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灰姑娘奋斗记 > 第一百二十九章 不疯魔不成活

第一百二十九章 不疯魔不成活

    周致远迅速地趁着钱奕鸣做了一个鬼脸,立刻变得一本正经,道:“奕鸣哥说的很对,我刚才说的那些,确实是家里给做了一些安排。

    文韬的二伯是开连锁店的,在这些城市里都有分店,而且,我爸爸的几个徒弟,就在魔都,说好了,到时候会好好招待我们。

    所以,你们还真的不用把我们想的太伟大。”

    众人心里这才舒缓了一下情绪,但也都带着淡淡的失落感。

    谁不想有一个有钱有势的家庭,但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这样幸运。

    只能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地安慰自己一句:有钱人家也不一定就比他们幸福多少。

    他们这一辈没有希望成为富二代、官二代、文二代,可以让自己的子女成为呀!

    当然,这个理想对他们来说还没有在脑海里成型,毕竟他们还是孩子。

    曾以柔虽然前世去旅游过不少的地方,但听着他们说的那样充满激情,自己也多了几分想走出去的渴望。

    不过,一回头,看到曾若兰正在小卖铺的小门处跟曾若新夫妇聊的开心,心就跟着淡定下来。

    她有守护的人。

    她爱的人在哪里,她的心就在哪里。

    外边的世界再精彩,也跟自己没有多大的关系。

    这些,她前世不是已经深深体验过了吗?

    无心的人,还在探讨着生意经,外边的世界,有心的人,如顾文韬、钱奕鸣、赵彬彬都注意到曾以柔表情和视线,心里都有一丝明悟。

    只是,个人的心情,却又不一样。

    对赵彬彬而言,不过是觉得曾以柔还是一个念家的小女孩。

    对钱奕鸣而言,觉得她能守住本心,不被外来的诱惑所迷惑,这才是他最想看到的她的未来。

    对顾文韬而言,就不那么美好了。他展现出来的美好蓝图,动摇不了坚如磐石的曾以柔,那么他还能有多少的底牌去争取?

    大家都心平气和下来之后,就开始商讨最近几天的行程安排了。

    顾文韬和周致远只在古县待三天,今天已经算是一天了。

    他们两人谁都没有说,他们的下一站其实不是石原市,而是省城。

    是的,省城。

    周自珍他们一家人已经全部在五月份的时候搬到了省城,也是因为刚到新地方,房子、工作、新的人际关系都需要忙碌,才让顾文韬有空跑了一趟古县,而周自重他们却没有一个人知道,准确地说是没有人顾得上。

    这次,周自珍专门跟学校打听过了顾文韬放假的时间,打电话过去,要求他暑假无比要回省城。

    顾文韬就想着跟周自珍打个擦边球,不是说让他回省城吗?他也回,但是回去就住几天。

    周自珍要是听说了他之后的行程是由顾德诚顾家二伯给安排的,还不拱手“让人”?!

    而且,周自珍说的日期确实是学校放假的日子,学校考试完等成绩的这两三天却没有算上。

    顾文韬就趁着这个时间,先赶来了古县。为了做戏做的逼真,他还专门买了三天后京都到省城的火车票。

    他们需要在古县坐上火车,到了省城之后,等着那趟列车时间到了,他们再出车站。

    周自珍肯定会派人去接他们的,稍微有点时间偏差,他们到古县的事情就多一分暴露的可能,他冒不起这个风险。

    在他看来,这种事情必须在压三年,等曾以柔上了大学,到时候离开了省城的范围,周自珍再也鞭长莫及了,他才能放手一博。

    哎,为什么别人谈个恋爱,都简简单单,只要两心相悦就可以了,到了他这里,就要步步惊心,步步算计。

    如果,对方喜欢自己,他也能奋斗的踏实点。

    偏偏,在曾以柔的心目中,他现在真的就是一个普通不过的朋友。

    这也就算了,曾以柔的身边还一直出现优秀的男孩子,之前告白的赵林林不算,他根本没有任何胜算,曾以柔根本不会喜欢上一个还没有长大的小孩子。

    他的哥哥赵彬彬倒是一个劲敌,不知道他发现自己的心思没有,至少现在赵林林天天嚷着喜欢曾以柔,他不会跟弟弟横刀夺爱,怎么也要赵林林在南墙撞的头破血流,终于知道悔改了,他才会出手吧?!

    这,仍旧算了。

    可是,看看这次他来古县。

    曾以柔身边又多了三个优秀的男孩子。

    曾以琛不算,他是亲表弟,有血缘关系,自己说不定以后还需要讨好对方。

    关汉超和朱明亮虽然现在生活的重心一直在忙着跟自己的手下在贫困线上挣扎,但是谁能保证以后欣赏不能转化为喜欢呢?

    他想着跟他们一起做生意,除了他们又人手多的优势和渴望做事的决心,还有就是想着两人将来经常打交道,让他们在萌芽出追曾以柔的想法时,多一份顾忌和犹豫。

    哎,看看,他需要操的心真是太多了。

    周致远后来还问过他,既然追求的路这么不顺畅,有那么多阻拦,还看不到一丝的希望,他为什么还要坚持?

    顾文韬一点磕腾都没有打地说道:因为我喜欢曾以柔,这份心情,不管什么时候都不会改变。

    就像现在,他在分析着曾以柔身边的敌况,却丝毫没有退缩,看着她笑,看着她更加美丽,看着她更加自信耀眼,只觉得满心的骄傲和自豪,好像这份荣耀就是自己的一般。

    周致远说他是着魔了。

    他笑道:不疯魔不成活。

    这还是他们过年一起偷看录像的时候,看的一部电影里的经典台词。

    周致远当时还跟顾文韬暗叹:什么时候他也能像男主角一样喜欢一个人,一样东西,能够不疯魔不成活,那么他这一辈子也就足够了,没有遗憾了。

    只是他不知道,他说这话的时候,顾文韬心里浮现的人就是曾以柔。

    明明两个人的缘分十分的浅薄,相隔的距离那么的遥远,可是,他就是放不下那个人。

    有时候,他午夜梦回,浮现在脑海里的总是那一双明明单纯明媚、却又一眼万年般沧桑、对他似有千言万语、无法言喻深情的眼眸。

    他就像着魔了一般,对那个眼眸的主人爱得深,爱得切,爱得无法自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