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灰姑娘奋斗记 > 第一百一十七章 老槐树

第一百一十七章 老槐树

    曾以柔跟好奇宝宝一样,专心地问道:“那你怎么还跟他称兄道弟?”

    关汉超嘿嘿一笑,扫了一眼朱明亮,道:“因为他够坏呀!比起我们这些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人,他简直是坏到了骨头里,出的馊主意,那是一个比一个让人想骂人。

    偏偏,大家都还服这一套!”

    曾以柔眼珠子一转,举一反三地发问道:“那,今天你们堵我,也是朱大哥出的主意了?”

    朱明亮不屑一顾地说道:“我会出这么笨的办法吗?自己找人打群架,伤人伤己?

    也就是关汉超手痒痒了,想找人打架,才主动找上门的。”

    曾以柔契而不舍地继续道:“那要是你,该怎么办?”

    朱明亮抿嘴一笑,道:“小姑娘,好奇和不耻下问都是好习惯,但是,知道太多,有时候,也不见得是就是一件好事。”

    曾以柔现在是不怕阳某,就怕阴谋,特别渴望知道更多的手段是怎么用的,可以用如饥似渴来形容了。

    但是,她碰到的人是谁呀?

    被关汉超他们戏称“诸葛亮”的家伙,怎么能会让她得偿所愿。

    三两句绕来绕去,都没有绕到重点上,倒是把曾若兰给等来了,开饭了!

    赵林林三人吃完饭,就匆匆回家了,就算他们是熊孩子,就算已经有人跟家里打过招呼了,但是,十点以后还没有回家,罪加一等,总是不好过的。

    曾若兰对这件事也没有多问,让两个孩子都早点睡了。

    第二天上学,程晓玮没有去。

    这周过去了,也没有见人来。

    周一的时候,赵林林才悄悄跟他们说,程晓玮的储钱罐里面的钱不少呢,有三四百块钱,为了请动关汉超,都给了。

    程晓玮的父母发现储钱罐没有了,逼问程晓玮,才知道她竟然买凶伤人。

    只是这对夫妇明显的比较无良,首先想到的不是自己闺女德行有没有问题,而是钱没了,拉着闺女竟然去关家要钱,程母更是直接一哭二闹三上吊,躺在关家的院子里就是不起来。

    关汉超上学去了,不在家,关父关母丢不起这个人,直接给了他们四百块钱,让他们走人。

    晚上回家的关汉超一听这事还了得,就带着一帮兄弟们,深更半夜,爬了程家门口的老槐树,用弹弓砸了程家的玻璃。

    程父气得要命,可是作为这帮人做完坏事就跑了,邻居们都装聋作哑不给他们作证。

    弄的程家人明知道是谁,却找不到证据,闹不起来。

    第二天程父一怒之下,就把门口长了二十多年的老槐树给锯了。

    这事,街坊四邻都暗爽不已。

    说起这颗老槐树,那也是有悠久故事的。

    当初,他们都搬来住的时候,程母说找人给程父算了一卦,门口必须种一棵槐树,才能聚财。

    树在,财在。

    树亡,财断。

    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在那之后,程父还真的就节节高升,家里财运不断,最后还坐上了业务部主任的位置。

    最早的时候,他们这一排房子前面还是大片荒地,也没有觉得什么。

    等前面的荒地都修成了一排一排的房子,大家从步行,到现在有了自行车、摩托,还有的家里买了三轮车、拖拉机,汽车在这个时候还是稀罕物,不是一般家庭能有的,就不算了。

    程家种在路中间的那颗老槐树,就成了障碍物。

    两轮的交通工具还没有问题,三轮的小型人力车勉强没问题,大点的三轮车就过不去了。

    邻居找程父商量,把老槐树给锯了,他们给出点小钱买了这颗树都可以。

    可是,程父不同意,觉得这是断他们家的财路。

    程母更是直接要价一千块钱,才肯锯树。

    九十年代早期,再更早的八十年代,万元户都是需要人们仰望的存在,生活用品都是用几毛钱来买的,一千块钱,买棵树?!

    在农村,这点钱,一个土房子也修起来了!

    就这样,这颗老槐树成了他们这条街住着的人心中心心念念的一颗痣。

    他们都以为,这颗老槐树,最后怕是要长成百年树精的,结果,就这么因为几个熊孩子捣蛋,众人没有花一分钱,就让街道重见光明了。

    真是大快人心的大好事呀!

    如果不是众人怕惹了程家人上门一哭二闹,都要放鞭炮庆祝了。

    这样明的庆祝不行,暗的总可以吧!

    逢人就说这些捣蛋孩子怎么懂事听话,让大家不要误会了他们。

    看看,他们这不就为民除害了吗?!

    如果只是砸玻璃,怎么能让他们忍下这四百块钱的损失,要知道,他们还给曾以柔出了医药费,虽然只有三四十块钱,当时人家曾若兰可是要直接还他们五十的,是他们两个老大觉得吃人家的嘴软,没有要,不管怎么,说起来,也是损失呀!

    还有,他们兄弟们为了程晓玮的事情,都跑去打架,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还个个都挂了彩。

    这不是让他们白忙活了一场吗?

    日后,他们出去不是让赵林林一伙人给笑话死吗?怎么还当丝织厂的老大?!

    朱明亮这次没有让关汉超出手,而是自己出手了。

    他觉得厂子里传出程父偷厂里布匹的事情,肯定不是空穴来风,不然,他的职位怎么就没有了?

    他没有了工作,应该是对家里来说,是件倒霉透顶、没什么脸面的事情,一般人至少不是该消沉一段时间,夹着尾巴做人吗?

    偏偏最近有传言说,他家一亲戚在县里供销社上班,程父已经找好关系,也要去供销社上班了,听说一去,还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官。

    朱明亮询问了自家老爸关于程父监守自盗的事情。

    朱父说,厂里也是接到别人举报,并没有实际证据。至于程父的职位,是他在职工大会上主动提出辞职,要转关系去供销社的,不然,也就顶多受点别人有色眼光,不会有多大的问题。

    朱明亮脑筋一转,觉得这人不能太顺畅了,一定要给他添点堵,让他在厂里面抬不起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