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灰姑娘奋斗记 > 第一百三十章 子欲孝而亲不待

第一百三十章 子欲孝而亲不待

    众人都散去了。

    因为顾文韬时间紧张,现在夏天,白天天长,关汉超和朱明亮就带着顾文韬和周致远去县城里逛逛,摸摸行情。

    赵林林想跟着,赵木木也想凑个热闹,赵彬彬就需要去看着两个弟弟妹妹。

    已经人多了,就再差一两个人。

    曾以柔也拖着伤腿跟着去了,左右都在县里,她第一次住院的时候,那位偶像叔叔十分有预见性地给买的轮椅也派上了用场。

    她顺便还拉走了曾以琛,谁让他是自己弟弟呢,使唤起来方便。

    其实,她是有些怕单独跟钱奕鸣相处,被问及伤腿的事情,万一,实话实说之后,又一顿挨训,多郁闷呀!

    晚上回去,家里人多,钱奕鸣总会有所顾忌,少说她两句,不是吗?

    钱奕鸣从搬出轮椅到把人都送出门,一言都没有发。

    众人跟逃难一般就溜走了。

    周奶奶饭后在房间里小睡了一个午觉。

    听到院子里安静了,反而没有了睡意。

    看着孙子进屋开始收拾东西,就低声说道:“奕鸣,你今天这是怎么了?情绪不高,还跟吃了枪药一样,到处训人呀?”

    钱奕鸣收拾行李的动作一顿,低着头,声音没有任何波动地说道:“奶奶,你想多了。我还是老样子呀,没有什么不高兴的。”

    周奶奶早就是人精了,自家孙子这点心思都看不透,那她才是白活了呢!

    “那你怎么老是训柔柔呀?

    你还知道她刚大考完,需要休息,给她放三天假呀?

    你既然心里跟明镜一样,什么都知道,怎么会不知道,柔柔是一个很有自制力的小姑娘,你就是让她出去疯玩,她也不会去的。

    你为什么还要当着她一堆朋友的面,出声训斥她,你知道一般人听了会觉得多丢脸吗?而且,她那些朋友因为你的不喜欢,日后说不定,就会远离她。

    你说你,这么大人,这点人情世故会不知道?

    你跟我说说,你为什么要明知故犯?”

    钱奕鸣收拾着行李箱里的衣服,答非所问地说道:“奶奶,我这次会在家里待到年底才走。”

    周奶奶一下子就愣了,孙子现在大四,马上就要毕业了,这却不去学校了,是出了什么事情吗?

    立刻担心地问道:“奕鸣,这是怎么了?你可不要吓唬奶奶!奶奶可老了,不经吓了!”

    钱奕鸣怕真的吓着周奶奶,忙起身,坐到周奶奶身边,解释道:“奶奶,我没有什么事情。

    我这不是大四了吗?

    这个学期需要实习,不需要上课了。

    原本,我高中的班主任跟我联系的时候,还说,让我直接去林城一中去实习,毕业以后,说不定就直接分配到那里去教书了。

    只是,我想着,既然我要读研究生,以后毕业了就不太可能回林城一中教书了,那么去那里实习,就没有多大的意义。

    还不如,我去县一中去问问,这个学期就在一中教教高一。

    高一的课程轻松一些,我也可以多留点时间学习,备考。

    而且,这样,也可以离家进,多陪陪你。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孝而亲不待。

    我高中开始就在外边读书,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好好陪着你老人家了。日后,我考上研究生,学习工作忙碌又一时定不下来,更加没有时间陪你。

    趁着这段时间,多孝敬孝敬你,比什么都重要。

    奶奶,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周奶奶被说的满心都是感动,眼圈一下子都红了。

    她这辈子没有享受过儿子几天的孝顺,倒是老了,在孙子身上,得到了最大的亲情。

    得,她这一辈子再辛苦,也是值得的。

    周奶奶握紧钱奕鸣的手,有些哽咽地说道:“好,好,好!

    你能想着奶奶,多陪陪奶奶,我就知足了,什么遗憾也没有了。”

    钱奕鸣说出这件事,是为了让奶奶高兴的,可是听着她都说出“什么遗憾都没有了”,他心里就跟着也悲凉了起来。

    他之前,确实是忙着学业和挣钱,忽略了奶奶。

    她是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了,他不能再失去了,他也失去不起。

    钱奕鸣反手握紧周奶奶的手,已经大了她一圈的坚实温暖的手包裹着一双满是皱纹的苍老的小手,像是要把生命都给留住一般紧紧握着,道:“奶奶,你忘记之前跟我说过的话了吗?你还没有看到孙媳妇,没有给我照看你的重孙子,看着他长大成人,我们还没有四世同堂,怎么能说出这样丧气的话呢?

    我们的时间还很长,你还要活到九十九,看着我都长出白发。

    这是我们的约定,好不好!”

    傻孩子,这世上,有几个老人真能活到九十九,不成了老妖精了吗?

    可是,这些话,到了周奶奶嘴边,又咽了下去。

    孙子这是在担心自己。

    她何必非要再在伤口上撒盐呢?

    她能做的就是努力地好好地健康地活着,就够了。

    周奶奶眨眨眼,眨去那份酸涩,转移着注意力,道:“对了,你刚才说你要到县一中教书,还只是你的想法,没有去问过,不确定呢?你可不要给奶奶我夸下海口了,到最后临了,没把事情办好,白让我开心啊!”

    钱奕鸣自信地说道:“看奶奶你说的,你孙子我可是高材生,当年临城市一中的状元靠近的京都师大。

    就凭这份成绩,来给它一个县一中教书,跟本就是大材小用,他们还有拒绝的道理不成?”

    “吹,你就吹吧!

    哎,我以前怎么就没有发现,我孙子还是一个吹牛大王呀?

    我看,你到时候把舌头吹闪了,该怎么办!”周奶奶被逗得乐了,笑嘻嘻地调侃着孙子。

    钱奕鸣拍拍胸脯,道:“你不看看我是谁的孙子!这么优秀,谁敢小看!”

    周奶奶还待多教训他两句,门口已经有她的老伙计们在叫她出去了。

    周奶奶跟着老伙伴们走了好一段路,才反应过来,自己被孙子给摆了一道,这是转移话题,根本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