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灰姑娘奋斗记 > 第一百零四章 废铁和朽木

第一百零四章 废铁和朽木

    曾若兰总好不意思说,她本来下午就跟负责的主治医生说,想回家让曾以柔修养的,结果,主治医生说,给他们办手续的人跟院长交代了,必须要她们足够三天,检查没问题了,才能离开,上面会有人打电话询问的,希望她们不要让他们为难。

    至于医药费,有人已经给他们垫交了一千,费用那是足足的,一点都不用担心。

    哎,盛情难却,也是麻烦事呀!

    晚上,是曾若兰陪床,其他闲杂人等都被赶走了。

    第二天早晨,陪护换成了钱奕鸣,外带两个甩不掉的“拖油**”。

    曾若兰现在算是看明白了,曾以柔今年是犯桃花劫,甭管是谁喜欢上她,她都要跟着倒霉,直接是拦都拦不住。

    怎么着,这个顾文韬起码还靠谱一些,那个赵林林糊涂的连什么原因,自己都不知道。

    早饭,是周奶奶一大早熬的一大锅小米粥,清炒了一大锅的土豆丝。

    土豆丝是顾文韬和周致远削的皮,钱奕鸣动的刀,周奶奶掌的勺。

    小米养人,曾以柔还特别喜欢吃小米粥,平日里,只要时间赶得上,他们家的早饭都是小米粥。

    曾若兰走后,钱奕鸣指使着顾文韬和周致远去洗饭盒,顺便提着暖壶,打点热水。

    顾文韬就是要在曾以柔跟前表现,忙积极地去忙活了。

    曾以柔看着没有人了,偷偷长舒了一口气,才对着钱奕鸣,小声问道:“奕鸣哥,你怎么现在回家了?我可听周奶奶说过,你以前除了过年能按时回来,暑假都要看情况,这五一又不放假,你怎么有空的?”

    钱奕鸣手里削着苹果皮,眼皮都没有抬一下,道:“是谁在信里抱怨说不想爬山,怕回不来的?

    我这不是担心你真的交代在半路上了,所以,赶忙回来准备随时去接人吗?

    谁知道,这人直接送到医院了。

    哎,你说,你怎么这么让人不省心呀?

    爬个山,都能写出一部爱情恩仇录。

    也是个人才了!”

    曾以柔撇撇嘴,道:“你以为我愿意呀?整个事情里,我才是最冤枉的人,好不好?

    我又没有接受赵林林的告白,跟他清清白白,清清楚楚的。

    我还跟那个女生说了,让她喜欢赵林林,就主动告白去,不要找我的麻烦。他们之间的事情跟我无关。

    可是,谁知道,赵林林这个混蛋加超级笨蛋,写个情书都要找人参谋,还找的喜欢自己的人,这不是给我添堵吗?

    我都想揍人了!”

    钱奕鸣把削好的苹果递给曾以柔,漫不经心地问道:“感情,那个女生找你麻烦不是第一次呀?她之前做了什么?你怎么没有在信里说过?”

    曾以柔苹果已经放到嘴边了,听到这话,心里一忽腾,皮笑肉不笑地扯扯嘴角,呵呵两声,脆生生地咬了一口苹果,想把话给转开。

    “说吧!想转移话题,那是不可能的。我倒是可以看情况,要不要告诉曾姨。”钱奕鸣老神在在地说道。

    曾以柔艰难地把口中的苹果咽下去,只能硬着头皮把孙苗苗给自行车放气,并堵自己的事情告诉了他。

    钱奕鸣气的点着她的额头,直道:“你真是越来越争气了!被人欺负,都不知道吭声!

    他赵林林算哪根葱哪颗蒜,凭什么让你为了他受委屈?

    早知道这种事情不是这一次,他来一次我揍一次,赶一次,让他进了这个门,我就不姓钱!”

    曾以柔缩缩脖子,不敢说话。

    钱奕鸣却是越想越气,继续道:“要我说,遇到这种被人欺负的事情,你就应该学会强势地回击对方,让他知道你不是好惹的,下次动手之前,就会犹豫一下,想一想,自己这么做,会不会被报复什么的?!

    哪里有像你这样的,一次两次的以德报怨!

    你老实交代,如果今天不是那位好心的叔叔及时找到你,并主动帮你出头,事后还帮你争取到住院费用,你是不是还要一个人在山上找下山的路,然后想着随便看看脚有没有伤,就算了事?”

    曾以柔觉得自己该找给地洞钻进去,才能安全,不然都快被钱奕鸣的唾沫星子给淹没了?

    其实,她也没有他说的那么无能的!

    她只不过当时想的,自救总比盲目而没有期限地等待别人救助要来的可靠一些。

    她前世,前半生就是等着别人来救助,最后,连一点自保的能力都没有,失去了所有。后半生,她忙着自救,至少,她活的自在,平静,安详。

    不过,她十分自觉地什么话也没有说,唯恐这边说了,那边,直接激怒了生气的某人。

    钱奕鸣看着鸵鸟一样的曾以柔,恨的牙痒痒:“我终于知道什么叫恨铁不成钢,什么叫朽木不可雕也了!

    你就是那块废铁,那块朽木!

    人,要得到别人的尊重和敬畏,首先,就要自己活的有尊严,懂得自爱。

    你看看现在,你都成什么样子了?哪里有半点自尊自爱的样子?

    我都替你着急,担心!

    哎呀,不行,我要冷静一下,都快被你给气炸了!”

    曾以柔已经慢慢地从坐变成了躺,悄悄地把被子拉了上来,蒙住半边脸,只露出眼睛看着钱奕鸣,打算稍有不慎,就把自己给埋了。

    钱奕鸣无语地扶着额头,叹息道:“原本,我还在想,有人给写情书,还写了两次,担心你被这些小孩子的把戏晃花了眼,不能专心学习。

    现在,我却觉得更应该担心的你的人身安全,胜于这种小事。

    柔柔呀,你说你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呀?”

    曾以柔心说:我已经都四十了,你都没有我年纪大,还说我什么时候长大!我怎么就连人身安全都需要担心了?前世,我一个人在大城市里,什么人没有遇到过?

    初到大城市打工的时候,她学历低,招工的那个主任看上了她的样子,招她进厂做了一个小小的出纳,时不时地骚扰她一下。她还不是平平安安地活到了厂子倒闭?还顺便自考了大专学历,考上了中级会计资格证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