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天下男主皆软妹[综] > 64.终结×3

64.终结×3

    此为防盗章,小宝贝们等会儿再看, 爱你么么啾  姬缘呆呆地问, “五成饱?”

    武松再度不好意思地挠头。

    又抚了抚肚子。

    “我去烙饼吧。”姬缘看着武枝那见风就倒的单薄样子, 让她好好蹲在被窝里。

    “松妹,你在边上看着, 往日我怎么做的, 你和金莲哥哥说一说。”武枝吃过一顿粥, 便对姬缘有很强的信心。

    “好。”

    姬缘正在想用什么做饼,武松就从厨房角落的仓柜里舀出两大瓢糠倒进盆里。

    又在另一个仓柜了舀了半瓢面粉,加点热水, 和了一下。

    “姐夫你先烧火,我来揉面。”

    姬缘这回用打火石的时候就顺手了很多。

    烙饼…是糠饼吗?

    稻米那一层谷壳脱下来磨碎就是糠粉,一般会拿去喂猪喂鸡。

    武松力气很大, 很快糠和面粉就不分你我,彻底融合。

    油也没有了。

    姬缘从狍子腿上切了一块肥肉,拿长筷子摁着在锅里涂了一圈。

    “对对对,姐姐也这么做过。”武松看得连连点头。

    她今年还不到十五岁, 已经快一米七了,比姬缘矮半个头。

    和武枝一样的杏瞳炯炯有神, 五官精致而英气,换上男装也是个俊秀少年……

    现在她一身半长不长的短打劲装,头发才及肩, 胡乱挽了半个丸子, 剩下的都披散着, 颇有现代感。

    在整个清河县找一圈,也没有第二个像武松这样不拘小节的姑娘。

    因此…单身至今。

    武松不爱留长发,每次长出来,在齐肩处拿镰刀一割,绾个道姑头,又是一个无拘无束的潇洒少女,被武枝不知道说了多少次,死性不改。

    武松太能吃了,也吃惯了糠饼子,不觉得如何苦,反而期待地看着姬缘烙饼。

    “你要是饿得慌啊~姐夫给你烙糠饼~饼里都是糠啊~”

    姬缘脑中开始回旋鬼畜歌曲。

    颇有些心酸。

    武松擀出一张薄薄的黄色面饼,姬缘放进锅里,煎熟后放在一边的包袱皮上。

    武松擀得很快,闲了下来就开始咯吱咯吱吃糠饼。

    因为有狍子肉的油,格外香些。

    没多久迎儿也过来了。

    眼巴巴看着武松。

    “这个磨脾胃,小孩儿不要吃太多。”武松揪了一小块脆脆的地方给迎儿吃。

    姬缘正在烙饼,不时翻一下,忙得满头大汗。

    一回头,刚烙的那些全不见了。

    武松还在咯吱咯吱咯吱……

    “姐夫,我快吃饱了,等我吃饱了,我来帮你烙饼。”

    武松腮帮子鼓鼓的,说话却很清晰。

    姬缘虽然没有具体数自己刚刚烙了多少饼,但他酸疼的胳膊表示…至少烙了几十张。

    她可真能吃啊……

    姬缘内心竟然有些恐惧。

    被武松支配的恐惧。

    “我饱了!”武松塞完最后半张饼,在灶台边上舀了碗热水,吨吨吨喝下去,然后打了一个响亮的饱嗝。

    “姐夫,我来吧!”

    武松有些跃跃欲试。

    “不,还是我来吧。”

    原主对武松也有些恐惧,因为武松做饭的时候把锅铲破过……

    武松那种巨力,对于一口薄薄的铁锅来说,还是太粗暴了。

    姬缘擦了擦汗,再度开始新一轮煎饼。

    要是武枝每天都这么累的话,不生病才怪。

    等所有的糠饼都烙完,姬缘也撕了一小块。

    由于武松擀得薄,糠饼确实酥脆,还散发着谷物烤熟后的香味,嚼几下就是一股渣子味,还有些苦涩。

    姬缘勉强吞了下去。

    实在不算很好的体验。

    “姐夫你别吃这个,我是粗人,填肚子要紧,你吃这个会伤肠胃的……”

    武松一脸耿直,把剩下的饼拿包袱皮装好,明天上山带着吃。

    外面的雪下得很大,姬缘想起来以前学的课文,从家里找出来一个大竹匾,在外面扫出一片空地,撒了些空谷壳。

    “姐夫你要抓鸟吗?”

    见姬缘弄了跟小木棍撑着竹匾,武松有些好奇。

    “是啊,会有鸟吗?”

    姬缘也不知道这个地界,这么冷还有没有鸟。

    “只有麻雀。”

    武松叹了口气。

    过了一会儿,果不其然有几只麻雀飞来了,都很瘦,等它们吃完谷壳姬缘也没扯绳子。

    “太瘦了,还没有二两肉。”

    “这个法子不错,姐夫,我明天到山里试试,要是抓到了野鸡就煮汤喝。”

    武松期待地搓了搓手。

    “山里现在是什么样子,雪深吗?”

