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灰姑娘奋斗记 > 第一百一十九章 无语问苍天

第一百一十九章 无语问苍天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赵林林觉得委屈极了,他什么也没有做,还尽心尽力地给在座的每个人端茶倒水,最后却落了一身的埋怨,太郁闷了!

    “怎么又成了我的错了?

    我什么也不做,还成罪人了!

    我招谁惹谁了?!”

    三个大哥同时横眼一瞪,赵林林缩缩脖子,不敢再有半点埋怨,谁让他胳膊拗不过大腿,还是三条大粗腿呢?!

    这件事,说到底,也就是事赶事,赶到一块凑巧了,双方各挨三十大板,就此打住。

    吃完饭之后,双方各自回家,关汉超还不忘发展下线,道:“以柔妹子,中考好好考!我、你朱哥,赵哥在县一中等着你!到时候,有我们罩着你,妹子你在县一中横着走都没问题!”

    “以柔是考高中,不是考**!你以后给我离她远点!”赵彬彬脸再次拉得比驴脸还长,冷声喝走了瘟神。

    回家的路上,曾以琛犹豫了半天,还是说道:“以柔,你不会真的上了高中,跟那帮混混一起混吧?”

    校园里终于没有人扎曾以柔的自行车轮胎了,她终于可以高枕无忧地坐着自行车回家了,心想着混了**,这是这点保障还不错。

    曾以柔在自行车后座上晃着脚,心情愉悦地唱着跑调的小曲,道:“怎么了?不能吗?我倒是觉得像关大哥、朱大哥他们这样行走江湖的人,挺不错的!”

    曾以琛卖力地蹬了一圈自行车,道:“他们可是混混呀!跟这样的人打交道,会被家长、同学还有老师也看作坏学生的!再说了,他们都害得你脚伤更重了,你一点怨气都没有吗?”

    曾以柔摇晃着脑袋,道:“为什么要有怨气?他们是拿钱替人消灾,我要怨,也该怨程晓玮这个始作俑者才对!

    这人呀,不能用别人的眼光来看。

    你看啊,关大哥、朱大哥他们在众人眼中是混混,可是我脚受了伤,却帮我在医院看病,还出了医药费。

    程晓玮是老师眼中的乖学生吧,她不仅害我掉下了山沟,还花钱雇人来堵我!

    这也就是我们遇到了关大哥他们,运气好,不是真的不讲理的人,不然,那天,我就不是脚伤加重,怕是小命在哪里都不知道了!

    再说了,你看不上关大哥他们,可是他们却是正经的县一中的学习不错的好学生,没问题,日后肯定能考一个好大学。

    就冲他们认真学习的这个劲儿,日后,会一辈子是小混混吗?

    不会的!

    所以,以琛老弟,人呀,眼光要放长远一点!

    莫欺少年穷!

    指不定,他们中以后有人就会飞黄腾达,你求着人家,都不愿搭理你呢!”

    说完一席话,家也到了,曾若兰听到响动,早就出门迎了过来,上前扶住曾以柔,单脚跳下车。

    曾以琛呆立在原地,想着刚才曾以柔说的话,觉得自己原先的三观都被冲击得七零八落,不剩多少了。

    哎,好好的一个四有青年就这样被带歪了!

    中考的日子一天一天接近,曾以柔等众人已经无暇再去多想那些有的没的,没日没夜地开始备战,成天被题海淹没,手指都被笔磨出了茧子,晚上做梦都是在做题。

    省中考的时间在六月中旬,正值夏日炎炎的日子。

    中考前一天,学校提前放假,要准备考场。

    曾以琛已经回了镇上中学,去领取准考证,明天再回县里,所有中考的考点都在县里。

    赵林林送的曾以柔回家。

    两人才转过学校那条路,同样的拐角处,又被人给劫了。

    很久都没有冒头的孙苗苗就站在路中间,展着双臂,挡住了自行车前进的路。

    曾以柔坐在自行车后座上,无语问苍天呀!

    自己不过是搭一个顺车,就有人找上门,简直是太衰了!

    赵林林皱紧眉头,大长腿跨在自行车两边,都没有下车子,不客气地问道:“孙苗苗,你做什么?”

    孙苗苗紧张的不行,像是鼓足了勇气,才说道:“赵林林,我有话跟你说!”

    赵林林纹丝不动:“你有话,快说吧!我还要送曾以柔回家!”

    孙苗苗固执地说道:“我要单独跟你说话!”

    “那你不会回家再等我说?是我们家离你们家有多远,还是我们家关着门不让你进去了,非要你在这里等我?没看到我要送曾以柔回家吗?”赵林林语气不渝地回道。

    孙苗苗咬咬嘴唇,眼眸里闪过一丝狠劲,道:“赵林林,我跟你从小就认识,跟你说一句话,都没有你送一个才认识三四个月的人重要吗?”

    赵林林完全没有听出对方话语里有什么不对劲,毫无顾忌地再次给曾以柔拉着仇恨值,不耐烦地说道:“对,就是不重要!你到底说不说?不说就不要拦着路,真是的,没有看到我赶时间?”

    孙苗苗握着书包带子的双手都快要紧得露出青筋了,狠狠地瞪了一眼赵林林身后的曾以柔,放着狠话,道:“赵林林,今天你不听我说,日后,你不要后悔!”

    “莫名其妙,我有什么要后悔的?你说的事情很重要?我怎么不知道跟你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赵林林不屑地说道。

    孙苗苗气的一跺脚,再次狠狠地挖了一眼曾以柔,跑了。

    赵林林歪头看了她一眼,就直接抬脚跨上自行车走了,还不忘跟曾以柔抱怨,道:“你说这人多无聊呀?拦路就为了说这么一句有话要说?!我们家和她家隔的不过是几排房子,走路两三分钟就到了,天天还在学校抬头不见低头见。

    这会儿,阴阳怪气地说这些,真是莫名其妙!”

    曾以柔坐在自行车后面,捂着头,恨不得自己立马消失。

    她到底是造了什么孽了,才会遇到这种傻子?

    她都提醒过他,孙苗苗喜欢他了,今天说不定就是为了告白才来的,没听那句话说的,问自己和她谁重要,这是标准的吃醋了,才说的话。

    哎,嫉妒的女人不好惹呀!

    真希望自己猜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