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网游小说 > 自定义武侠 > 第140章 偷梁换柱

第140章 偷梁换柱

    凉薄轻轻站起身来,挨个查看倒地的捕快和狱卒是不是真的都晕了过去。接着他又凑到牢门前,往监牢里一个个望过去,直到确认大牢里除了他之外,没有一个人是清醒的,才快步来到外面一重大牢,将大门打开。

    暗香盈袖和潇洒哥正站在大牢门外等着。

    “怎么那么慢?”潇洒哥抱怨道。

    “我得确认所有人都被迷晕了,才能来开门。”凉薄解释了一句。

    扬州大牢外是一条人迹罕至的小巷,凉薄探出头往小巷的两头望了一眼,没有看见其他人,不远处倒是有一辆马车停着。

    潇洒哥见凉薄望着那辆马车,点了点头,说道:“那辆车就是我们雇来的。放心,现在逍遥在车上看着。”

    凉薄也点了点头,将暗香盈袖和潇洒哥让进大牢,然后砰的一声将大门关上。

    进了大牢,刚才从房顶往大牢里吹迷烟的唯我独尊已经从房顶上先跳了进来。他见凉薄三人走了过来,开口低声问道:“哪个是李休?”

    “跟我来。”

    凉薄当先往里面一重大牢走去,潇洒哥、唯我独尊和暗香盈袖都满脸好奇地一边左顾右盼一边往前走。

    “这就是扬州大牢啊,关的这些都是什么人?”暗香盈袖好奇道。

    “外面的大部分都是些小偷,里面的是一些犯了重罪的。”凉薄解释了一句。他走到关押着犯人李休的牢房前,用刚从晕倒的捕头身上拿来的钥匙打开牢门,走了进去。

    凉薄指着躺在一张草席上昏睡的犯人李休对暗香盈袖说道:“暗香,接下来看你的了。”

    “嗯。”暗香盈袖应了一声,在李休身旁蹲下身来,然后就一直静静地盯着李休的脸。

    潇洒哥见暗香盈袖盯着地上的犯人看了好久,动也不动,不由奇怪地问道:“她在看什么?”

    凉薄正要说话,暗香盈袖终于动了。她忽然从包裹里掏出好些****罐罐放在一边,接着转过头来,指着身边的空地对着潇洒哥道:“你,在这里躺着。”

    潇洒哥听了脸色不由一变,问道:“干嘛?”

    “不是由你来冒充李休吗?我还能干嘛,当然是给你易容啊,不然你被人认出来怎么办?”暗香盈袖一副理所当然地说道。她自从从袁秀那里学会了易容术,之前都是自己易容着玩,还从来没给别人易容过,现在颇有些兴奋。

    潇洒哥又看了眼地上昏睡的李休,见他一副蓬头垢面的样子,忽然有些后悔刚才答应的太过爽快了。不过,既然之前都答应了,他只好不情不愿地在暗香盈袖身旁躺了下来,刚好和李休并排着。

    暗香盈袖将刚才拿出来的****罐罐都打了开来,对照着另一边的李休,不时从一个**子里拿出一些粉末和泥状物抹在潇洒哥的脸上。

    没一会儿,站在一旁好奇地看着的凉薄和唯我独尊就见到潇洒哥的脸变了,越来越像躺在暗香盈袖另一边的李休。

    凉薄忽然想到以前看过的武侠,刺客不都是易容成不起眼的小人物再去行刺的嘛,不由朝身旁的唯我独尊问道:“说起来,你们黑手不都是刺客吗?刺客应该也会易容吧。”

    唯我独尊听到凉薄这么说,忽然用力一拍脑袋,安静的大牢里,突然发出响亮的啪的一声,顿时把其他人都吓了一跳。

    “你干什么?”暗香盈袖受惊之下,手不由一抖,立刻画错了,她恼怒地回过头来朝发出声音的唯我独尊怒道。

    “不好意思。”唯我独尊尴尬先向暗香盈袖道歉,然后转头强笑着回答正一脸奇怪地看着他的凉薄,“黑手里是有个易容术,不过要的贡献实在太多了,我们现在贡献还不太够。”

    唯我独尊三人刚加入黑手时就好奇地找兑换贡献的npc看过兑换列表,的确在列表最下面看到过易容术。但这易容术所需的贡献实在太多,竟然比一些武功的金色残卷需要的贡献还要多。

    他们当时只想着各种各样的武功,很快就将这易容术给忘了。要不是今天看到暗香盈袖使用易容术,凉薄又对他问起,他都忘记黑手里也有易容术了。

    唯我独尊看着潇洒哥渐渐变样,心里不由想到,这要是学了易容术,刺杀起来岂不是会简单的多,他们之前怎么就没想到呢?他决定要找个机会和逍遥、潇洒商量商量,看由谁来存够贡献,兑换这易容术。

    就在唯我独尊走神间,暗香盈袖忽然开口道:“好了。”

    凉薄和唯我独尊还未说话,暗香盈袖又皱起了眉,转头朝两人问道:“不过,你们看他两是不是还不太像,这样会不会被人认出来。”

    “会不会是因为衣服的关系?”凉薄仔细地对比了下地上并排躺着的两人,这两人要是都换上犯人衣服,他若不是提前知道,肯定认不出谁真谁假。

    暗香盈袖摇了摇头,来回盯着两人看了一会儿,忽然眼睛一亮,在地上随意抓了一把,然后在潇洒哥脸上胡乱抹了几下,这才高兴地说道:“现在就很像了。”

    凉薄一看,顿时有些哭笑不得,暗香盈袖这是从地上抓了一把泥擦在了潇洒哥的脸上。不过,她这一涂,还真的像多了,刚才的潇洒哥的脸好像太干净了些。李休可是在扬州大牢被关了好久,他恐怕被关在这里后就从来没洗过脸,怎么可能那么干净。

    凉薄见暗香盈袖终于易容好了,让潇洒哥和李休对换了衣服。然后,凉薄和唯我独尊两人就抬着穿着潇洒哥衣服的李休向大牢外走去。

    “你们可别让我等太久啊!”潇洒哥朝往外走的凉薄喊道。

    “放心,我们会尽快回来的。”凉薄头也不回地说道。

    暗香盈袖走在最后,她满意地看了一眼自己的杰作,这才将牢门锁好,将钥匙放回捕头身上。然后她一路小跑着超过凉薄和唯我独尊,抢先来到大牢门前。

    暗香盈袖打开大门,小心地探出头去,见小巷里依旧没有其他人影,这才朝身后招了招手。

    另一边,车上的逍遥侯听到这边的动静,马上将车帘掀了起来。凉薄和逍遥侯立刻抬着李休快步走到马车前,将仍在昏睡的李休放在马车上,再由逍遥侯将他拖进了车厢里。

    “这就是那个被人调换的李休,和李府的那个还真像啊!”逍遥侯看着昏睡的李休感叹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