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灰姑娘奋斗记 > 第一百四十五章 入股

第一百四十五章 入股

    提议是他提出来,自然早就在脑海里有了清晰的思路。

    钱奕鸣淡定地解释道:“这有什么难的!现在流行一种公司的形式,叫做股份制,就是按照出资多少,分成若干股份。到时候,分红、重大决议、承担的责任,都可以按照各自股份的多少来决定。

    更加详细的股份制,我到时候可以给你们借两本这方面的书籍看看。

    你们日后要走的路很长,肯定需要这些专业知识,就连你们之前决定要做的小吃摊位,我都建议你们想好日后该怎么管理。

    人心,是经不住时间和金钱考验的。

    要想把事业做的更大更持久,必须要有一个合理的规章制度和行为准则。

    这是我对你们所有人的建议。”

    顾文韬神色复杂地看向钱奕鸣,一个学数学的,却跨界讲管理,是不是太多才了?

    关汉超、朱明亮他们则纷纷点着头,脸上的喜色,掩都掩不住。

    最后,他们都没有心情再在这里坐着了,晚上顾文韬他们就要坐火车离开了,如果能在他走之前,他们能定下初步的方案,就可以行动了,租房的事情,至少就需要近期定下来。

    现在的通讯方式太过落后了,一个长途电话一分钟一块多钱,写信也要十天半个月才能收到,交流起来太麻烦,说不清不说,还耽误时间。

    完全不像二十多年后,人手一部手机,连个网络,随时随地,视频通话,什么都可以搞定。

    他们走之前,还拉了曾以柔、钱奕鸣和赵彬彬,简单说了他们要开在一中门口开书店的事情,方案也简单地说了一下,问他们要不要入伙,让他们尽快跟家里人商量一下,晚上六点之前,他们再在这里集合,把具体的金额定下来,如果差距跟他们合计的不大,开书店的事情就定下来,准备租店的事情。

    至于以后书店经营人手问题,那是完全没有任何问题,他们手里一大帮的闲人。

    赵林林激动地拉着赵彬彬的手,略显结巴地说道:“哥,我要入股!我要把我的储钱罐砸了!”

    赵木木撇撇嘴,不屑地说道:“我说,二哥,你储钱罐里的钱怕是都没有我的私房钱多吧?你确定,你那点钱拿出来,好意思见人?”

    赵林林脸立刻黑了,张张嘴,想反驳,转念想到自己的储钱罐确实没有多少钱,唯有的几次存的零钱,还被他用赵木木的发卡给抠了出来,着实不好意思拿出来丢人现眼。

    憋的脸都红了,半天才蹦出一句:“我可以找爸妈借我点,我也想当老板!”

    赵木木掐着腰,恨铁不成钢地说道:“你想借钱,我也想借钱,大哥也想借钱,那老爸老妈到时候给借给谁钱呀?”

    赵林林心大地说道:“那我们三个都借不就行了!反正,借给我们谁不一样呀?

    不过,我说木木,你人小,心可不小呀!

    也心动了,想当小老板?”

    曾以柔笑看着他们打闹,解释道:“不是老板,是股东!而且股东是不直接管事的,跟管理人员职责都是分开的。”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钱奕鸣、顾文韬等人或明或暗地都扫过一道探求的目光。

    赵木木则直接,立刻换了崇拜的对象,道:“姐姐,姐姐,你也知道这什么股呀?你真是太厉害了!”

    曾以柔心里一呼腾,心说,她也没有说什么让人误会的话语吧?!

    忙补救道:“我只是以前听别人聊天说起过,也是云里雾里,不大清楚怎么回事,只知道这就跟学数学一样,分母是大家出钱的总额,分子是我们各自出的钱,得出的数字就是各自的份额。

    你们看,很简单的一件事情嘛!”

    赵木木眼睛已经变成了星星,崇拜地说道:“姐姐,你还是十分厉害!我也听奕鸣大哥说了半天,可是,我就没有听出这个什么股是什么意思,怎么计算。

    你却一下子就什么都明白了,还解释的我都听明白了。

    我怎么觉得你比奕鸣大哥还厉害呀!”

    曾以柔心里尴尬地呵呵一声。

    这种事情,在二十多年后不是常识吗?就是不开公司,也明白股东、股份说的是什么意思,开一个公司,就来一个股份制,遍地都是的东西,真不稀罕。

    是她忽略了,现在大家还都吃着大锅饭,企业改革还没有开始,想想几年后的国企改革,到处都是下岗职工,心里不由闷闷的。

    可惜,她只是一个小人物,没有那么大的能力去改变整个时代,也没有那个想法。

    她只想守好小家就可以了!

    甩开脑子里突然冒出的莫名其妙的感伤,回头就看大家盯着自己看。

    她摸摸脸,看看自己的衣服,没有什么不对的呀!

    “怎么了?你们怎么这么看着我?我刚才吃饭吃到脸上去了吗?”

    关汉超替大家说出了心声,道:“我们在等着你继续说点这个股份制的事情呀!

    你比我们都要熟悉这件事,多听听你的话,比枯燥的书籍有用的多。”

    她哪里有那么厉害了?!

    前世,她不过是一个初中毕业的文化水平,虽然最后买了一个中专的文凭,又自考了一个大专的,但那些知识大多数都是囫囵吞枣,时间过去那么久,早就不知道忘在哪个角落里。

    现在这点非专业的解释都是跟挤牙膏一般挤出来的,再多的墨水她是再也倒不出来了。

    曾以柔忙摆着手,急忙解释道:“没有了,真的没有了!我

    我也就是跟我妈妈坐火车的时候,闲着无聊,听旁边坐着的叔叔们讲起这件事,听的认真了些。

    也就是记得这么点东西了,再多,我真不知道了!

    俗话说,术业有专攻。

    我一个初中生,哪里懂那些专业性的管理知识,你们还是好好地听我奕鸣哥的话,老老实实去书里找你们的黄金屋去吧!”

    钱奕鸣和顾文韬在心里莫名地松了一口气。

    关汉超、朱明亮他们则略显失望,是他们太着急了,总想着一次吃成大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