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轮回汉末 > 第五十四章 宿命相见

第五十四章 宿命相见

    而此时颓当城外的场景与武泉县外几乎雷同,粮草辎重被毁的慕容博也是慌乱之中领着万余兵马向北逃去。剩下的鲜卑将士,只要有些许反抗之意,姜炎必定毫不留守,尽数斩杀。

    徐庶计策奏效,打垮鲜卑中部鲜卑轲比能不与慕容部的同时,赵云已领着两千‘义从’精锐,跨过代郡、上谷郡,来到渔阳公孙瓒营地。时空交错,宿命之中的相见仍是未曾岔开。

    “云见过公孙将军、见过刘将军!”

    “哈哈哈”公孙瓒见来人竟然是威震西部鲜卑的‘义从’将军赵云,高兴至极的说道:“不曾想冠军侯如此看重,竟遣来赵将军相助,吾渔阳无忧也!”

    “玄德见过赵将军!”刘备望着英俊、威武的赵云,感觉如同见到至极失散多年的好友,心中甚是激动。但是在刘备映像之中,似乎并不认识赵云此人。刘备不知所以,皱着眉头,心中直呼:怪哉怪哉!

    公孙瓒亦是望着面前俊俏不下自己的年轻将军,枉然之间如同看见自己年少之时。再加上赵云所领骑兵也是‘义从’命名,对赵云更是显得极为亲近。公孙瓒情不自禁的拉起赵云右手,来到渔阳军营的中军帐中。

    “赵将军,请坐!”公孙在引入赵云之后,便让一众人分别坐下。公孙瓒右下首乃是公孙瓒一应大将,为首的则是公孙范与公孙越,乃是公孙瓒的族弟。之后便是刘备,刘备身后站立着关羽和张飞,还有初投刘备的田豫。再往下便是严纲、邹丹、单经、关靖等跟随公孙瓒多年的大将。

    至于左侧,则只有赵云及起曲部司马两人。公孙瓒如此安排也是对赵云极大的尊重,右边人太多,别说跪坐,站都快站不下了。而右侧只有赵云一人跪坐,身后站着两人。

    “公孙将军称呼云姓名便可,云在公孙将军面前可不敢以将军自称。”赵云作揖,显得些许惭愧说道。

    “有何不可?”公孙瓒轻轻一笑道:“不过本将军与赵将军极是投缘,若是可行,吾二人以表字相称!”

    “公孙将军”赵云欲继续劝解,若是称呼公孙瓒表字,赵云还是显得些许尴尬,毕竟往日公孙瓒也是赵云偶像,更是打算投奔的对象。

    “誒”公孙瓒打断赵云,显得些许生气说道:“子龙何故如此妇人姿态!”

    赵云闻言,也不好再多拒绝,只得应下。公孙瓒更是显得高兴,起身拉起赵云,为赵云介绍自己的一应大将。

    “见过子龙将军!”、“拜见赵将军!”众人一一作揖见礼。称呼子龙将军的乃是刘备,刘备乃是公孙瓒同窗,关系极好。再加上刘备顺杆而上的脾性,一副自来熟的模样,片刻便和赵云亲近不少。而赵云看着刘备也是心中些许怪异,为何感觉如此熟悉?

    “玄德将军,吾二人之前是否见过?”赵云实难压制心中疑惑,便开口问道。

    “哦?!”公孙瓒在旁接过话来:”贤弟见过子龙?“

    刘备听闻赵云如此道来,心中也是同样感觉,但更多的是兴奋。赵云事迹,刘备也曾听说,极有野心的刘备怎可能如此简单放弃与赵云套近乎的时机?

    “之前备曾随冠军侯围攻下曲阳黄巾,应是那时见得。”刘备为求能够与赵云扯上关系,想了半天,忽然记得似乎好像在下曲阳见过赵云。

    赵云与公孙瓒恍然,尤其是赵云,似乎回想起当世场景,但是心中那种熟悉感却不是刘备所言。寻求无果之后,赵云也只得作罢,不再纠结此事。

    “哼!不过运气稍好,比俺建功更早些而已!”就在众人相谈拉近关系之时,刘备旁边传来不满的声音。

    “翼德,休得妄言!”刘备闻言,恼怒张飞竟如此不分场景,胡乱说话。张飞也是冤枉,变卖家产跟随刘备数年,不曾建功立业不说,今日见得刘备如此亲近赵云,张飞心中定然不太平衡。性子耿直的他,未能压制心中不满,嘟囔出来。

    见刘备对其发怒大喝,张飞更是不满道:”本来就是如此。赵将军可敢与飞比试比试?“

    “翼德!”关羽脸色也是微变,本来就是寄人篱下,公孙瓒如此看重赵云。张飞如此无礼,定会得罪公孙瓒。

    “无妨!”赵云却是淡然回道:“张司马年长云些许,对云不服也是自然。”虽然淡然,但是被人如此质疑,赵云心中也是微怒,况且他代表的可是项敖所领的北域。项敖如此器重赵云,对赵云更是推心置腹。对于项敖,赵云可是尊崇不已,怎能给项敖丢了脸面。

