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灰姑娘奋斗记 > 第一百一十章 纸条

第一百一十章 纸条

    钱奕鸣开学走后,曾以柔也跟着上学了,当然,她上下学需要接送,在学校还带着拐杖。

    第一周上学比较忙乱,曾若兰每天做着饭,看着店,卡着时间去接人,累的都没有喘息的时间。

    这还是,有两次都是赵林林放学先把人给送了回来。

    曾以柔在一旁看着,都想直接请假了。

    可是曾若兰坚决不同意,现在是中考冲刺阶段,最重要的时候,就是再苦再累也不能把课程拉下。

    曾以柔回想上次参加中考的时候,都没有见曾若兰这样紧张过。

    曾若兰听了她的嘀咕,直翻白眼,还说,你那时候学习让人放心,从来不惹是生非,乖巧的很。可是现在呢,一堆事情,才到新学校几个月,就折腾的让谁都不放心了。

    周末,意外的是曾以琛过来了,又是大包小包的,一大堆。

    曾若兰跟曾以琛一直说,以后不要这样了,不然,就不要来家了。

    曾以琛憨厚地笑一笑,却是一句答应的话都没有说。

    趁着曾若兰在厨房做午饭的功夫,曾以琛去打下手,轻声说了一句话:“姑姑,那个人半个月前又来找你了!”

    曾若兰庆幸自己没有在切菜,不然,一定把指头给剁掉,就这样,摘的大白菜,这个好叶子也都给心神不宁地扔到了垃圾桶里。

    “大娘有告诉他我的事情吗?”

    曾以琛埋头摘着菜,道:“姑姑不是特意告诉过我奶奶和妈妈吗?她们什么也没有说,只让那个人死了心。

    不过,那个人好像知道我们跟你还有联系似的,把他的联系方式留给我们,说是他现在新换了工作地方,电话是工作点的私人电话,让我们有什么消息,或者什么事情,都可以打电话给他。

    这是他留下的纸条。”

    曾若兰跟接烫手山芋一般,慌忙地接过去,就踹到了兜里,连看都不敢看。

    曾以琛也觉得尴尬,这种长辈感情恩怨之间的事情,他奶奶和妈妈非要让他一个才十五岁的男生过来说,还冠冕堂皇地说什么,他人小,没有顾忌。

    两人都低头摘着菜,本来就不大一颗白菜,就是两三下的功夫就摘完了,现在墨迹地恨不得摘上一天,才好!

    好在很快,曾家又来人了。

    赵家三兄妹也是大包小包地来了。

    曾若兰头疼地看着这么东西,道:“你们不是才带了东西来吗?怎么现在又带了?要是下次还这样客气,你们兄妹三人就不要来了!”

    赵彬彬和赵林林笑笑不语,赵木木仗着自己年纪小,欢快地说道:“曾姨,你这就不知道了吧,我们这是来蹭饭的,不自带粮食,就我两个哥哥,非要把你家给吃穷不行!”

    赵林林满头黑线,道:“你还好意思说我们?!咱们家明明最能吃的人就是你了!”

    曾若兰也被两兄妹的吵吵闹闹扫走了刚才的轻愁,呵呵笑道:“曾姨家什么东西都不多,粮食却能管够吃!今天中午我们吃大米,我给你们炒几个硬菜,让你们也尝尝曾姨的手艺!”

    “曾姨,还是你最好了!姐姐在哪里?”赵木木放下东西,四处张望着,这才注意到厨房门口站着一个黑黝黝的大帅哥,眼睛刷地变得亮晶晶起来,道,“曾姨,你家里有客人呀?!这位小哥哥是谁呀?”

    曾以柔早就听到院子里的动静,放下手中的课本,拄着拐杖,挪到门口,笑着介绍道:“木木,这是我的堂弟曾以琛。以琛,这是我的同学和朋友,他们兄妹三人,赵彬彬、赵林林、赵木木。”

    曾以琛腼腆地跟三人点点头,道了一声“你们好”!

    赵木木一点也不害羞地蹭到曾以琛跟前,好奇地说道:“你是姐姐的弟弟?那我是该叫你哥哥,还是弟弟呀?”

    曾以琛满头黑线,当然,脸黑的看不出来,道:“我叫曾以柔姐姐,是因为她比我大一岁,你一个小学生,还想当我的哥哥?!”

    赵木木眼珠子乱转,道:“你个子高有什么用呀?还不是叫我姐姐、姐姐!谁知道,你是不是长得太着急,只是个子比我高,年龄还没有我大呀?!”

    曾以琛深觉这个小女生好无理呀,道:“你见过我这么高的小学生吗?”

    “我这不是正以为自己见到了,结果,你告诉我,你不是吗?”赵木木理所当然地说道。

    曾以琛觉得赵木木的逻辑思维已经到火星了,转头不去搭理某人,看向曾若兰的,道:“姑姑,你做这么人的饭,我给你打下手吧?

    我在家,经常帮我妈妈和奶奶的。”

    曾若兰心情不错地拒绝道:“不用了!就是炒几个简单的菜,我一个人还是能应付的过来。再说了,现在还不到十一点,到中午吃饭还早着呢,我不着急!

    你和以柔一起陪着客人就好了!你们都是同龄人,比较有共同话语。”

    曾以柔在一旁看得热闹,见曾以琛吃瘪,心里笑的更加欢快起来,道:“老弟,在厨房切菜有什么意思呀,来跟姐姐一起招呼一下朋友!正好,我们都是考生,跟赵大哥取取经,看看中考有什么需要注意的事项!”

    赵木木好奇地问道:“姐姐,这位黑哥哥,也是初三生吗?”

    曾以柔点点头。

    赵木木立刻把赵彬彬给卖了,道:“黑哥哥,我大哥是县一中的学生,当年考林城市一中的分数都够了。只是当时没有报那里的学校,才没有去的。

    我保证,我大哥的经验决定靠谱!”

    说着,已经拉着曾以琛的胳膊,往屋里带,好像唯恐人给跑了一般。

    赵彬彬跟曾若兰打了一声招呼,几个人就进屋去了。

    有曾以柔和赵木木故意想捉弄曾以琛,他一个害羞的大男孩,怎么能抵挡得住,心里直呼:女人都是老虎,太可怕了!

    曾若兰一个人站在厨房灶台旁,手中拿着刚才曾以琛给她的纸条,上面是矫若惊龙般刚健有力的字迹,熟悉而又陌生:方浩轩010

    手指忍不住摸过那字迹,又如被蝎子蜇了一般,赶忙抬手,顺势就把纸条扔进了煤球火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