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灰姑娘奋斗记 > 第一百零六章 顺其自然

第一百零六章 顺其自然

    曾以柔迷茫地抬眼看着曾若兰,道:“妈妈,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

    我之前说了很多伤人的话,就是想着,我以后跟他不会再见面了,不如断的干净利落点。

    可是,事情偏偏不按照我的想法来。

    我跟他之间,比以前在石原市一中做同桌的时候,纠缠更多了,就是钱财上,都说不清楚了,更不要说,他一直帮我邮寄资料,各科老师看着我手中的资料都眼红的不行,恨不得拿去研究给几十遍,才算过瘾。

    这也就算了,他人在京都,看不到,我也可以装作看不到。

    可是,今天,他这样事事躬亲,细心周到,让人暖到了心里。

    妈妈,我是不是又心软了?”

    曾若兰心说,我都心软了,你不心软,才怪!

    不过,她还是不支持女儿这么早就谈恋爱。

    她就是恋爱太早,最后不懂事,吃了亏,连带着女儿也一起跟她受罪,虽然她不后悔生下女儿,但如果能给她更好的条件,她宁愿当初没有那么早早就遇到那个人。

    “柔柔,妈妈不管你心软不心软,有一件事,你必须要谨记。

    在你二十岁之前,不允许谈恋爱!

    妈妈当初就是因为恋的太早,太不懂事,所以,拖累了一家人,让你还没有出生就没有了爸爸,没有一个完整的家庭。

    我就算是再称职做一个母亲,也仍旧代替一个父亲对你成长的影响。

    这是我这辈子最大的遗憾。

    将心比心,柔柔,你希望自己的下一代继续延续你的痛苦吗?

    柔柔,你还有无限美好的未来,可以读高中,读大学,甚至读更多书,可以好好跟着周奶奶学刺绣,把锈技练得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可以遇到更多更好的人和事。

    所以,不要把目光一下子就定格在现在。

    一个人对你一时的好,并不是真正的好。

    能持续的,一辈子地对你好,才是真正的好。

    你也不要纠结现在跟顾文韬,或者是那个傻大个的关系,你年纪还小,慢慢走,慢慢看,等到你长大了,他们还能一如既往地这样喜欢你,你再考虑是不是该付出真心。

    我想要你幸福,不是一味地约束你,而是让你看清楚内心和现实。”

    曾以柔听了这些肺腑之言,心境突然开朗起来,是呀,她着急什么?她担心什么?

    她现在才十六岁,有大把大把的青春年华,可以肆意任性,可以不惧失败和挫折。

    她根本不需要去回应别人什么,因为她还小,这是多么正当而无法拒绝的理由呀!

    呵呵,有妈妈真是太好了!

    曾以柔激动地仰头就在曾若兰的脸上亲了一下,然后把头埋在她的怀里,蹭蹭,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窝着。

    曾若兰有一搭没一搭地替曾以柔捋着头发,看着女儿慢慢地睡去,就像小时候那些亲昵的时光一般。

    第二天,换班之后,曾以柔主动让顾文韬用轮椅推着自己去楼下的花园逛一逛,她住了一天医院,还没有见医院到底长什么样子。

    理由没毛病,就是推轮椅的人选,不对!

    钱奕鸣皱皱眉头,见曾以柔一点也没有不好意思的样子,想着,她应该是有自己的主意了。

    罢了,妹妹大了,有自己的想法了,自己就让她任性一下吧,大不了,出了什么问题,他再想着弥补和善后就行了。

    顾文韬却不太想要这种“特殊待遇”,他有心里阴影,他上次来古县的时候,就是跟曾以柔单独出去谈了谈,被一席无情的话语打击的差点都缓不过气来。

    五月份的上午十点,真是阳光明媚的好时光,微微的暖风吹来,柳树早已经繁茂的枝条跟着起舞摇摆,许多花草都已经抽满了绿枝条,展示着旺盛的生命力。

    两人走到花园里的走廊里,转到深处,见周围没有了人,曾以柔让顾文韬停下,让他坐在自己对面的廊栏上。

    看着他严肃的样子,曾以柔调皮地问道:“你现在是不是很紧张?”

    顾文韬点点头,坦白地说道:“是的,你上次跟我单独谈话,我的印象太深刻了。

    直到现在,我对跟你单独说话,都有心里阴影。”

    “所以,上次打电话,你都没有给我说话的机会,一个人把什么都替我说完了?”曾以柔歪头道。

    顾文韬一如既往地诚实地说道:“是的。至少这样子,我表达了我的想法,可以骗子说,没有受到拒绝和冷遇。”

    曾以柔没想到自己对他的影响会这么大。

    前世,她才是对他的一言一行都无比在意的那个人,以至于有时候就爱钻牛角尖,被有心人利用也特别的顺手。

    现在,却是相反了。

    这一世,他们之间的差距还没有来得及拉开,彼此还在平等的基础上相处着,没有总是冷言冷语的婆婆和小姑子,没有处心积虑的窥视者。

    曾经,她幻想过无数次,他们能这样公平交往。

    为此,她痛苦了一生。

    重生回来,她却发现生命中需要珍惜的东西太多了,那些被自己视若生命的东西,变得不再那么重要,也变得遥远了。

    顾文韬,不再是她生命中唯一的色彩。

    这样,就很好。

    她粲然一笑,道:“这次你不用担心那么多了,我不会再对你那样冷言冷语了。

    我这次找你,也不是为了继续说那些绝情的话,所以,你可以稍微放松一点。”

    顾文韬却坐直了身体,神色更为紧张了起来,道:“你这个样子,让我更加害怕。”

    曾以柔眨眨眼,明白了他的意思,道:“你不用害怕!我只是想对你说,我们年龄都还小,还有无限的未来,不需要在意现在的决定。

    不是要拒绝你,也不是要答应你什么,只是想告诉你,我们就先从朋友做起,让一切顺其自然吧!

    我妈妈要求我二十岁之前不要考虑感情的问题,年少的轻狂和一时的憧憬,都无法长久,也无法让彼此幸福和快乐。

    所以,我们就让时间来证明一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