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得有酒

    萧思思走在里面,夜玄走在临河的一边,两人并排走着,想起犬句那会儿嘲笑他们卵生雌兽没有胸,又想起昨日**那一刻,目光不由地便扫到了萧思思的胸上,见她胸前高耸,心里恨不得伸手去摸一摸,却又觉得太那啥,有些不好意思,出不了手。

    萧思思一门心思救小耶,况且又是并排往前走,只顾看着前方,哪里顾得上注意他这些细微的动作和眼神,只是问道。

    “夜玄,这个,一滴心头血怎么个取法,是不是操作复杂?”

    若在她从前的世界,那医疗手段花样百出,做这件事应该难度不会太大,但是,在兽世,她还真想不出来该如何办。

    “不复杂。治这个病并不只是取心头血,还得有酒。事先取一些酒,在食指上用刺刺一下,刺破之后,用体内玄力推动体内血液瞬间倒流,便可趁势逼出一滴心头血。

    把心头血滴入酒液中,等心头血在酒液中化匀,和酒吞下即可。”

    “酒?”萧思思皱眉,“哎呀,赤果山未必有酒呢,那怎么办?”

    “怎么会没有?你们住的那个竹楼,一共好几层呢,除了最上边一层你们住着。

    往下的几层,到最底层的地窖中,藏着的都是历年成熟后吃不完的赤果酿的酒啊,上百载上千载的陈酿都有的。

    当然,这些酒一方面非常贵重,一方面也是禁酒,是以竹楼成了禁地中的禁地。

    你在那座楼中出入也有些时日了吧?竟然不知道这个?”

    “是么?”萧思思讶异,她说,“我还真不知道。我从来没问过,犬句也从没有说过。我也没有见过犬句喝过,更别说其他天狗兽人了。”

    “呵呵,我还以为犬句对你毫无保留的,原来他竟然连你都没有说过?

    竹楼被视为禁地,其他天狗兽人也不允许随意踏入,不过,我想他们应该是知道这个秘密的。”

    “咳,我并不需要他的毫无保留,因为我对他竹楼禁地的秘密从来都不感兴趣,因为跟我没有丝毫关系。

    我也知道那是禁地,但是他不说,我也不问,我不问他便不说,就是如此简单。”

    夜玄冰冷面色上显出一抹微笑,两人一路聊着返回到竹楼外不远处的草甸子里。

    小耶还痴痴呆呆地待在那里。

    萧思思见犬句不在附近,便对夜玄说,“这便是小耶,你在这里等一下,我去找犬句,找他要些酒来,咱们就可以开始了。”

    她回头又看了小耶一眼,走近她身边,微笑着说,“上天保佑你,夜玄肯为你献出一滴心头血,你有救了。”

    小耶疑惑地眨眨眼,“思思,你在说什么?什么心头血?什么救我?我挺好的,救什么?”

    萧思思笑笑,“哎,一句话两句话说不清楚,等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萧思思兴冲冲地跑回竹楼去了,上到顶层房间,犬句果然在那里,黑沉着脸,像是正在生闷气,见她上来,也不看她,也不理她,还把脸扭向别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