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灰姑娘奋斗记 > 第九十九章 报信

第九十九章 报信

    曾以柔家很好找的,不然,开了铺子,不是就没有人来买东西了吗?

    赵林林一路寻到小卖铺,只见一个老太太坐在门口晒太阳。

    赵林林在周围又转了一圈,发现就这一家小卖铺,不得不上前,问道:“老奶奶,请问一下,你知道曾以柔家住哪里吗?你要是不知道曾以柔,那你告诉我周围有没有其他小卖铺也可以的。”

    周奶奶笑着,道:“小家伙,你找我们家柔柔做什么?柔柔今天不在家呀!”

    赵林林一听找对了地方,终于松了一口气,道:“我不找曾以柔,我找她妈妈。奶奶,请问阿姨在吗?”

    曾若兰当然在家了。

    正在厨房里做着饭,生着闷气。

    为什么?

    因为,家里突然多了两个不欢迎的人。

    今天上午钱奕鸣跟顾文韬和周致远来了古县,并把两人带回了家。

    曾若兰看到顾文韬就头疼呀!

    他那个强势的妈妈知道自己的儿子一直往他们家跑,不把她们家一把火烧了才怪!

    顾文韬一进门就十分乖巧地叫着阿姨,并说自己给曾以柔又带了复习资料。

    曾若兰气的肝疼,她们家又不是穷的揭不开锅了,用得着他一直给自己女儿买资料吗?

    还有呀,你说你送资料就好了,其他那些东西是怎么回事?一背包的京都特产,还有各种小吃、礼品

    怎么看,怎么觉得他居心不良!

    之前,他一个人来,曾若兰还能硬气地赶人,这次竟然带了帮手,还是钱奕鸣未来老师的儿子。

    这招待还是不招待?

    曾若兰在厨房做饭,越想越觉得火大,不小心,给土豆削皮的时候,还削了手一下。

    就听到院子里有人叫“阿姨,曾阿姨”!

    曾若兰出来院子。

    赵林林一看,漂亮阿姨哎!

    “阿姨,请问你是曾以柔的妈妈吗?”

    曾若兰用围裙擦了一下手,走过去,道:“我是她妈妈,你是她同学吗?今天你们学校不是春游吗?小同学,你没有去吗?”

    房间里,正坐着大眼瞪小眼的三个帅哥,一听到有人打听曾以柔的消息,打听的人还是个男生,都竖起了耳朵。

    赵林林忙道:“阿姨,我这是回来了!你快跟我一起去医院吧!曾以柔出了意外!”

    曾若兰一听“意外”,腿立刻都软了,忙扶旁边的墙,才站稳了。

    房间里的钱奕鸣三人早飞快地也跑了出来。

    顾文韬直接上前拉住赵林林的衣领,就着急地问道:“你说以柔出了意外?人现在怎么样了?哪里受伤了?严重不严重?有没有生命危险?”

    不待顾文韬继续问下去,赵林林就皱着眉头,一把拉住顾文韬的手,要把人给甩开,发现甩不动,怒目而视,道:“你是谁!曾以柔有没有事,跟你有什么关系?我警告你啊!快给我放手,不然,我不客气了!”

    “你先跟我说清楚怎么回事?!”顾文韬哪里顾得上那么多,眼睛发红地问道。

    钱奕鸣心说,他不过是迟了一步,这边怎么就要打起架来了呢?

    他上前扶住还没有回神的曾若兰,忙解释道:“曾姨,你不要担心!这位同学还有心情跟人吵架,那就说明柔柔受的伤不重,你说是不是?”

    “谢谢啊,弈鸣!”

    曾若兰听了进去,明知道这只是安慰人的话,但是只要人还在,就是再出天大的事情,都不算什么。

    那边快要吵架的两人也听到了钱奕鸣的话,这才意识到自己本末倒置了,火气也收起了一半。

    顾文韬松开手,还帮赵林林理理有些发皱的衣领,扯着假笑,道:“对不起啊,同学,我也是关心则乱,请你不要见怪!你还是快说一下曾以柔的情况吧,阿姨都担心死了!”

    赵林林拍开顾文韬的手,自己拉拉衣服,才笑着对曾若兰说道:“阿姨,曾以柔没什么大事,就是从山上掉了下去,”

    “曾姨!”钱奕鸣明显感觉到自己手上扶着重量加重了,因为他在听到曾以柔“从山上掉了下去”时,心也跳的厉害,眼皮跳了跳,才勉强稳住心神,还安慰着曾若兰,道:“没事的,他不是说了柔柔没什么大事吗?”

    说完,就生气地瞪着传话的这个二百五,会不会说话,一句“没事”,又一句“从山上掉了下去”,这么严重的意外,能没事吗?

    顾文韬拳头又痒了,十分想再次提提某人的衣领。

    偏偏当事人还十分懵懂地问道:“你们怎么了?曾以柔不就是脚受伤了吗?我还专门听医生说了,她没有骨折,才着急地过来报信的。”

    心情一起一落,这要是搁在心脏不好的人身上,早就出事了!

    现在谁还有心情做饭、吃饭,都纷纷要去医院看看人到底怎么了,这个报信的家伙太不靠谱了!他们都懒得问他事情的经过了。

    曾若兰、顾文韬和钱奕鸣都转身去屋里拿钱去了,周致远一直在一旁看热闹,心里感概,这一趟乡下旅行,实在是太值得了,看看他们家那个小大人一般的弟弟,什么时候这么感性和冲动了?

    他上前搭着赵林林的脖子,皮皮地问道:“我说小子,这曾以柔怎么出事的呀?学校带学生们爬山,不是应该都走的安全通道吗?怎么会有人从山上掉下来?这曾以柔该多缺心眼,多笨,才会出这么大的失误呀?还是出事的人特别多,不只她一个人呀?”

    赵林林想起今天发生的事情,还有他出医院时,郑程立训他的话,说要不是他捣蛋带着男生从这条小路走,这种事情根本就不会发生,让他回去写一万字的检讨。

    再回想一下,在路上,曾以柔分析的,是因为吴晓玮跟自己告白无果,孙苗苗偷偷喜欢自己,两人因爱生恨,对她进行报复,才最终导致出现的这场意外。

    不管是最后官方的定论,还是曾以柔的私人结论,这场意外,都跟他有很大的关系。

    这让他怎么好意思对外人说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