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密室逃不脱 > 第六十四章 登门道谢

第六十四章 登门道谢

    “正确理解因果,正确理解因果”林舟脑海里浮现出和尚一指倒立说这话的情形,试炼中所获得那些看似杂乱但却隐隐互相关联的线索汇集在一起,和和尚倒立的背景一重合,林舟眼睛一大,想起了一个大胆的结论。

    “和尚在对我说因果的时候,人是倒立的,这意思会不会是,因果其实是倒立的,是颠倒的?”

    这个结论看起来很荒谬,但如果把这次试炼所出现的那些谜团用因果颠倒来解释,却全部能够解释的通。

    第一次剧情那个老太太,林舟先看到的是死去的老太太,然后才看到一个年纪了几十岁的活着的老太太,按照正常的逻辑来看,这很难明白,怎么能先看看到死人再看到活人?

    可如果用因果颠倒来看,就不是那么难理解,因果颠倒了嘛,不再是先有因再有果,而是先有果再有因,所以林舟才会先看到死亡这个“果”,先看到这个几十年后的“果”。

    这里“因”不是很明确,林舟并没有看到老太太死亡的“因”,或者说老太太是自然死亡,他看到的活着便是“因”。

    这一个怪事用因果颠倒来套,貌似不是那么完美。

    不过接下来镇上每隔五年就死一个人,这个因果就非常明显了,之所以会每隔五年就死一个人,就是因为小乞丐的诅咒,只是这个发生在五年后、十年后的“果”被颠倒到了“因”前面,颠倒到了五年前、十年前。

    秦淑华身上的因果也是这样,林舟是先碰到了她变身这个“果”,之后才碰到她变身的“因”,虽然这一组因果是被拆分在两次剧情里,不过也非常完美的符合因果颠倒。

    还有那面镜子,林舟先在镜子里看到了自己脸皮这个“果”,然后司机才进来,才要发生这个“因”。

    有这么多因果颠倒的事实,即使第一组老太太那个因果颠倒不是那么完美,也完全可以说明这个事实了。

    既然这次剧情的真相是因果颠倒,那么要怎样才能完成任务?

    要怎样才能够阻止婚礼上那个悲剧?

    再想想婚礼上发生了什么。

    林舟问恶魔,“你为什么不拍照”,恶魔说“我已经拍到了我想拍的”,也就是说恶魔已经拍到了新娘被做成艺术品之后的模样,只是因为因果颠倒,所以时间线也跟着颠倒,那个时刻在林舟眼里恶魔还没拍下照片,可其实恶魔早就已经拍完了。

    知道了恶魔已经拍完了照片,要怎么阻止新娘被做成艺术品呢?

    简单啊,只要毁掉那些照片就可以了!

    这里因和果是颠倒的,“果”在“因”前面,只要没了“果”,便也不会再有“因”。

    撕掉照片,毁掉照片这个“果”,被做成艺术品这个“因”便不会再发生。

    “毁掉秦淑华的所有照片。”林舟对恶魔说道。

    “好。”恶魔手伸进兜里,再拿出来时手掌上已经多了一小沓照片,他掌心凭空冒出一团黑色火焰,将那些照片烧成了灰烬。

    之后,恶魔便消失了。

    林舟身上的伤痕也消失无踪,体力也恢复。

    他也不再是身在室内。

    他站在一个院子里,周围有很多人,司仪在那主持,王显和秦淑华一起向家长磕头

    “新娘子太漂亮了。”身边有人说话,是那个司机。

    “是啊,挺漂亮。”林舟道,“走吧,送我回去。”

    “才刚来你就走?”司机奇怪道,“这婚礼都没结束呢。”

    “我知道。”林舟笑笑,便转身往外走去。

    “大老远的来参加婚礼,结果就这么走了,奇怪。”司机还在后面嘀咕,不过也跟着出去。

    到了车上,林舟拿出手机,看着公众号发来的消息:“恭喜你,通过本次试炼游戏,该场景已经出现在密室中;你已经获得积分200分,你已经获得初级天赋‘符箓大师’。”

    林舟脑海里多了不少信息,关于新场景的,关于这个符箓大师天赋的

    回到惊悚空间的时候,江淮正坐在售票处嗑瓜子。

    “老板,事情办完了?”她雪白的小手抓起一把瓜子递过去,“吃几颗瓜子吧,很好吃的。”

    “我这一路可是风尘仆仆的,你就请我吃瓜子?”

    “不然嘞?”江淮扁扁嘴,“难道要我给你煲一锅热汤,再炒两个精美的小菜?”

    “就按你说的办吧!”林舟对江淮竖起大拇指,“我决定了,今年的中国好员工奖就颁给你。”

    “屁,什么就按我说的办,我可从没说过那些。”江淮把瓜子收回去,“不吃拉倒,正好我多吃一点。”

    “你慢慢嗑吧,我上去睡会。”林舟走上了楼梯。

    “还睡,马上来客人了!”

    “我对密室信心,这种情况不会发生的!”林舟道。

    有时候太自信了反而不是好事,林舟话音刚落,便有一人走了进来,西装革履蓝边眼镜头发梳的一丝不苟,虽然不惑之年,但却英气勃发,一个帅大叔。

    “大叔好。”江淮眼睛一亮,“玩密室吗?”

    她又抓了一把瓜子过去,“请你吃瓜子。”

    “请问林舟林先生在吗?”帅大叔问道。

    “我在,”林舟又从楼梯上走了下来,“你找我?”

    “林先生,鄙人王乾元,是王源静的爸爸。”帅大叔道,“谢谢你救了我女儿。”

    他弯腰,向林舟鞠了一躬,“同时我要向你道歉,孩子他妈态度可能不太好,她也是关心则乱,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

    “你相信我?”林舟问道。

    “老实说,相信你就等于挑战了我从小到大的世界观,但福尔摩斯说过的那句话我非常认同,刨除一切不可能的因素,最后剩下的那个,哪怕再荒谬也是真相。”王乾元道,“我必须来感谢你。”

    他拿出来一张卡,双手递给林舟,“这是你为小女治疗的诊金,请务必收下。”

    “好。”林舟毫不客气的将其收下,王源静就是他治好的,而且还是冒着生命危险,这钱他拿得没有丝毫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