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灰姑娘奋斗记 > 第一百二十五章 黑历史

第一百二十五章 黑历史

    赵林林猛点着头,道:“嗯,卖雪糕和冰棒肯定挣钱!你们怎么不早点卖呀!这会儿,我们也能吃上了!”

    曾以柔随意地解释道:“冰柜太贵了,我妈心疼了呗!一直对我说,看看有没有熟人,问个内部价,再买。不然,商场的那个价格,要吃亏。

    问着问着,就耽搁到现在了。”

    顾文韬一听,积极地说道:“不如,从京都买吧!京都的商场过节会有活动,挺划算的,到时候给托运回来,就好了!”

    曾以柔一听,这主意不错,要是真便宜,还是挺合适的。这算不算是未来网购的雏形?

    她还没有来得及点头,朱明亮就说道:“以柔,你们是在供销社看的冰柜吗?

    买这么一个大家电,还从什么京都买呀?太麻烦了!而且,运费不是钱吗?

    要我说,你家要是真想买,就跟我说一声,我去找我舅舅,让他从厂家直接给订购一个回来,保准比什么商场活动还要便宜!”

    这个可以有哎!

    曾以柔马上就抛弃了顾文韬的提议,询问着朱明亮这件事的可行性,当场就跳着一只脚地去找曾若兰问她还买不买了。

    顾文韬坐在原地,干看着,张张嘴,又闭住了。

    这一刻,他感觉到了自己身单力薄,被排斥和孤立了。

    曾若兰其实这段时间,天天被曾以柔念叨着,原本没有想法,现在也开始犹豫了。

    现在,曾以柔再添把火,撒撒娇,就更加犹豫了。

    终于顶不住女儿的温柔攻势,曾若兰吐了口,道:“那看什么时候有空,我们叫上明亮一起去供销社看看吧!要是价格真的合适,我们就买一台。”

    曾以柔欢欢喜喜地回来告诉朱明亮这个好消息。

    赵林林还在惦记着吃的,也跟着高兴地说道:“那我们以后吃冰棍儿可就方便多了!”

    赵彬彬实在对身边的弟弟喜欢不喜欢不起来,抬脚就要踹。

    赵林林早就做好了防备,却被另外一边的关汉超给踢了。

    赵林林也是有几分小心眼的,转转眼珠,终于聪明一回,知道怎么挤兑人了,问道:“对了,关哥,我记得以前你还卖过冰棍,是不是?怎么后来不卖了?”

    关汉超黑着脸,不愿意回忆自己的黑历史。

    朱明亮见众人看过去,便解释道:“是卖过!不过,卖的不好!你们也知道,我们手下的那些人,在丝织厂那一片本来就名声不好。大家又都认识,出去卖冰棍儿,一点都不像做买卖的,反而更像是打劫的。

    大家不是吓得没跑了,买一根,就是远远地看见,就跑没影了!

    卖过几次,全赔了,就再也不搞了。”

    赵林林“奥”地一声故意拖的很长的颤音,被关汉超反剪着胳膊,疼的嗷嗷直叫。

    朱明亮在一片惨叫声中,隔着钱奕鸣,跟曾以柔说道:“以柔,说起这件事,我和你关大哥昨天晚上商量了一下,想有件事征求一下你的意见!”

    曾以柔惊讶,她跟他们才见了几次面,能有什么瓜葛呀?!

    “朱大哥,你有什么事情,就说吧!只要我能做到的,一定没问题的。”

    朱明亮望望关汉超,才对着曾以柔道:“就是今天吃这个火锅的事情。

    你昨晚不是说了,想把列的那份菜单卖个饭店吗?我们就想着,你要不就卖给我们吧!”

    曾以柔眨眨眼,不明白地说道:“我就是开个玩笑而已!你们要是需要那份菜单,直接拿去用,就可以了,根本谈不上卖不卖的。

    再说了,当时这份菜单可是大家一起商量出来的,照你的意思,大家都有份,都需要过问了?!

    你们要不要也问问赵大哥他们呀?”

    朱明亮还真的看了过去。

    赵彬彬知道曾以柔是开玩笑,才拉直接下水的,忙摆在手,道:“跟我们兄妹没关系!你自己看着办吧!”

    曾以柔则看着朱明亮他们这样郑重,更加好奇了,问道:“朱大哥,你们是计划开火锅店吗?”

    关汉超接的话,回答道:“初步是这么想的。不过,我们也知道开一个店,需要的成本太高了。不说房租、装修的费用,就是连厨房的工具和吃饭的桌椅,我们想置办起来都十分吃力。

    我们初步计算了一下手下兄弟们手头里,能集资出的最多的钱,差太远了!

    所以,说是想买下你的菜单,其实,也就真的是初步一个想法而已。”

    “手下的兄弟们?”曾以柔瞪大眼睛,惊奇地问道,“关大哥,你们这是要把手下的兄弟们都给洗白了吗?对了,以前你们还卖过冰棍!”

    最后一句调侃,让两个混混老大脸有些微红。

    朱明亮倒是对这件事带着几分坦然,道:“其实,我和汉超当初想挑了厂里的小帮派时,就想着是要把这群人给整改一番,然后解散的,毕竟我们是学生,主要的精力还是想用在学习上。跟小混混们斗,只是一时看不惯他们的做法。

    只是,等我们接手了小帮派,熟悉了里面的情况,才知道,大家也不是一开始就想当混混的,他们大多数也是被家里的条件所迫,才走上这条路的。

    丝织厂里,虽然大家都是厂里的工人才住在一起的。但是,有不少的家人却是老一些的父辈、甚至爷爷辈在厂子里上工。

    有些条件不好的,没有跟上面打好交道,连接班的机会都没有。

    厂里就有了贫富分化。

    而这群混混里,大部分家里条件都不好,又找不上工作,十几二十岁,还游手好闲,才走上了这条路。

    我们接手了这些人,也想过让他们自食其力,卖冰棍就是其中的一次尝试,只是,效果太不好了,只能不了了之。

    这次,我们看到以柔你做的火锅和需要准备的食材,就看到了一丝的希望。

    他们都没有什么手艺,但是帮忙打下手,洗洗切切菜,还是可以的。

    只是,这开火锅店的成本实在是太高了,完全超出了我们的能力范围之内。

    所以,我们刚才说是想买你的菜单,其实,真要我们出钱,也出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