    “既然帐司马欲比试比试,麻烦伯圭将军腾出校场,吾也可为大家助助兴,拳当接风,预祝征讨鲜卑顺利可好?”赵云平静的望着公孙,淡淡说道。

    公孙瓒闻言,片刻便知晓赵云心思。张飞如此无礼,公孙瓒也是心中不满。见赵云无异议,便命人安排校场。赵云答应下来之后,刘备也不好再多说,恼怒的瞪了眼张飞,一同望校场走去。

    虽然都是极北之地,但是不知为何,渔阳却是比中部鲜卑战场要暖和不少。烈阳高照,并无太多灼热感觉,徐徐微风刮过,掀起赵云额见一缕长发,再配合上赵云此时挺拔身姿,煞是英武。一身银白色盔甲在阳光之下,更是映得赵云俊朗不已。

    至于张飞,虽不及赵云英俊,但是豪强子弟便是豪强子弟。略显平凡的脸庞五官也是极为端正,只是太过壮硕的身躯让张飞瞧上去更想莽汉罢了。

    公孙瓒在一旁看的都心动不已,便开始打起了赵云婚嫁之事。公孙瓒俊朗不下赵云,也导致公孙所生下的女儿也是倾国倾城,之事公孙家教极严,很少有人见得。在场一众人之中,也只得刘备和公孙瓒两位弟弟见过。

    “赵将军,请!”张飞一把抓起自己的丈八蛇矛,抱拳朗声请赵云先手。然而张飞嗓门本就极大,如此一声大喝,在外人看来,极有挑衅之意,赵云也是如此想来。不过赵云可不是迂腐之人,既然尔要挑衅于吾,那便做好被好生收拾的准备。

    “恭敬不如从命!”赵云冷笑一声,同样朗声道。虽音量不及张飞,但语气之中那慑人的正气,却是让不少人肃穆,收起往日吊儿郎当姿态。

    赵云言毕,双手执枪朝前,左脚在大理石地板上猛力一蹬,身形便消失在原地。张飞见状,原本轻视的心思收起不少,速度太快了。

    “铛!”一声巨响,张飞竖枪格挡硬抗赵云一记横扫,咚咚咚向后狂退三步,每一步都将大理石地板踏得些许龟裂。而赵云也不是太过好过,错身而过的赵云暂且站定,深深吸气,稳住略显颤抖的右手,对张飞同样刮目相看。

    同为高手的关羽、公孙瓒、刘备、严纲等人,无不瞪大双眼,惊讶异常。众人深知张飞神勇,更是天生神力,硬接赵云横扫竟然被逼得后退三步。此时关羽已将至而立,武艺更是已臻化境,但却无张飞天神神力。赵云方才随意一枪,关羽自认不敢硬接。

    其余人以为是赵云武力过人,然而只有场中的张飞和校场之位的关羽才明白,才乃极为高明的力道运用,并非赵云神力。

    情况不明之下,张飞托大,让赵云一招,险些着道。稍微调息过后的张飞定然不会再被动,变换姿势,一手握住丈八蛇矛尾部,一手辅助,使劲旋转半分之后,便抢先向赵云冲杀过去。赵云见状,也是准备郑重应战。

    “喝!”二人双双大喝,一枪平刺,枪尖相击,似乎毫无声息般碰在一起。二人手腕一抖,错开枪头,赵云横扫张飞下盘,张飞也不示弱,对着赵云面门直刺。毕竟不是生死之斗,二人都有留手,在即将冲杀至对方之时,竟同时变招,两支不凡的长枪绞杀在一起。

    一战便是半个时辰,一快、一猛,打得难解难分。台上之人累得不行,台下众人却是看的大呼叫好。二人如此缠斗下去估摸也难分胜负,关羽便悄然提醒刘备。刘备见得关羽眼色便知其意,转身对着公孙瓒说道:“伯圭兄,时辰已是不早,还要商议明日攻打鲜卑之事,况且子龙将军与翼德不论何人失手,皆会伤了和气。”

    公孙瓒闻言之后也是点点头,朝着场中二人朗声说道:“子龙、翼德,切磋便可,切莫伤了和气!”

    二人闻言,相互一记猛击,借反震之势弹开来。

    “翼德将军威武,云佩服!”此时停歇下来的赵云心中佩服不已,鏖战如此之久,张飞竟然不显疲累,即便再北域之中,恐怕也只有三人可败张飞。一是典韦,一是李进,还有便是其主项敖。至于赵云自己也是明了,若是临阵对决,二人鹿死谁手却是不定,要看天时,观战机。

    但如此切磋,最后败的极为可能是赵云。赵云虽善游斗,但是却比张飞要年轻些许,体力不济。加上张飞招数大开大合,在如此狭小空间极难应付。

    “飞之前得罪之言,还望子龙将军勿怪!”张飞也是已经服气,作揖深拜道:“飞眼拙,不知子龙将军如此勇武,飞愧歉至极!”

    “哈哈”公孙瓒哈哈大笑接过话来:“二位大才也是不打不相识,既然误会已解,便不需如此客气!”

    二人闻言,相似一笑,跳出校场,朝众人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