,还想去看看,只是她现在一个伤员,实在不好意思多麻烦人,只在车上等人的时候,打量了一下寺外的样子,一溜的红墙,庙门口种着两颗大槐树,据赵林林介绍,这两颗树,已经有好几百年的历史了,需要三个成年人手臂才能围住。

    曾以柔仰头看着树梢上挂满的红布条,想着,就冲这些红布条,也能看出附近的村民都十分敬仰这颗古树,这几百年的历史,确实管够用的。

    一行人很快就到了医院。

    一个女医生给曾以柔看的创伤。

    曾以柔除了裸露在外的脖子和手,身上还有多处的擦伤,特别是后背和胳膊,细长的划痕一道一道的,很多都结了暗红色的小碎痂。这幸亏是在胳膊和背上,要是换作脸上,不得毁容吗?!

    伤的最重的当然是脚踝处,又肿胖了两圈。

    原来,曾以柔在跌下去的时候,是左脚先着地的,承受的重量太大,才会造成软组织损伤,需要养一阵子了。虽然骨头没有事,但万一筋骨要点受影响,那就不是十天半个月的事情了,没听说过嘛,伤筋动骨一百天。

    方浩轩让林志伟去办住院手续去了,虽然人大事没有,但在医院观察两天,总是让人放心。

    郑程立也觉得学校该给出一个态度,让学生住两天,就把事情解决了,那当然是最好的选择。他听了方浩轩的安排,就跟出去办手续,顺便给学校电话,让人带钱过来报销费用。

    赵林林被委托去找曾以柔的家长了。曾以柔告诉他怎么走,见到小卖铺和裁缝铺,那就是她家了。赵林林怎么也算是古县一土著居民,不说什么偏僻的小巷子都去过,一般大的路是跑遍了的。

    病房里,一下子就只剩下了方浩轩和曾以柔。

    不要看自己十分崇拜偶像叔叔,这一路上,还一直跟他相谈甚欢,但是真的只剩下两人了,她反而不知道该找什么话题了,也是这个时候,才意识到,他们之间除了这次的事件,其他的都是陌生和未知的。

    方浩轩倒是没有想那么多,拖了一把塑料椅子,坐在她床前,又查看了一下她的伤口,看了硬是被他要求打上石膏的左脚踝,伸手去抓她的胳膊,想看看她的其他伤口。

    曾以柔下意识地把胳膊挪开了。

    方浩轩看着曾以柔不自然的样子,再回想今天发生的事情,叹了一口气,道:“现在的小姑娘都这么记仇嘛?

    我问你,今天在山道上,你能抓住我的胳膊,为什么要松手?”

    她还以为那个时候事情发生的太突然,又太快,他不会注意到自己的小动作,说实话,她都惊讶自己在那个时候还能冷静地思考,并作出决定。

    事发后,她一个人在树林里,不是没有后悔过,可是,她知道,重来一次,她还是会做出同样的选择,那个时候说不定会更加干脆,连手都不会伸。

    曾以柔挠挠耳朵,十分想回避这个问题,可是看方浩轩的架势,那是听定要解释的,只能硬着头皮解释道:“我要是抓了你的胳膊,那么掉下里的就是我们两个人了。我当时被推的身体重心根本稳不住,只会拖累你,所以,放开手,只我一个人受伤,伤害最小化,才是最好的选择,不是吗?”

    方浩轩长长地吸了一口气,才无奈地说道:“那样的时候,事发那么突然,你脑子里还能一下子想出这么多的东西吗?你以为你的脑子是什么做的?

    你是不是在忌讳我之前没有让你碰我的手?所以,你才下意识地避开了我?

    你的小心眼太敏感了!

    我只是不想让给你一个小女孩担心而已。

    你不是想看看我的手是不是受伤了吗?

    我现在给你看,行吧?”

    说着,方浩轩就把之前给曾以柔挡荆棘的手展开在她面前。

    曾以柔口中说的冠冕堂皇,目光注视着他的手,早就出卖了她的小心思。

    只见,那只宽厚有许多老茧的手心突兀地多了两三道的血痕。

    曾以柔眼圈一红,道:“我就说,那荆棘上的刺那么尖,你用手去抓,怎么可能不受伤!你还骗我说,你没事!”

    方浩轩无奈地苦笑,道:“傻丫头,我这点划痕算什么伤呀!你看你身上的伤,那么多,才触目惊心,让人心疼呢!

    你说你一个女孩子家,万一以后留下什么疤痕,可怎么办?

    如果,有重来一次的机会,我宁愿当时掉下去的人是自己,至少,我不用像现在这样自责。

    明明我是一个大人,说好要保护好你们,却看着你从我眼前受伤,还无能为力。

    这种感觉真的很不爽!

    柔柔,我们能打个商量吗?

    如果,日后,我们有机会再见面,再遇到麻烦或危险的时候,不要自己逞强,让我这个大人保护你,好吗?”

    曾以柔眼圈一红,被人关心的感觉,真是太好了!

    她调皮地吐吐舌头,道:“叔叔,你是好心还是坏心呀,怎么诅咒我下次还要遇到麻烦或是危险呀?!”

    “好,好,好,是叔叔说错了!我们柔柔要平平安安,一切都顺顺利利,怎么会有事呢?!都是我的乌鸦嘴,就当我什么也没有说过!”方浩轩从善如流地改正了自己的口误。

    林志伟的办事效率很高,很快就办完了住院手续,回到病房,在方浩轩的耳边说了两句,就出去了。

    方浩轩不舍地看着曾以柔,道:“柔柔,叔叔要走了,不能一直陪着你了,你要好好照顾自己,知道吗?”

    你要去哪里?

    你是谁?

    你还会回古县吗?

    我们还会再见面吗?

    再见面,你还会认得我吗?

    曾以柔微笑着送走了方浩轩,一句话都没有问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