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灰姑娘奋斗记 > 第一百三十六章 找人

第一百三十六章 找人

    之后的时间,因为有外人在,他们也不方便专门在书店里闲逛,有些事情,还是低调的为好。

    一行人打打闹闹,就当一次普通的逛街了。

    在学校门口,总是有许多的小吃,还都特别好吃。这就跟一个惯性一样。

    时间正好五六点,为数不多的几个小摊位都出来了。

    关汉超他们介绍说,今天学校放假,很多的摊位都没有出,学校上课的时候,就多了,特别是早餐。

    这个时候,在古县读书,不管是小学,还是初中、高中都是要上早自习的,也就是每天早晨六点就开始上课,有些学校则是六点做早操。

    早自习之后就是一个小时吃早饭的时间,能赶回家的回家吃饭,住校生和不回家的学生,不是在食堂吃饭,就是在校门口的小摊位上买吃的。

    这个时候的早餐不管是什么,都很便宜的,一块钱就能吃饱。

    午饭和晚饭,饭量小的女生,甚至有时候只要五毛钱就可以吃饱。

    他们如数家珍地介绍着哪个饭店的早饭好吃,午饭、晚饭又都有些什么可吃的。

    朱明亮也说了,等下个学期,他们作为学长,一定带她好好去品尝一下这些美味。

    曾以柔听得入神,这就是她未来要生活三年的地方,她都可以想象得出该有怎样的光景,该怎么精彩。

    程可馨在一旁听的脸黑的装都装不下去,她跟他们从小就认识,平日里还处的不错,也没有见他们这么热情,说是要带自己吃什么早饭的。

    当然,她家里的条件在那里摆着,根本不会吃这些垃圾食品,卫生没有保证,谁知道哪天吃了就会拉肚子。

    对,就让他们使劲地吃吧,吃得都去拉肚子,才让人解气!

    曾以柔站在古县一中的校门口,看着简单的几根水泥柱子拼成的大门,用钢丝网做的门,门上面竖着“古县一中”四个大字。

    简陋的大门一点都没有石原市一中的气派和庄严,但是,却第一次让她充满了期待。

    赵彬彬看出了她对里面的向往,主动问她要不要进去看看,跟门外说一声,就可以了。

    曾以柔却摇了摇头,道:“不用了。让我把这份期待好好地保存吧,等我考上它,再用一中学生的身份,堂堂正正地进去。”

    程可馨心里不以为意,面上却一点用不显,道:“县一中不是那么好考的!我真心的祝愿你考出好成绩,我们在这里等着你!”

    曾以柔歪头看着程可馨。

    她前世怎么那么蠢呢?

    会在这样一个高傲自大到都不屑于掩藏自己内心真实想法的女人身上,跌那么大的跟头,让自己的生活一团糟到失去所有呢?!

    果然,当站在局外,再去看局里的人,才能看清楚所有的真相。

    现在,才明白,还不太晚!

    她真的很幸运。

    曾以柔忽然灿烂地笑道:“谢谢,谢谢你的祝福!”

    程可馨假笑定在脸上,都不知道该如何切换表情了。

    这个女孩是不是脑袋傻掉了,听不出自己话里的言外之意吗?

    就这智商,还想考古县一中,简直是做梦!

    时间过的很快,嘻嘻闹闹中,太阳就下山了。

    大家纷纷告别。

    曾以琛推着曾以柔,身边跟着顾文韬、周致远,有说有笑地走了。

    赵彬彬三兄妹跟关汉超、朱明亮、李采薇浩浩荡荡地走了。

    只剩下了程可馨一个人,显得孤零零的。

    他们回家的时候,曾若兰已经把饭都做好了,曾若新和李春华帮着一起做的,他们等着大家回来,要跟曾以琛一起回曾家庄。

    这样的话,家里不用收拾,顾文韬和周致远就可以直接住在曾以琛住的房间,也就是以前曾以柔的房间。

    顾文韬觉得这个幸福来得太突然了,搬行李进去的时候,头还晕乎乎的,尽管,曾以柔早就把自己的私人东西都搬了出去,里面已经一点都没有她的气息了。

    钱奕鸣站在院子里,看着顾文韬他们进房间,拳头握得紧紧的,青筋都冒了出来。

    听着屋里的说话声,霍地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夜,就这样拉开了夜幕。

    第二天上午,关汉超和朱明亮来找顾文韬,一起再去看看其他学校的书店逛了逛,中午就在外边吃饭,下午去关汉超家里商量开书店的事情。

    曾以柔也想去的,但是,他们多是跑腿的事情,带着她,总是不方便。

    关汉超邀请她下午去他家,也被她拒绝了,他们都是有事要商量,她一个女生,去了也无聊。

    关汉超可不会轻易放弃她这个劳动力。

    朱明亮按照之前曾以柔给的意见,去书店找了一本川菜菜谱,让她研究研究,列出需要准备的东西和要参考的菜谱,到时候他们一起做着吃。

    前世,曾以柔一个人在家也会做一些饭菜,不过一个人的饭菜都太简单了,煮一次粥,她都可以喝两天的,因为她每天只有晚上的时间会在家里,还经常已经在外边已经吃过饭了。

    所以,她也不经常做饭。

    等顾文韬他们出去,她干脆就拿着菜谱,去前面的小卖铺找曾若兰商量去了,她觉得她妈妈做了这么多年的饭,一定比自己要懂行多了。

    周奶奶今天也没什么事情,在大门前的石头上跟一群老太太们聊天,听着母女两人在门口的聊天内容,都笑了。

    曾以柔好奇地问周奶奶,道:“奶奶,你们笑什么呀?”

    周奶奶抬手遮住已经很耀眼的阳光,道:“书本上能有什么好吃的呀?你们想做真正的川菜,直接找一个四川人问问不就是知道了吗?”

    曾以柔也发现自己的思维被后世给束缚了,毕竟,二十多年后,回做饭的青年人,还做的很好吃的青年人实在是不多了。

    但是,在这个年代,随便一个女人,拉出来,要说她不会做饭,那是根本嫁不出去的。

    很多女人没有出嫁的时候,在家里就开始做各种家务,做饭更是随手拈来,像曾若兰这样惯着曾以柔,不太让给她进厨房的妈妈都不多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