    虽然武松武力值逆天,姬缘依然有些不放心。

    “深,有的地方及腰深,有的地方是湖,冻硬了,凿都凿不动。”武松说到这里,有些不高兴。

    要是那冰能凿破,她就能捞鱼带回来炖汤喝……

    都快过年了,家里一丁点儿年货都没有。

    “你要小心些,不要进了深处,听说那片山林里有大虫。”

    姬缘反复叮嘱,生怕武松姑娘一时不慎遇到了冬天的猛虎。

    “我知道了,那里面不但有大虫,还有熊瞎子,凶得很。”

    武松露出跃跃欲试的表情,眼睛晶亮晶亮。

    “遇上了保命要紧。”

    姬缘脑壳有点痛。

    “等清河结冰了,我们去清河上捞鱼。”

    武松提议道。

    “好。”

    水面要是结冰,鱼会因为供氧不住在冰洞处透气,一捞一个准。

    清河县因县外一条清河而得名,清河水流得很凶,大伙儿只有结冰了才敢去捞鱼。

    想想日子还是有些盼头,姬缘觉得治愈了很多。

    下午武松也没有闲着,她去拖柴禾了。

    每天要烧炕,还要卖煎饼,干柴不能少。

    就算下了雪,林子里依然有很多枯枝,拖回来放在墙边晾几天,就能烧了。

    有那个体力在这种天气奔走的人,清河县也没多少。

    武松是独一份儿,给自家的墙边堆满柴禾,再顺路给别人家送一些。

    这个天气,要是柴禾不够,很有可能在夜里冻死。

    武松帮了不少人家的忙,回来的时候衣服兜着些萝卜白菜,看起来有些羞赧。

    “有萝卜啊!”

    姬缘眼睛一亮。

    “姐夫你喜欢吃萝卜吗?”武松把兜着的大萝卜递给姬缘。

    “不是,你的脚不是冻了吗?萝卜煮熟切开,烫烫脚。”

    姬缘接过萝卜,对这个份量颇为满意。

    一半给武松烫脚,一半用来煮汤。

    总觉得怪怪的……

    “不了吧,萝卜留着吃多好啊,我的脚明年就好了。”

    “冻伤了一次,年年都会复发,怎么能不管呢?”姬缘拍掉武松身上的雪,又拿干布巾给她擦头发。

    “姐夫,你和我娘好像。”

    “我娘死了十年了。”

    武松突然哭了。

    以后我就是你娘?

    你以后就把我当成你娘?

    你以后把我当成……

    姬缘组织了半天语言,最后只呐呐说了句。

    “你娘肯定希望你和枝枝过得好。”

    武松看着赵元徽,有些希冀。

    “对。”赵元徽突然想起来自己好像没有带银票,但他这个时候却毫不犹豫应了下来。

    这位姑娘眼里对金钱的渴望太浓烈了。

    简直在发光。

    “我找找有没有伤药……”武松常年上山打猎,经常会带些金疮药,这会儿都在白芷那里。

    如今从那两个杀手身上各自摸了一小包出来,闻了闻味道,又沾了一点往嘴里送……

    “姑娘,药不能…随便舔…”赵元徽此时特别想哭。

    他的属下和随从都死光了,要是这位姑娘突然中毒,他可能真要丧命在这荒郊野岭……

    “没事儿,我就尝尝味道正不正。”

    是那个味儿,甚至比以前尝的味道还要更烈一些,应该药效还不错。

    “姐姐,我来给你上药吧……”

    武松看着赵元徽身上的伤口,有些怜惜。

    杀猪都不会砍这么多刀,这个小姐姐真可怜。

    “谢谢姑娘,姑娘,你真是个好人……”赵元徽想说一点甜言蜜语,想讨好这位魔鬼一样的姑娘。

    希望她能发发善心,最好把自己安置一下……

    “那可不,我娘从小就教我要做一个好人,我最听我娘的话了……”武松笑着接话。

    “后来我娘死了……”

    武松突然有些怅惘。

    赵元徽心里一惊,怎么回事!

    事情的发展不该是这个样子的!

    “我真想我娘啊……”

    武松擦了擦眼角的泪花,呜呜呜哭了起来。

    赵元徽再度无力瘫倒在地。

    武松突然想起来自己是要给他上药的。

    一边把金疮药洒在赵元徽身上,一边哭道,

    “我娘死得好早啊呜呜呜……”

    “我娘不死就好了,我爹也死了呜呜呜……”

    “娘,你不要死啊……”

    武松哭得抽噎起来,赵元徽被金疮药狠狠滋了两下,感觉伤口痛得厉害。

    眼泪也不知不觉淌了满脸。

    他爹也死了,呜呜呜……

    直到武松摸到他的大腿内侧,他才悚然一惊,夹住了武松的手。

    不能再往下了!

    “姐姐……”

    武松虽然可以轻而易举掰开这位美人的腿,但她不明白为什么这位漂亮美人不让自己给她的大腿内侧上药……

    “我自己来。”

    赵元徽手抖了抖,挡在武松前面。

    “姐姐,这里没有旁人,你不要害臊……”

    武松就要来扒赵元徽的裤子……

    赵元徽死劲护着自己的裤子,甚至之前已经止血的伤口都重新迸裂了……

    “唉,姐姐你自己来吧,我去把他们埋了。”

    武松把金疮药给了赵元徽,然后去了之前石头砸出来的巨坑边。

    之前下面好像有惨叫声,是不是也砸死了人?

    他们身上有没有银子?

    赵元徽还没来得及把自己的伤口上完药,就看见武松如蚂蚁一样,举起了比自己身体大很多的巨石。

    嘶——

    难道那石头里面是空心的?

    但是地上的的确确被砸出了巨大的坑洞。

    武松看着下面惨不忍睹的肉饼,闭上眼睛念了几句阿弥陀佛,还是从鞋底子里抠银子。

    其他地方就不管了。

    能抠多少是多少。

    挨个检查之后,武松发现了二十多两银子,十分高兴,全塞进了自己的荷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