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灰姑娘奋斗记 > 第一百零一章 扫除情敌

第一百零一章 扫除情敌

    曾若兰一进门,就看到泪眼婆娑的女儿,心疼的扑上去,就差嚎啕大哭了。

    曾以柔的眼泪还挂在眼眶边上,正对妈妈内疚呢,人就到了,更加心虚了。

    任由曾若兰抱着自己哭了半天,才抬头看到门口还有一个人,只见钱奕鸣正一脸严肃地看着自己,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钱奕鸣见曾以柔还有空左顾右盼,心知,她肯定伤的不重。

    走到床前,跟曾以柔一起劝慰了曾若兰两句。

    曾若兰停住了担惊受怕的哭泣,这才去查看曾以柔的伤口,确认她最大的伤就是脚踝上的,骨头没有问题,打着石膏是为了好的更快一些,心才放到了肚子里。

    曾若兰和钱奕鸣这才有空打量了一番病房,发现,曾以柔这边的东西置办的还是停齐全的,一次性的洗漱用具,连牙膏和牙刷牙缸都买好了。

    饭盒是一个两层的保温桶,一层是一个大猪蹄,一层是排骨汤。

    曾以柔也是才发现的,连她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放在床头了。

    拐杖和轮椅也在一旁放着。

    钱奕鸣翻看了放在床头柜抽屉里的缴费清单,上面这两项都是已经付过钱了的,而且都不便宜。

    按说,就是学校有责任,也不应该这么大方才是,特别是曾以柔并没有骨折,也就顶多买一个拐杖完事,这还专门买一个轮椅,这也就太奢侈了吧?!

    他把自己的疑惑问了出来。

    曾以柔一想,就知道这是谁出的钱了,肯定是那位不留姓名的偶像叔叔给她的。

    曾若兰皱着眉头问,这个叔叔又是怎么回事。

    一句话也说不清楚,曾以柔就从头到尾把事情又讲述了一遍。

    两人这才知道,原来罪魁祸首就是刚才送信的那个家伙,原本就嫌弃他报个信,还把人吓个半死,不过看在他专门跑来告诉消息的份上,人家也是助人为乐,是好心,感激多于埋怨。

    现在却是彻底埋怨上了。

    以至于,赵林林和顾文韬他们都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光荣地比顾文韬还不让人待见了。

    这回换曾以柔目瞪口呆了,她不过是出了一个小意外,怎么家里就多了这么多人?

    顾文韬怎么变出来的?

    这才有空想起来,钱奕鸣也在家里。

    太巧合了吧?

    钱奕鸣捏捏她的鼻子,不悦地说道:“是谁说自己不想春游,担心自己走不完全程,就要交代在山上了?

    我这不是想着,赶紧回来解救一下某人吗?

    谁知道,还真的需要解救了!

    哎,你的运气该有多差呀?!

    这好不容易出门一趟,私人恩怨都找上门来了!”

    曾以柔幽怨地看了一眼赵林林,才道:“我也不想呀!谁知道某人魅力那么大,招惹的人那么小心眼,报复心又强呀?!

    我算是看明白了,就不该当初心软,让某人做我的同桌。

    我还是老老实实,回去跟老师说一声,换一个女生做同桌吧!

    不行,女生也麻烦!

    我还不如一个人坐呢!”

    赵林林憋红了脸,心知今天他是有嘴也说不清楚了,只能吭哧吭哧地冒了一句:“事情我会解决好的!我妈妈还指望我考上高中呢,你不能撒手不管!”

    曾以柔想到赵彬彬的期待,只叹自己命好苦呀!

    顾文韬在一旁看不下去了!

    他喜欢曾以柔,人远在京都,又有妈妈这个难以跨越的障碍,现在多了一个情敌,不把人给扫除了,难道还留在曾以柔身边生根发芽吗?

    “我说同学,你不要太自私了,只想着自己,也要为别人着想一下!

    中考对你关键,对曾以柔就不关键了吗?

    你想着要她帮忙,可是,你考虑过没有,她也只是一个学生,也是一个考生,再过一个多月,也要跟你一样面临中考的考验。

    你自私地拉着她给你帮忙,拖累了她的学习怎么办?

    你不要觉得我在小题大做!

    在我看来,你就是太不靠谱了!

    曾以柔出去春游一趟,你们学校那么多人都没有事情,偏偏就她一个人出了问题。

    知道真相的人,知道她是被你带累了,不知道的,还不知道怎么在背后编排她不小心,只会给人添麻烦呢!

    这次,是她运气好,碰到了热心人,愿意帮忙,及时救了她,还帮她在老师面前洗清了嫌疑。

    下次呢?

    真要是有心人再找她麻烦,怎么办?

    再继续指望有热心人帮忙吗?

    就算都是一些无伤大雅的小问题,积累多了,你确定不会影响她的心情,对她中考产生负面影响?

    还有,曾以柔,我不得不说你一句,做事情,怎么这么拖泥带水?

    你怼我的时候,可是毫不留情面,斩钉截铁。

    对一个才认识一两个月的人,你怎么就这么优柔寡断了?

    你不要觉得我说的话,是危言耸听。

    在学校里,同学的排挤,是不是的小动作,你怎么能什么都不在乎吗?

    阿姨,奕鸣哥,你说我说的在理不在理?”

    钱奕鸣是立刻就明白了他的险恶用心,知道他是典型的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可是,他也清楚,顾文韬是远在天边,有心无力,对曾以柔的影响不会太大,可是赵林林却近在眼前,随时都可能影响到曾以柔的生活和学习。

    两害取其轻,当然是应该先隔离赵林林了。

    他无声地看着曾若兰,等着她下最后的决定。

    曾若兰怎么说也是过来人,比他们都年长,他们明白的道理,她也都明白。

    心里把他们各自的小九九骂了一遍,还得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只对着曾以柔,道:“柔柔呀,你年纪还小,这些感情的事情,根本就不在你的考虑范围之内。

    这次呢,事故已经出了,只要学校给我们一个满意的答复呢,我是不会追究的。毕竟,你再过一个多月就要考试了,任何影响到你学习的事情,妈妈都是不愿意看到的。

    至于你同桌的事情呢,妈妈相信你自己能处理好其中的分寸。

    如果真到了影响你学习的地步,你也不用害怕,对任何人委曲求全,直接找老师说清楚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