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灰姑娘奋斗记 > 第一百零七章 好朋友

第一百零七章 好朋友

    顾文韬眼睛一亮。

    这算不算是两人初步达成了和解?

    跟两人如仇敌一般,一见面就只会说伤害人的话,现在能融洽地相处,不是进步是什么?

    朋友,只会让彼此更加熟悉。

    他需要做的就是潜移默化,慢慢渗透,等她看到自己的优点和付出,渐渐喜欢上自己。

    顾文韬跟着一笑,道:“那,我们现在是好朋友了,对不对?”

    曾以柔心说,真是一个狡猾的家伙!她只是说了他们从朋友开始做起,他一句话就把两人的关系定格在“好”朋友的程度,比朋友不知道要亲近多少。

    偏偏,她还说不出拒绝的话。

    前世,她不会拒绝他,现在,她不忍心拒绝他。

    对年轻而真心对待自己的顾文韬宽容一点,也不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好,好朋友!”曾以柔回以甜甜的一笑。

    顾文韬更加贪心地问道:“我们既然是好朋友了,那么我可以给你写信吗?你不知道,每次看到你给奕鸣哥写信,从他那里听到你的消息,我都觉得自己被世界给抛弃了!”

    曾以柔被他夸张的言语给逗笑了,想了想,才道:“以后吧!

    信,你要是写到家里,我还不知道我妈妈会不会生气。

    写到学校吧,我现在在城关中学已经很有名了,要是再多一个京都的朋友,估计,会被口水给淹没了!

    等到我上了高中,我们再谈这件事吧!”

    顾文韬略有些失望,不过,很快又恢复了精神,没有明确的拒绝,就是还有希望。而且,距离曾以柔上高中还有两三个月的时间,他完全等得起。

    “我不能给你写信,你其实也可以给我写信的!

    回了病房,我把我的地址写给你,你要是有什么急事,可以写信给我,当然,打电话给我,也是没有问题的!”

    曾以柔瞪眼,道:“长途电话,一分钟一块多钱,你知道我可以在学校买多少个馒头吃吗?

    我才不要乱花钱呢!”

    顾文韬很想说,我可以给你寄钱,但是,这种事情,他一定会被拒绝的,怕是还会拔萝卜带出泥,把之前自己偷偷塞给她们钱的事情带出来。

    算了,这样先将就着吧!

    总有一天,他会让曾以柔心甘情愿地花自己的钱!

    顾文韬心情好地开始试着讲一些他在新学校的事情,还有一些买卖资料的趣事,曾以柔都很有耐心地听得津津有味,一点也没有敷衍。

    两人从前世到今生,这是曾以柔记忆中聊天最和谐的一次了。

    他们不会有顾忌,不会去猜忌,不会想要得到什么,不会去想失去什么。

    这样,对曾以柔来说,刚刚好。

    只是,愉快的气氛总是用来打破的。

    走廊里,开始渐渐也有了人走动。

    只是,大家都各走各的的,很少主动打招呼。

    有些人,却十分的自来熟。

    这边,有一老一少相扶着走过,女孩突然停住,转头看过来,迟疑地问道:“同学,我们是不是见过?”

    曾以柔抬头看过去,心里直叹“冤家路窄”,余光偷偷地瞟了一眼顾文韬,只见他也就是看了对方一眼,就不再理会。

    她心里暗爽:哼,让你前世老是在我面前说什么文韬怎么怎么样,又怎么怎么对我好

    现在遭报应了吧?!今生他都不认识她,看她还怎么在自己面前挑拨?!

    没错,来人真是前世曾以柔的情敌,程可馨。

    曾以柔扯了一个假笑,道:“对不起,我不认识你!”

    转开头,想让某人识趣地离开。

    程可馨却是跟她杠上了,站在原地,想了半天,才恍然大悟,道:“澳,我想起你是谁了!

    上次三月三赶集的时候,你是不是跟赵彬彬他们一起逛街的那个女孩子?

    真是太有缘了,我们又在这里见面了!

    咦,你怎么坐着轮椅呀?

    哪里骨折了吗?

    伤得严重不严重呀?

    伤筋动骨一百天,还不知道日后会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呀?!”

    好吧,人家太过于自来熟,都开始替自己担心会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了,真是操心太过了!

    曾以柔心里翻了一个白眼,准备呛她两句。

    顾文韬倒是先说话了,冷声道:“这位同学,你一上来就诅咒别人骨折,是不是太没有礼貌了?

    我们都说了不认识你,请你也不要太过于自信,仍旧在这里装作我们有多熟悉了!

    对了,谢谢的关心,好走,不送!”

    曾以柔眼睛蹭蹭发亮,满是星星地看着顾文韬说话。

    真是太解气了!

    呵呵,她就是跟某人不熟,不想搭理她,怎么了!

    有人撑腰什么的,太痛快了!

    程可馨气的小脸鼓鼓的,眼睛瞪得大大的,不见有半点的狰狞,反而让人觉得十分可爱。

    曾以柔看了一眼她,决定继续无视她。

    程可馨没有被气走,反而挺着腰板,道:“这位同学,你是哪个学校的?不要以为普通话说的好,就可以随便欺负人!

    我关心这位同学,也是看在赵彬彬的份上,不然,我也不会认识她。

    还有,曾同学,你现在正是中考的关键时候,不是跟赵林林闹着写什么情书玩,就是在这里跟其他男生有说有笑,你这个样子,怎么能考上县一中?

    我回去,一定要告诉赵彬彬,他还把自己弟弟交给你,让你帮他辅导,指望你能拉他一把!

    我看,你不害了赵林林就不错了!”

    顾文韬眯着眼,这才重新打量眼前这个女生,真是的,白瞎了一副天真可爱的面孔。

    曾以柔这次没让顾文韬帮忙,道:“这位同学,你刚才还在说不认识我,怎么现在连我姓什么都知道,还知道我给赵林林辅导功课,他给我写情书这么**的事情。

    你这话前后矛盾哎!

    还有,你对这些事情这么清楚,安的什么心,赵彬彬他们知道吗?

    不会是,你喜欢赵彬彬吧?”

    曾以柔也是脑中灵感一现,胡乱猜测地冒了一句,不过是为了恶心一下程可馨。

    没想到,炸出了了不得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