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灰姑娘奋斗记 > 第一百二十七章 补课

第一百二十七章 补课

    赵彬彬在一旁笑道:“你倒是操的心不少!”

    曾以柔一点也不谦虚地点点头,道:“嗯,我操的心还不少呢!

    就说,以后要做串串,今天我们的汤底,味道就还不够好。

    这只能算是家常味,要调到大众口味,还要大家都赞不绝口,愿意做回头客的程度,我们的道路还十分任重道远。

    我们这些人又都没有会厨艺,能一下子就做出什么惊天口味。

    哎呀,想到接下来要试着熬汤调味的事情,怎么觉得幸福又痛苦呢?”

    赵林林好奇地问道:“怎么幸福又痛苦了?”

    曾以柔叹息道:“你想呀,我们要试出怎么做好吃,肯定不是一次两次吧?

    这不是意味着我们可以经常吃到串串了吗?

    可是万一,哪次味道不好呢?

    万一,我们需要实验很多次呢?你不会吃厌烦,吃吐吗?”

    赵林林吞吞口水,积极地说道:“我不会!吃多少次,我都不会!这么好的事情,你们尽管来找我,我一定随传随到,义不容辞!”

    曾以柔大义凛然地评价道:“不错,不错,赵林林同志,你为了美食事业而献身的意志十分坚定,连成语都一次用了两个,还用对了地方,大家鼓掌!”

    众人一致哄堂大笑。

    这两个耍宝的!

    关汉超和朱明亮现在都成了急性子,一言不合地就要拉着曾以柔讨论各种细节问题,大有让她整个暑假都不悠闲的感觉。

    钱奕鸣在一旁轻咳了一声,打断了他们的谈话,道:“柔柔,你是不是忘记什么事情了?”

    曾以柔眨眼睛想了半天,不知道钱奕鸣在说什么,谦虚好问道:“弈鸣哥,什么事情呀?”

    钱奕鸣拉长了脸,不悦地说道:“你忘记了,奶奶给你买的绣针这两天就能去取了。这短时间,为了你中考,奶奶没有给你布置新的学习任务吧?

    怎么?才隔了几天的时间,你把自己的职责也给忘记了?

    还有,我都给你列好暑假的学习清单了,马上就要上高中,你的学习基础太差,需要补的东西太多了,强化训练肯定少不了,顺便你还要熟悉一下高中的课程。

    这么多事情,你以为你有几个脑袋,能全部应付过来?”

    赵彬彬听着这么严苛的话语,都忍不住替曾以柔担心接下来的日子不会好过了,道:“以柔不是以前在石原市上过半年的高中吗?她对高中的课程应该还算熟悉吧?不需要这么辛苦的。”

    钱奕鸣不屑地轻笑一声,斜瞟了一眼曾以柔,道:“柔柔,你需要不需要补课?”

    曾以柔缩缩脖子,想到有多少年没有碰过书本了,现在初中的课程都是勉强拔苗助长,凭借着自己比同龄人多了几十年的智慧和年龄,才应付下来的。

    接下来,到了高中,想想那些曾经天书般看不懂的课本,如果不提前补补课,说不定真的要被打回原型了。

    曾以柔立马狗腿地回答道:“需要,需要,太需要了!奕鸣哥真是及时雨,想我之想,及我之需。有奕鸣哥这样的天才教导,这种好事情,我求之不得!”

    钱奕鸣看曾以柔这样上道,总算是脸色舒缓了不少,道:“你帮朋友,我没有意见,只要每天完成该做的事情,其余时间,你自己随便支配。

    我这样做,也是想告诉你,不要因为放假,没有老师和作业的约束,就无法无天了。”

    说着,就扫视了一圈众人。

    众人都下意识地低下头,或者转开视线。

    没办法呀,这里就钱奕鸣年龄最大,学历最高,他们都没有发言权,而且,人家还是为了曾以柔好,没理由说不好呀!

    朱明亮趁着钱奕鸣不注意,给曾以柔使眼色。

    曾以柔正襟危坐,装模作样地说道:“奕鸣哥,我的课程排出来了吗?什么时候开始?明天吗?”

    钱奕鸣怎么看不出她的小心眼,刚才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心情不爽了,才说出那些话。

    虽然大部分是实话,但是至少该私下里跟她说,不该让她在朋友面前,一点面子都没有。

    “怎么你也是刚参加完中考这样的大考试,最近肯定很用功。我正好才回来,要跟奶奶商量一下你的授课情况,还需要把你的绣针取回来。

    所以,暂时,先放你三天大假!

    好好玩吧!

    不过,你回头要好好给我交代一下,你的脚伤是怎么加重的!”

    曾以柔还没有来得及欢呼,就被最后一句话给镇蔫了。

    她怎么说?

    实话实说,自己是跟关汉超他们打架,才二次受伤的吗?

    奕鸣哥刚才就对他们印象不好了,再雪上加霜,他们以后还能很好的玩耍吗?!

    关汉超和朱明亮十分有自知之明,主动说:“我们都休息好了,下午的时间还有不少,我们就早点回去准备东西了。

    早点把摊子支起来,我们也能早点心安。”

    说着两人就准备要起身离开。

    顾文韬刚才一直在深思中,听到这话,突然回神,也跟着起身,道:“你们先等一等,我有话要跟你们说。”

    两人看向顾文韬。

    顾文韬指指旁边的石桌和四个石凳,圆圆的桌子,面上刻着一个象棋的棋盘,是曾以柔爷爷早年间做的。

    这会儿,早就成了人们吃饭乘凉的地方。

    顾文韬先坐下,邀请关汉超和朱明亮坐在一旁,问道:“关老大,听你的话音,手下应该有不少的人吧?”

    关汉超也就是进门的时候,听曾以柔跟他们粗略地介绍了一下,他是她以前在石原市的同学兼朋友,现在在京都读书。

    即便是要好的同性朋友,也没有这么积极地一放假就往别人家跑的道理,更何况他们之间的距离还相隔着十万八千里,又是异性。

    要说,他们之间没有什么故事,他是打死也不相信的。

    不过,他聪明地对别人不愿意说的**,保持了沉默和视而不见。

    现在,这个人突然跟自己说话,有些突兀,倒也没有多大排斥。

    关汉超点点头,道:“是的,我手下的兄弟还算不少。你有什么事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