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灰姑娘奋斗记 > 第一百四十六章 火车

第一百四十六章 火车

    时间紧张,大家都回去搬救兵了,就连赵彬彬这个好学生也跟逃课回家去了,说是,唯恐弟弟妹妹人小言轻,又解释不清楚。

    大家都心里明白是怎么回事,嘿嘿笑一声,什么也没有说。

    顾文韬和周致远跑出去找公用电话,也去找家人去了。

    曾以柔转身兴奋地去找曾若兰说这件事去了。

    曾若兰看着女儿兴致勃勃地想要做点事情,十分支持地说道:“除了你平白得来的那三千块钱,我再给你三千,顺便把买冰柜的钱也拿去用,我给凑个整数,算上八千块钱在,怎么样?”

    有一个太支持自己的妈妈也是头疼。

    曾以柔可是一直想让曾若兰买冰柜的,现在为了给书店凑钱,要把冰柜给没有了,她怎么都觉得不划算呀!

    她都习惯家里有冰箱用了,现在家里多了的饭菜食品都没地方放,看着怪可惜的。

    当然家里这个时候买冰箱不实用,那是为了自己家方便的。

    将就着买一个冰柜,一边卖点东西,挣点小钱,一边吃点冻成冰疙瘩的东西,也是可以忍受的。

    “妈妈,六千就可以了。冰柜,我们还是买上吧!

    说句实话吧,我觉得那买冰柜的钱,卖冰棍比开始书店要回收的快。

    主要是,我们一下子拿出那么多的钱,让别人多有压力呀?

    万一,喧宾夺主了,可就不好了!”

    曾若兰也没有强求。

    不过,她比曾以柔更看好这帮孩子们要开的书店。

    如果书店不挣钱,在学校门口,怎么一个书店接着一个书店的开,大家都是傻子吗?

    以她多年开小卖铺的经验,光是他们计划的卖文具的一项,就足够他们盈利的了。

    “我们先不着急下结论。你不是说,等会儿,你的那些朋友还要过来吗?

    我们听了别人都能出多少钱,再决定我们出多少,你说怎么样?”

    曾以柔皱皱鼻头,勉为其难地答应了。

    没想到晚上的结果,十分让人意外。

    顾文韬和周致远出资一人一万五,两人三万元。关汉超、朱明亮、赵家三兄弟一人一万,一共三万。

    曾以柔这边拗不过曾若兰,还是出了八千块钱。

    钱奕鸣在一旁看着,给填了一个彩头,两千块钱,给他们凑一个整数。

    曾以柔在一旁听的眼睛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乖乖,怎么她身边都是土豪呀?

    在这个物质还不是十分丰富的年代,这些人一出手就是一万一万的,存心是要让她的小心脏受不了呀!

    顾文韬等人则兴奋地顿时欢呼了起来,他们现在可算是守着一笔巨款了,够他们的书店开的足够豪华,让人耳目一新。

    顾文韬和周致远这次出去主要任务就是购书,关汉超和朱明亮则是尽快把店面租下来,而我们剩下的人,则帮忙店铺装潢起来。

    到时候,书一到,就可以开业。

    可想而知,这个暑假有的忙了。

    曾以柔偷偷地看了一眼坐在一旁悠闲地喝白开水的钱奕鸣,心里想着,也不知他会不会又生气。

    什么女人心,海底针呀!

    男子的心比海底针还要深!

    都不知道,他为什么才过了一两个月,就变得如此喜怒无常了,太让人费解了!

    顾文韬和周致远早早收拾好行李,带着曾若兰准备的简单吃食,由关汉超和朱明亮骑自行车送去火车站了。

    他们现在做的这趟火车是邻省省会到省省会的短途火车,路过古县。

    上次他们来古县做的火车是从京都到石原市的。

    要想从京都到省会,只能做另外一趟直达的火车。

    而这趟直达省会的火车在上午九点多钟,他们坐现在这趟火车到省会时间是凌晨,在车站等几个小时,再到了九点多出站就可以了。

    火车票他们都是预先买好了的,这趟短途车他们也直接买了从起始站到省城的通票,不然,就买不上卧铺票。

    要在火车上待一夜,不睡会儿,明天没精神,肯定很难熬的。

    月台上,火车的鸣笛声从很远的地方传来,等车的人,随着车站的工作人员站好,等着上车。

    等火车缓缓驶进月台时,火车站进站口的一阵喧哗声,不过大家都着急地准备上车,喧哗声又很快被火车轰隆隆的声音说掩盖,所以,并没有在意。

    火车只在古县停留五分钟,开了两个车厢门。

    顾文韬他们要到卧铺车厢,在火车的前面一个车厢门上的车。

    现在虽然不是坐火车的高峰期,但是这趟车仍旧人满为患,走道里都是大件的行李。

    顾文韬、周致远两人庆幸自己拿的行李不多,等车开了,他们才在众多人腿和行李间艰难地往硬卧的车厢挪过去。

    在硬卧和硬座车厢相接的地方,他们出示了自己的车票,列车员这才打开门,让他们通过。

    只是跟在他们身后一起过来的人却不乐意,跟列车员直嚷嚷道:“我们在一个车站上的车,为什么他们就可以买卧铺票,我们想买票,你却跟我们说没有票了?”

    列车员十分有耐心地解释道:“同志,人家那是在起始站就买好了卧铺票,不是我们卖给他们的。”

    那女人不依不饶地说道:“不行,我们不信!谁知道你们是不是在其中收了什么小费,故意卖给他们的?让他们把票拿出来,让我们看看!

    如果真是从始发站的票,我无法可说,转身就走!

    不然,我就要投诉你们私下交易,扰乱秩序。”

    顾文韬、周致远头都没有回,就要跨过包厢门。他们问心无愧,才不会跟这种无理取闹的人胡搅蛮缠。

    列车员却是有些为难,叫住了两人,道:“两位小同学,你们看,这事情给闹成这样,你们就把票给他们看看吧?就算是帮我们一个忙了,拜托了!”

    两人站住,这才回头看过去。

    十分不凑巧,他们竟然碰到熟人了。

    刚才上车的时候没有注意,往这边走的时候,一直注意着脚下,都不知道身后跟着的人,竟然是跟他们有两面之缘的程可馨一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