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灰姑娘奋斗记 > 第一百零八章 我笑你可爱

第一百零八章 我笑你可爱

    程可馨脸一下就变得通红,恼羞成怒地喊道:“你在说什么?!我怎么会喜欢赵彬彬?我就是替赵彬彬他们鸣不平,觉得你这个水性杨花的女生,不值得他们照顾!

    你怎么可以反而倒打一耙说我的闲话了?!

    告诉你,我回去一定要说服赵彬彬,让他们离你远点!”

    曾以柔好整以暇地说道:“奥,我知道了!你这是典型的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你可以说我的闲话,我却不能说你的闲话,对不对?

    哎,你这人,看着这么可爱,怎么心思这么重,这么阴暗呢?

    我都替赵彬彬他们不值,怎么就跟你做朋友了?还一做这么多年,都不知道你在背后,毁了他们多少的朋友缘!”

    “你你”程可馨指着曾以柔,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一直在旁边站着的老人拍拍程可馨的肩膀,道:“可馨,我们走吧!既然这位同学跟你不熟,我们也不用在这里浪费时间了。”

    程可馨也知道自己再说下去,只会多说多错,不甘心地跟着老人一起离开了。

    曾以柔对着程可馨的背影,嘟嘟嘴,小声嘀咕道:“假惺惺,以为我看不出来吗?”

    顾文韬在一边看着轻笑出声。

    曾以柔回过头,瞪着他,道:“你笑什么?”

    顾文韬十分老实地说道:“我笑你可爱!”

    “我骂人还可爱了?!你真是骗人,也这么走心!哼!”曾以柔不高兴的说道。

    “我没有撒谎!

    你骂人是对的。

    刚才那个女生明显对你不怀好意,我刚开始就注意到了。

    她一边对你说不认识,一边却在小心的打量着我。而且,我一眼就看出,她在撒谎。

    看着你毫不客气地拆穿她的假面目,我也跟着觉得十分解气,所以才高兴啊!

    这样,我离开古县后,知道你不会被人轻易欺骗,也不会被人随便欺负,也可以放心多了。

    你说,我该不该高兴呢?!”

    曾以柔轻哼一声,道:“算你识相!”

    心里,却为他能了解自己,真心为自己着想而感到高兴。

    两人相视一眼,不禁都笑了。

    两人都没有想到这一次无关紧要的见面,在不久的将来会给曾以柔带来不小的麻烦。

    这是后话。

    下午,曾以柔让钱奕鸣带着顾文韬和周致远在古县逛逛,买点特产回去。

    说来,古县的特产有哪些,她也一问三不知,这些日子都忙着学习了,哪里有时间这些身外之物。

    钱奕鸣叹气地摇摇头,直道,他暑假回来的时候,一定好好待着她出去转转,对古县进行一次深入的了解。

    总不能现在都是古县人了,日后走出去,说起对家乡的印象,也是这样知之甚少。

    曾以柔也想多走走多看看,忙点头答应。

    她倒是没有想过,一向都会在暑期忙着工作挣钱的钱奕鸣到底有没有时间回来,要回来,为什么不去打工赚取学费了。

    下午,曾若兰早早就做好了晚饭,过来换班,让钱奕鸣他们回家吃饭,早点收拾东西,准备离开。

    至于曾以柔和顾文韬十分自然的聊天道别,她都当作什么也没有看到,事后也什么都没有问过曾以柔,她知道自己的女儿,一定会有分寸的。

    顾文韬对这一次的古县之行,实在是满意万分,庆幸自己来了,见到了曾以柔,不然,他们的关系还在冰点徘徊,自己仍旧不知道该怎么办!

    第二天一大早,曾以柔就嚷着要回家,说自己身上都快发馊了,再不回家洗洗涮涮,她都没有脸见人了。

    曾若兰也觉得曾以柔既然身体没有什么大问题,这样在医院住着也不是个事,她和钱奕鸣天天轮班往医院跑也挺麻烦的,还不如把这些时间都空下来,在家里好好地给她养养。

    就这样,钱奕鸣到了医院,曾若兰就让他去跑出院手续了。

    钱奕鸣不到半个小时,就回来了。

    “曾姨,我把医院的东西都还了,去结算住院费用的时候,他们直接退给了我八百多元钱。

    你看这钱,我们该怎么处理呀?

    还给学校,还是自己留着呀?”

    曾若兰想都没有想地回答道:“当然是还给学校了!我们都没有出一分的治疗费用,怎么还能再伸手要别人的钱?!回头,我去找柔柔的班主任,把钱给还上。”

    钱奕鸣也料到会是这样的答案,把各种单据和钱都放到一个袋子里系好,交给了曾若兰。

    曾以柔在轮椅上,正看着他们收拾东西,准备离开,他们就来了客人。

    陈慧一进病房,就看到空荡荡的病床,道:“幸亏我来的早,不然,还要跟你们错过了!”

    曾若兰一看是曾以柔的班主任,那是一个尊敬,忙招呼着人坐下,指使着钱奕鸣去倒水。

    陈慧摆摆手,道:“曾以柔妈妈,你不要这样忙活了!你们东西都打包好了,再拿出来多麻烦呀!

    再说了,我就是代表学校过来看看你们,把有关的事情给你们交代一下,顺便看看以柔什么时候可以去上课,把这段时间的学习进度跟她说一下,让她先在家复习着。”

    曾若兰一听,更加感激了,道:“太感谢老师您了!我们以柔能碰到像你这样负责的老师,真是烧高香了呀!

    对了,陈老师,这是我们住院剩下的费用,你快拿回去给学校吧!”

    陈慧接过袋子,好奇地看了一眼里面的钱,道:“曾以柔的妈妈,曾以柔住院,学校还没有出过一分钱呢!我这次就是受学校的委托,过来叮嘱你们把各种单据保存好,出院的时候交给我,让我拿回去,给你们报销的!

    这多出来的钱,你快拿回去吧!”

    陈慧说着,就把袋子里的钱都给了曾若兰,询问了单据是否齐全,就收起来,放到了自己的包包里。

    曾若兰看着这多出来的钱,也有些头疼了,道:“陈老师,可是这住院费,我们也没有出一分钱呀!你们不仅还要报销我们花了的,现在我们还要收下没有花的,这怎么算账呀?我怎么觉得脑袋特别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