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灰姑娘奋斗记 > 第一百一十二章 怒了

第一百一十二章 怒了

    事情,就这么定下了。

    第二天,曾若新就带着曾以琛来了曾家,又是大包小包,这次美其名曰:送伙食费来了。

    乡下的教学条件,就算城关中学只是一个新学校,也要比那里强很多,首先就是生源不同,学校里的学习气氛和教学内容就要强一些。

    之前,曾若新也是家里太忙,曾以琛来城里读书,吃住都成问题,他和妻子李春华都太忙,根本抽不出空来专门到县里给他做饭租房。

    现在,曾若兰主动提出让曾以琛来县里住,还能帮她们家的忙,当然就没有推辞的道理了。

    至于曾以琛现在的班级,老师倒是不用担心,曾以琛到城里读书一个月,连借读的手续都不用办,到时候,还要回去中考,成绩考的好了,还是算在现在老师的头上,并没有阻拦学生的离开,还叮嘱一定要好好学习,有什么问题,会及时通知他和家人的。

    中午正好赵林林带着曾以柔一起回家吃午饭,人多热闹了一番。

    晚上,曾以柔搬到了曾若兰的房间,在她窗户那边又搬进来一张小床,母女两人住在一个屋子,曾以琛就睡在曾以柔以前的房间。

    第二天,曾以琛和曾以柔一起报道,陈慧直接让曾以琛坐在了曾以柔的后面,本来是想让他们姐弟坐在一起的,结果,赵林林昨天下午就找陈慧谈心去了,一番肺腑之言,只说,自己这段时间跟着曾以柔一起学习,进步了不少,如果换了同桌,他要是考不上高中,回家就要被剥皮了。

    只是,只剩下一个月的复习时间了,曾以柔的中学生活仍旧过的不顺畅。

    曾以琛报道第三天,他们的自行车轮胎又没气了,这次更恶劣,直接被钉了一个大钉子,都不用仔细去翻看,就能看得一清二楚。

    曾以柔怒了!

    一次两次的,还来欺负她,是觉得她好欺负吗?

    她让曾以琛先去校门口修自行车的师傅那里补轮胎,自己直接在校门口堵住了还没有离校的赵林林。

    今天下课一班拖堂了,赵林林等了朋友,这才准备离开,老远就看到在大门口气势汹汹的曾以柔。

    “你怎么还没有回去?一个人拄着拐杖,在这里站多久了?就不怕脚累得慌吗?”

    曾以柔黑着脸,道:“我倒是想回家呀!可是,我家的自行车轮胎被人给捅了一个大窟窿,怎么回呀?”

    赵林林一听,就炸了,道:“被人给故意捅的?!那个混蛋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我赵林林罩着的人,也敢这么干,是不是不想在城关中学混下去了!”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更何况,城关中学是新校园,又不大,从教室的窗户上,就可以把整个校园加前门看的清清楚楚。

    而学校的车棚还没有来得及修,就在前面的大片空地上,顺着种的柳树,一排一排自觉地停成了行。

    赵林林身后的一个朋友,挪了挪脚步,看了看左右,学校这个时候都没有什么人,才小声道:“林哥,我最后一节自习课上,看到有人在停车这里转了一圈。”

    赵林林虎目一瞪,冷声道:“谁!”

    “你们班的吴晓玮!”那个人道。

    曾以柔和赵林林一对视,都想起来了,最后一节自习课上,确实是吴晓玮出来上过一次厕所。

    赵林林双手捏的骨头“嘣嘣”响。

    这人是屡教不改了!

    曾以柔之前出事,他第二天就单独找了吴晓玮,告诉她,不要让她再找曾以柔的麻烦了,他不喜欢她,跟别人没有任何关系。

    至于孙苗苗,他倒是想去说,可是对方又没有说过喜欢自己,只凭曾以柔主观的判断,他还是要面子的,万一主动让人不喜欢自己,却被说成自作多情,以后在她面前,头都抬不起来了!

    没想到,自己的话,被人当作耳旁风了。

    看来,他的威信被人挑衅了。

    “我知道吴晓玮家在哪里。

    等会儿,我就去她家堵她!

    你先让曾以琛修好自行车,带你回去!”

    曾以柔这次却意外地坚决,她也要去,她要当面跟吴晓玮对峙,自己解决这件事。

    老是被人当作软柿子捏,她都快挤兑的没有脾气了!

    她重活一世,可不是为了在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上栽跟头的!

    她现在是想开了,她躲着别人,认为自己是四十岁的成年人,不愿意跟小孩子计较这些事情。

    可是,一味的退让,只是助长了对方嚣张的气焰!

    她脚受伤,自行车轮胎被扎,接下来还有什么?

    是可忍孰不可忍!

    她要活的肆意潇洒,要活出自我,不要再唯唯诺诺,不要再委曲求全,不要再忍气吞声,不要再把苦和痛都忍在心里头!

    她要让那些挡她路的人都知道,她不是好欺负的,他们是要付出代价的!

    赵林林一想,自己带着好几个兄弟,还保护不了一个小女生去跟人吵架?

    就答应了下来。

    出了校门,正好曾以琛修好自行车,也过来了。

    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去了丝织厂。

    从城关中学到丝织厂,出了县城,还要经过一里多地没有人烟的荒地,杂七杂八种着一些高大的树木,草都长的有人小腿高了,道路还有好几个拐弯。

    这个时候,还没有逛夜市一说,大家都到了晚上,早早就下工回家,吃饭看电视打麻将睡觉去了。

    在路上,还有人开玩笑地说道:“你们知道这段路为什么没有人住,也没有人种粮食吗?

    因为,我听老人说,在旧社会,这里是一片乱坟岗,专门埋死人的,孤魂野鬼特别多,大家都怕给自己家里招惹上不干净的东西。”

    本来还没有事情,现在被人这么一说,全都觉得后背发凉,一阵凉风吹过来,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

    曾以柔小心肝在这种气氛下,也消了一部分的火气,小心翼翼地留意着周围的环境。

    寂静的荒地上,突然传来一阵细小的草木被惊动的声音。

    有人忍不住大叫一声:“谁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