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灰姑娘奋斗记 > 第一百章 擦肩而过

第一百章 擦肩而过

    赵林林支支吾吾地说道:“这个,那个我,我,也不是很清楚怎么回事!”

    周致远一直盯着赵林林,看他的神色左闪右躲,明显的心虚。

    已经断定,他在撒谎。

    他说自己不清楚怎么回事,那就是在说,他清楚怎么回事了!

    周致远眼珠子一转,就要继续套话,曾若兰他们已经收拾好,匆匆忙忙地就要出门了。

    他当然不能掉队,也就把这件事给耽搁下了。

    家里仍旧只留了周奶奶看家。

    因为家里只有一辆自行车,所以,曾若兰问清楚了曾以柔在人民医院,就直接让钱奕鸣先带着自己离开了。

    留下剩下的三个大男生面面相觑,继续拖着两条腿前行。

    没办法呀,古县是没有出租车的,宽大的马路上,连一辆汽车的影子都没有。

    想要坐出租,只有人力的三轮车能行。

    只是他们三个大小伙子,拦了一辆白发苍苍的老人脚蹬的三轮车,他们还真不好意思坐,不要他们没有到了医院,先把车夫给累倒了,还要送他去医院。

    好在,古县真心不大,曾家本来就在城里,沿着外边的大路,走上十来分钟,就到了人民医院,十分好找的,也很近的。

    赵林林就是这么走过来的。

    现在身边就剩下顾文韬这个自己人,周致远摩拳擦掌,开始套起了赵林林的话。

    起初,顾文韬是心里着急,没有注意,慢慢地,他也听出了问题,跟周致远一唱一和,很快就把事情的经过给套的清清楚楚。

    可怜的赵林林,本性单纯质朴,哪里经过见过这种这么多花花肠子的人,磕磕碰碰,就把自己的老本给交代了,还觉得眼前两个帅哥真是太厉害了,还都是从京都来的,能跟他们称兄道弟,是一件多么自豪的事情呀!

    这是不是,就是典型的把人卖了,还在替人数钱呀?

    顾文韬在一旁是听的只想骂人了。

    他来古县,确实是有一部分原因,是听到钱奕鸣说曾以柔收到了同学的情书,完全没想到,自己运气这么好,才到古县,就碰到这混小子了!

    他心里暗戳戳地在想着,要不要跟周致远找一个安静的小巷子,套一个麻袋,先把这混蛋打一顿?

    给曾以柔写情书也就罢了,他顾文韬,曾以柔都没有接受,这种小角色,一看就是打酱油的,不值得重视,顶多膈应膈应人。

    问题是,他太能招惹麻烦了。

    他一个外人,都能看出来,曾以柔这次完全是无妄之灾,被这混蛋给带累的。

    连自己的事情都处理不好,还去招惹别人,简直是人渣一个!

    可惜,他现在在古县人生地不熟,还要靠他带路,先忍下这口气,反正一个多月后,曾以柔就跟这四肢发达的混蛋没有任何关系了!

    学生多是两点一线的生活,他们以后不在一个学校读书,也就没有多少交集了!

    为什么说他们会不在一个学校?

    顾文韬绝不承认,他是在诅咒赵林林学习不好,中考发挥更不好。

    周致远听得故事那是津津有味呀!

    哎,乡下地方也有这么精彩的故事,真是太值得一游了!

    主要是能见到表弟的情敌,多让人感叹命运如此巧合呀!

    好吧,这是一位站着不嫌腰疼,看戏不嫌事多的家伙!

    曾若兰进医院的时候,正好一辆黑色的桑塔纳离开。

    双方在医院门口擦肩而过。

    曾若兰坐在自行车后座上,身体后仰着,一直焦急地看着前面的路,怎么现在还不到地方。

    车里,方浩轩正闭目养神,听着林志远汇报情况。

    听到林志远有明显的停顿,他睁开眼,看着副驾驶位上的他,道:“你有话想说?”

    林志远欲言又止,道:“有一句话,我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既然不当讲,你就不要讲了!”方浩轩继续闭着眼睛。

    林志远握紧的拳头紧了又松,还是问了出来,道:“书记,你要我去查查那个小姑娘吗?”

    方浩轩睁开眼睛,眼眸里闪过一丝狠戾,很快就恢复了平静,道:“你查这个小姑娘做什么?”

    听听两人的对话,一个说“你要我去查”,一个说“你查”,明显高低立定。

    林志远被盯的后背直冒汗,忙解释道:“书记,我是看你对这个小姑娘格外关注,想着你要不要知道日后她的动向。”

    方浩轩挪开视线,目光没有焦距地看过窗外,正好扫过一辆自行车带着人从车边擦过,道:“没有必要!如果我跟她有缘,日后自然会再见面的。没有缘分,就到此为止了!我的身份,不适合跟普通人走的太近!你也不要多事给人找麻烦!

    如果,让我知道了任何的不妥,你就等着回老家种地吧!”

    “是,我知道怎么做了,书记!”

    林志伟转过身,偷偷地从衣兜里拿出手帕擦擦额头的冷汗。

    果然,领导的心思,你别猜!

    越猜,命越短!

    这边,曾若兰急急忙忙跑进医院里,跟无头苍蝇一般乱转。

    没办法,她小时候来过人民医院,那时候还是一溜破平房,现在变成五层的小楼房里,她怎么知道在哪里。

    她还没有钱奕鸣对这里熟悉。

    钱奕鸣叫住曾若兰,一起先去了二楼的骨科,找到那位跟曾以柔看病的大夫,问清楚,已经转到后院的病房,才又找过去。

    曾以柔还躺在病床上,伤心这个自己才见面几个小时的偶像叔叔就这样离开了,可能这辈子都见不到面了,挤了两滴泪水。

    她不停地问自己,是不是真的想爸爸了?!

    如果,他还真的出现在自己面前,跟偶像叔叔一样对自己好,她会不会动摇曾经跟妈妈许下的诺言呢?

    她知道自己不会跟他走的,但是,如果自己对他有好感,真心想要一个爸爸,算不算是对妈妈的一种背叛呢?

    她摸着心脏,不知道答案会是什么。

    这个问题,她没有经历过。

    如果不是今天发生的事情,也不会这么迷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