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灰姑娘奋斗记 > 第一百三十二章 平等

第一百三十二章 平等

    一行人出了国营书店之后,曾以柔让顾文韬推着轮椅,两人落在后面。

    曾以柔想着刚才看到顾文韬那失落和不安的表情,心就软得跟棉花糖一般。

    说好的让彼此都重新开始,不再谈恋爱,可是到头来,她仍旧是时刻在意着他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

    唯一与前世不同的是,前世,他就是她世界的唯一,她失去他,世界就成了灰色,感情就此沉寂,没有了光彩。

    今生,才半年的时间,她的世界已经充满了各种色彩,相依为命的亲情、亲密无间的友情、甚至糟糕透顶的同学情,都在她的生活中洒满了亮点和记忆。

    爱情,相反,已经变得不再那么如生命般沉重、如空气般必须。

    她想守护的就是现在这份单纯的平凡。

    所以,她早就做出了选择,不是吗?

    对不起了,顾文韬!

    现在,她唯一能做的就是不让他太过难过,他应该是阳光的、自信的、帅气的男生,不应该因为她的特别存在而改变。

    她给不了他想要的,至少,让他还拥有自我。

    “文韬,对不起!

    我知道,自己刚才在书店,说的话有些重了,真的很抱歉。

    你明明是好意,我却这样不识好歹。

    可是,文韬,我们是朋友。

    就像《简爱》中,简说的那段话:我们两人已经穿越了坟墓,站在上帝的脚下,我们是平等的。

    文韬,我希望我们的关系也是平等的,而不是一方施舍,一方被怜悯。

    如果一直这个样子,我们还不如,从来都不认识的好。”

    “我的行为,对你来说,只是一种施舍吗?

    我的感情,你真的能视而不见吗?

    你明知道,我对你不是什么狗屁怜悯!

    你为什么还要说这样的话来伤害我?”

    顾文韬刚刚才平复下来的兴趣,一下子更加痛斥心扉起来,真想把自己已经伤痕累累的心,抛出来,捧到她面前,让她看看。

    曾以柔刹住了轮椅,转过来,仰头看向顾文韬,道:“文韬,就是因为太懂你了,所以,我给不了你所想要的,才更加觉得内疚。

    你对我的每一点一滴的好,对我来说,都跟千斤重的石头一般,压在我的心头,快要让我无法呼吸了。

    我只是不想让我们之间,因为这些你所谓的好意,强加的金钱关系,最后变了味道,失去了它本来的面目。

    文韬,我说过,我们是朋友。

    你对我的好,我记在心里。

    可是,你想过什么才是真正对我的好吗?

    不是不停地买学习资料,不是不停地买什么礼物,不是一遍一遍让我记住你的感情和付出。

    我希望我们之间能够更加简单一些,更加轻松一些。

    我更希望站着我面前的顾文韬不是这样一个委曲求全,而是自信骄傲、永远闪着耀眼光彩的人。

    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我希望你做你自己,只有你先做好了自己,别人才会看到你的优点,才会更加为你折服。”

    顾文韬渐渐冷静了下来,半蹲在曾以柔面前,良久,才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你是想说,让我不要太刻意讨好你,为此一直用金钱累积起来的情谊,不牢靠,你也不喜欢。

    你还想说,不希望我因为喜欢你,而忘记了我自己,我首先要做的是做好我自己。

    对不对?”

    曾以柔长舒了一口气,笑眯着眼睛,道:“你总算是明白我的意思了。

    我现在不可能回应你的感情,应该说,我现在回应不了任何人的感情,所以,我们做朋友,就刚刚好。你上次来古县的时候,我说的那些话,并不是一时的心血来潮,而是真的那么想的。

    而且,文韬,你发现了没有,今天中午大家在一起聊天的时候,听到你说的那些计划、那些远见,大家看你的目光都带着憧憬和崇拜。

    那才是你该有的风采,你应该有的样子,而不是刚才在书店,小心翼翼地看着我的眼色,试探着我的意思,那样卑微的样子。

    那样的你,只会让我内疚和不安。

    如果,将来,我真的要选择一份感情,去爱一个人,必须,在精神上,在灵魂面前,我们是平等的,双方有一个太过于卑微,爱情都无法长久。”

    就像前世,她就像现在的顾文韬,在爱情面前太过于卑微,太过于小心翼翼,太过于看重,束缚了彼此,也伤害了爱他们的人。

    虽然,今生这种角色互换了,但是,她一点都没有开心的感觉,只有深刻的反思和抗拒。

    她重生了,想要过的生活,就是处处都是阳光和爱,把那些阴冷的卑微和不平,统统都扫除。

    “谢谢你,以柔!”

    顾文韬虽然心里有淡淡的失落,但是更多的却是透亮和安定。

    之前,周致远就说过,他对这份感情的态度不多,可以痴迷,但是不该低声下气。他没有做错什么,她也没有趾高气昂地要求什么,他为什么要把感情的事情变得如此沉重?

    爱情,让人回忆起来的时候,不是应该更多的是欢喜和笑容吗?

    他一开始就用错了方法和态度。

    他庆幸,他们之间的时间和机会还很多,他们之间的路还很长。

    他相信,等她下次再见到自己的时候,一定重新变回那个自信、潇洒的自己。

    曾以柔微歪着脑袋,轻笑道:“我们快走吧,不然,就赶不上大家了!”

    “好!”顾文韬爽快的喊道,大步推着曾以柔赶上在前面磨蹭着走的众人。

    他们一过去,曾以琛就瞪了一眼顾文韬,强行接过了轮椅,不让他再推了。这人在他眼皮子底下就挖人墙角,太明目张胆了。

    顾文韬摸摸鼻子,对未来的堂小舅子没有办法,笑笑,走开了。

    赵木木则偷偷摸摸地蹭到曾以柔跟前,看看前面,小声地问道:“姐姐,这个姓顾的是不是喜欢你呀?刚才你们在后面说什么了?是不是他跟你告白了?哎,真是太胆子大了,我们家赵林林只敢写封情书,以后该怎么办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