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灰姑娘奋斗记 > 第一百四十七章 偶遇

第一百四十七章 偶遇

    不是他们记性好,实在是程可馨这人太奇葩,让他们不想记住都必须要记住,特别是她还买了一条跟曾以柔一样的裙子,跟他们炫耀有多贵,多厉害。

    这样的井底之蛙,如此高调,平日里他们都是很少见到的。

    再抬头去看刚才嚷着说他们私下交易的女人,长得小眼睛,大圆脸庞,明明很喜庆的一种脸型,却要摆出一副趾高气昂、不可一世的样子,硬生生地给人一种画虎不成反成猫的怪异感。

    男人则一脸冷清,像世外高人般,没有言语,也没有看过来,不知道是在嫌弃女人的自以为是,还是更加清高、目中无人。

    好吧,遇到这么一家奇葩,也是真够倒霉的了。

    国人到哪里都不缺看热闹的,特别是在火车上,空间狭小,人员众多,现在快要到休息时间了,本就人闲,自然站着看热闹不怕腰疼。

    他们这一回头的功夫,已经有人在后面跟着起哄,道:“这位女同志说的对!一定给大家都看看!我们也怀疑他们跟列车员有内幕交易!”

    “就是,就是,我们刚才也说要加钱买张卧铺票的,可是他们只说没有空位置。现在,怎么就有位置了?我们不相信有人这么傻,为了一个卧铺,就花那么多冤枉钱买什么通票。”

    程可馨的妈妈黄燕再次扬了扬下巴。

    顾文韬面一冷。

    这是欺负他们还是孩子吧?

    是不是他们不看到票,不死心,还要把他们赶下火车呀?

    真以为他们是软柿子呀?

    “你们有意见,可以直接跟列车员反应,要举报,要投诉,都随意!

    我们花自己的钱,买自己的票,还需要跟你报备?!

    你真以为自己有多大的脸面,是什么人物,需要别人照着你的意思来办了?

    什么玩意儿!”

    说完,就要抬步继续走。

    黄燕怒了,这么多年,她还没有被人这样瞧不起过,就是他们单位的领导,知道她身后的人也要礼让三分。

    “你给我站住!”

    说话间,黄燕凭着自己高壮的身体,一个大步,撞开列车员,就去来抓顾文韬的衣服。

    顾文韬马上就上高二了,尽管男孩子发育比较迟,还没有彻底张开,但是现在的身高也有一米七二,只是看过去有些单薄而已,却不是瘦弱。

    顾文韬一个甩臂,就打开了黄燕的手。

    周致远眼睛一眯,在一旁甩了一下背上的旅行包,正好撞上后退一步的黄燕后背。

    穿着高跟鞋的黄燕被这一前一后两次意外的加急,随着列车的一个晃动,踉跄地栽到了列车厢上。

    “啊!”一声尖叫在车厢里回荡着。

    黄燕的脚,随着细长的高跟鞋,歪了。

    车厢里一阵安静,只有黄燕疼痛的尖叫声。

    程可馨是第一次坐火车,还没有新鲜过来,再被人群阻隔,也是在车厢这里,因为黄燕要检票,所以,才注意到对面的人是顾文韬的。

    还没有等她想好该怎么说,这边的场景已经无法收拾了。

    程可馨推开站在旁边的程志斌,赶忙扶住快滑落在地上的黄燕,担心地问道:“妈妈,妈妈,你怎么了?”

    车厢另外一边的人可能没有看清楚,但是顾文韬就站在旁边,自然注意到了周致远的小动作,怕再有什么意外,从包里掏出了他们两人的车票,让附近的乘客看了看。

    “大家现在看到了吧?

    我们的车票确实是从始发站买的通票,是卧铺票。

    这位大婶,你刚才可是说了的,如果真是从始发站的票,你无法可说,转身就走!

    现在,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如果没话可说了,我们便不陪你在这里当小丑了!”

    说完,一把拉住还有些愣神的周致远,就要离开。

    黄燕的脚这次是真的伤的不轻,说话间都肿了起来,她疼的都说不出话来了。

    程可馨心疼的满脸泪水,听了顾文韬的话,怒不可遏,霍地站起身,抬手狠狠地摸了一把眼泪,愤怒地说道:“我妈妈都伤成这样了,你们还想一走了之?”

    顾文韬扭头,面无表情地说道:“你妈妈受伤,跟我们有什么关系?是我们让她过来抓我们的吗?她刚才气势汹汹的时候,可没见你这样义正严辞地站出来为我们说句话!

    怎么,现在你们这没事找事的肇事者自己没有注意受伤了,就有理由说自己是弱者,赖上我们这些无辜的人吗?

    是不是你们一家人都觉得我们好欺负?”

    顾文韬说着转身,面向车厢,高声说道:“大家刚才都看到了吧!是这个大婶要来打我们,自己穿着高跟鞋,没有站稳,才不小心崴了脚的。

    还有,我和我同学还都是未成年人,还未满十八周岁,这位大婶在大庭广众之下,公然欺负我们这些孩子,请问,公道何在,天理何在?

    这位女同学,现在是你妈妈故意伤害未成年人未遂,如果,你们非要跟我们执意闹下去,我们也不怕。

    即便是打官司,也没有我们输的道理。”

    程志斌好似这才反应过来,侧身半挡住顾文韬的视线,沉声道:“这位小朋友,今天发生的事情,我们双方都有责任。

    你都说了,你们还是未成年,我们就暂时不追究我妻子受伤的事情了。

    现在都要熄灯了,我们还是各自找位置休息去的好!”

    程可馨在一旁仍旧气愤不已地说道:“爸爸!妈妈还受着伤呢!妈妈,你倒是说句话呀?”

    黄燕疼过了那股劲儿,也慢慢缓了过来,只要不动脚,暂时还算能忍受。

    她坐在地上,擦了一下额头的汗水,道:“可馨,先听你爸爸的!不能让人说我们欺负小孩子,不是吗?

    这位小朋友,我希望你能记住今天的事情,得饶人处且饶人,我们仁慈,但不代表你们就没有错。

    今日不经意的小事,明日可能成为祸害你的大毛病。”

    “这话,我原封不动地还给你!外加一句,多行不义必自毙!”

    顾文韬转身就拉着周致远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