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灰姑娘奋斗记 > 第一百一十八章 混帮派的潜质

第一百一十八章 混帮派的潜质

    要说,对这些爱面子的人,最害怕的当然就是丢脸,这种事情,要数流言攻击力最高。

    于是,他就编了一套流言,说程父跟供销社的亲戚合伙偷了厂里布匹,混在给供销社的供货里,一起给卖了。

    这个流言传的有鼻子有眼,就跟张了翅膀一般,一夜就传遍了整个厂子。

    没想到的是,厂领导也会对这件事重视。

    起因,就是那封莫名其妙的举报信。可是,厂里对了所有的账目,确实是丢了不少的布匹,但是却苦于没有实际证据证明是谁偷的。

    这事,就成了厂领导心头的一根刺。

    现今,有这样的流言传出来,正好给厂领导指明了一条大道。

    厂里连夜就找了供销社的经理对出货单据。

    这一调查,就发现了问题,两边的单据数额对不上,还正好是丝织厂业务部和供销社采购部的数据,差额跟厂里调查出缺失的布匹数目基本吻合,直接做实了程父和其供销社亲戚的罪名。

    供销社也是国家单位,两人做的事,已经是犯盗取国家财产罪,程父和他的亲戚都被开除了,还开了巨额罚款。如果不是这件事牵扯的面有些广,上面有人发话了,两人估计还会被判刑,坐几年牢狱。

    这些事情发展的速度太快了,周一小道消息就开始满天飞,连赵林林这种不管闲事的人都知道了,周五就全厂贴出公告来了。

    全厂的职工家属都震惊不已。

    还有人悄悄地说:程家倒霉肯定是因为把门口的老槐树给砍了,二十多年前,他们种下老槐树的时候,不是有算命的说树在,财在吗?现在树不在了,可不就是财就断了吗?

    以前种老槐树的地方,夜里还有人悄悄地去烧香,觉得老槐树就是一颗灵树,财树。

    没想到,从此以后,那里剩下的那个还没有来得及处理的树墩到成了不能碰的一个存在。

    神奇的事情还在后面,第二年,老树新芽又逢春,竟然在一旁长出了新的树苗。

    最后,有人专门给树墩围了一个小围栏,让神树长存了。

    他们这条街算是再也通不了路了,大家在另外一边挤了一条路出来让巷子里面的用户走。

    算下来,这件事的起因是一个流言。

    而这个流言是朱明亮编出来,关汉超亲自叫的手下兄弟们散播的,结果,确实让众人跌破了眼镜。

    假的,还能成真的?

    还是,朱明亮真的诸葛亮在世,料事如神,猜到了这件事的前因后果,就连关汉超和赵彬彬这段时间看朱明亮的眼光都不对劲儿了。

    关汉超还开玩笑地问道:“孔明先生,请问您老人家知道我将来能考上什么大学?坐上什么大官?”

    肩膀换来朱明亮一拳头。

    朱明亮也觉得这件事邪乎,他是看得史书和现代多了一些,拼凑出的一个小故事,谁知道,真的就猜中了真相?!

    这件事虽然是被他们两个老大严令不准说出去,但是小混混的嘴怎么能严了?

    有人传了,不过,没有人相信而已。

    就连把这个故事讲给曾以柔的赵林林也觉得是个笑话,是这帮熊孩子惹了祸事,害得程家砍了神树,断了财运,怕人找上门,故意把自己说厉害了,想当英雄,不被家人打。

    曾以柔却是信了,不明所以,就是觉得真相本该如此。

    再次跟赵家三兄妹在学校门口买小吃时,碰巧遇到了也来这里吃东西的关汉超和朱明亮,曾以柔还从书包里拿出笔记本和笔,双手递上,请朱明亮签名,让人哭笑不得。

    关汉超正为别人不相信这件事郁闷,见曾以柔这么给力,拍拍她的肩膀,高兴地露出一口白牙,道:“好同志!这么相信你关老大和朱哥,以后我们就是亲兄弟了,跟着我们混,不会让妹妹吃亏的!

    来,这顿饭算是入伙饭,我请客!”

    曾以柔眨眨眼,她是不是入了什么邪教组织呀?

    赵彬彬在一旁脸立刻黑了,道:“关汉超,你真当我不存在呀?以柔她一个小女生,跟你混帮派能一样吗?你不要再诲人不倦了!”

    朱明亮在曾以柔闪闪发亮的眼眸下尴尬地签完字,莞尔一笑,道:“我倒是觉得彬彬这次你看错了!

    以柔还真是有混帮派的潜质!

    你是没有见到,以柔那打起架来,凶巴巴的样子,比我们不少兄弟还要厉害!”

    赵彬彬眼眸一横,道:“你们还有脸说打架的事情?

    我还没有找你们算账,你们还好意思给我提?!

    你们扪心自问一下,一群大男生,因为收了点钱,就不分青红皂白地去堵人,还跟人家小女生打架!

    是不是觉得自己特别长本事?

    特别威风?

    要不要给你们竖块碑,立个传,四处歌颂一下?”

    “你这不是专门掐着人家的短不放吗?

    这件事你都念叨我们半个多月了。

    我们也不知道以柔是你罩着的人呀!

    早知道,大家都是自己人,我们就不会收钱堵人了!”关汉超硬着头皮说道。

    赵彬彬一提起这件事,心里的怒火就蹭蹭往上冒,压都压不住,特别是曾以柔的脚现在还上着石膏,估计整个暑假都要因为二次受伤给报废了:“你们见到人跟赵林林在一起,就不知道动动脑子,想想吗?”

    朱明亮也是怕了赵彬彬继续说下去,道:“跟赵林林在一起的人多了去了,我们之前跟他们打架不是都没有事情吗?你也什么都没有说吗?

    谁知道这次就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人不认自家人了!

    要说,这就怪赵林林,就怨他平日里交的朋友太不靠谱的,不管是好人坏人,仇人自己人,只要谁又事,他都爱横插一手,不然,我们怎么会老是看他不顺眼,想揍他!

    就说这次吧,如果不是他招惹了那个程晓玮,她也不会对以柔怀恨在心,更加不会花钱找我们打人了!

    对了,我还听说以柔的脚本来就是因为程晓玮跟赵林林告白被拒绝,在爬山的时候,踢以柔的腿,才把人给推下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