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灰姑娘奋斗记 > 第一百三十三章 裙子

第一百三十三章 裙子

    曾以柔无语地翻了一个白眼,道:“什么怎么办?”

    赵木木怕曾以柔听不懂,还认真地解释道:“当然是这么厉害的情敌,一下子就把他甩了十八条街,追你的路,不是更难了吗?

    哎,我还想着以后让你跟我成一家人呢,看来,这条路,那什么来着,听我大哥说的什么慢兮?”

    “路漫漫其修远兮!”曾以琛在旁边都听不下去了,补充道。

    赵木木拍拍手,惊喜地欢呼道:“对,就是这么说的!不过,这话听着好听,到底是什么意思呀?又是慢又是远的,慢着走,路当然远了!姐姐,你说我的对不对?”

    大家都走的近,赵木木又没有压低声音,原本还为她前面的发问而尴尬,现在只剩下哄堂大笑了。

    大家很快就到了县一中门口。

    古县一中就在市区,两边的街道都是商铺,书店、饭店、文具店、小卖铺之类的小门面挤得满当当的。

    他们从一边挨着往另外一边走着。

    先是一个卖资料的书店。他们进去看了一下,因为这里的侧重点不同,倒是比刚才国营书店里的学习资料还要多很多,书店两排的书架上都是满当当的图书和试卷。

    顾文韬和周致远对这个就熟悉了,进门直接翻起了资料。

    因为时间紧,他们就是大概翻了几套资料中的一科,又看了一下书店最里面的那个书架上摆着用来租的书。

    这个年代,还没有网络小说,主要的就是tw那边传过来的言情武侠小说,什么琼阿姨呀、舒阿姨呀之类的言情主打,外加不知名的小黄本,武侠界的就是什么四大天王、三剑客、金、梁、温等。

    男生在书店里看书,曾以柔坐着轮椅,进店门不方便,就跟赵木木在门口看着铁门上挂着的各种贺卡呀、书签呀之类的小东西。

    突然就有声音在她们身后响起来。

    “哎,木木,你怎么在这里呀?你身边这是谁?怎么坐着轮椅呀?腿骨折了吗?”

    两人回过头去,才发现是程可馨和李采薇,说话的就是程可馨。

    赵木木乖巧地跟两人打着招呼,道:“可馨姐,采薇姐,你们好!

    这是我以柔姐姐,上次赶集,我们见过的。”

    曾以柔心里吐糟了半天,她们岂止是在赶集的时候见过,还在医院见过自己坐轮椅的样子呢!真是的,上次都打过招呼了,把她的名字都能叫出来了,现在又来装什么不认识,有意思吗?不觉得尴尬吗?

    真搞不明白这些人心里在想什么呢!

    曾以柔恶作剧地说道:“程姐姐,我们上次才在医院见过面的,你忘记了吗?”

    只差指着鼻子说,你记性不好吗?见了两次面,还在装不认识。

    赵木木人小,不懂其中的弯弯道道,天真的问道:“姐姐,你和可馨姐在医院还见过?真巧呀,我们也去了医院,都没有碰到哎!”

    李采薇无声地看向程可馨。

    程可馨心里恨的咬牙切齿,面上却如沐春风地说道:“我倒是谁呢,刚才轮椅挡着都没有看到人,原来是以柔呀!你的脚怎么还没有好呀?不是听说只是轻伤,没有骨折吗?这都过去快两个月了,还没有好!”

    谈起这个二次受伤的问题嘛,曾以柔和赵木木都只是装傻地“哈哈”笑了一句。

    曾以柔心说,我的脚伤是轻伤,没有骨折,你都知道的这么清楚,这是难为程可馨了。说不定,她连自己二次受伤的事情都了解清清楚楚,心里还不知道怎么在编排自己呢!

    李采薇倒是在一旁关心地说道:“轻伤也要小心些,毕竟是脚上的,留下后遗症,那可是一辈子的事情。”

    曾以柔现在面对李采薇已经十分淡定了,微笑着,道:“谢谢了,我会小心的。正好现在放暑假了,在家好好养伤。”

    赵木木看看这个,看看那个,总觉得气氛别扭,便道:“采薇姐姐,你和可馨姐姐怎么在这里呀?今天不是学校休息嘛?”

    程可馨扬扬下巴,骄傲地说道:“我们家后天要去省城亲戚家,采薇今天陪我上街买点东西。

    听说供销社新进了一批裙子,特别好看,当然价格也挺贵的,我妈妈让我去试一试,要是觉得合适,就买两件穿穿。

    怎么说也是要去省城那样的大地方,不能给家里丢了脸。

    这不,就挑中一件裙子,你看,好看不好看?”

    说着,程可馨就抬起手,打开了手中的塑料袋,让她们分享自己的新衣服。

    真是巧的不能再巧了,也是一条碎花的裙子,赵木木眼尖,一眼就看出裙子的领子和袖子跟曾以柔的一模一样。

    曾以柔中午在家吃火锅,嫌裙子麻烦,怕溅上油点点,到时候不好洗,一件新衣服就给报废了,所以,又换回了自己的衬衣裤子。

    呵呵,幸亏没有穿出来,不然,这样明明晃晃的撞衫,程可馨非把好容易看上的衣服给退了不行,即便是不退,以后肯定也不会再穿了。

    赵木木当即就眼睛一亮,要把事情真相揭穿,曾以柔手快地拉了她一把,抢在她前头,问道:“裙子一看就挺漂亮的,一定也很贵吧?程姐姐你眼光真好!”

    赵木木不明所以地看着曾以柔,倒是没有再说话。

    程可馨觉得脸上有光,继续仰着下巴,道:“可不是,我跟你们说,这么一件裙子就六十八块钱呢!这么贵,真不是一般人能舍得买的。”

    这回,曾以柔也无语了。

    他们过去的时候,要价才五十八块钱,怎么才几个小时的功夫,就涨到六十八块钱了呢?

    他们说的是一条裙子嘛?

    赵木木也疑惑了,又探头看了一眼那条裙子,明明连花色都一样,怎么会看错了呢?

    “这条裙子怎么这么贵呀?”

    赵木木把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当然,她选择性地没有把自己看到的标价说出来,万一他们说漏了嘴,给他们打折的营业员阿姨不是要遭殃嘛?他们家卖豆腐,她还是知道这些道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