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轮回汉末 > 第五十六章 项平“献策”(三更求推)

第五十六章 项平“献策”(三更求推)

    剩余的数千鲜卑陪同轲比能和慕容博**于张郃选定的战场。而张郃、姜炎、李进三人更是望着战场久久没有离去,直到鲜卑三万余尸体焚烧殆尽。

    不忍的张郃三人带领士卒,就地挖掘墓地,将烧得只剩灰飞数万人简单淹埋,花费少许时间为一众鲜卑立起墓碑,刻下墓志铭。待万余汉军为鲜卑人哀悼的时候,清朗冷冽的空之中飘下了片片白雪。

    “入冬了!”张郃摊手接过在空中飘散的雪花。

    “是啊,入冬了!”姜炎仰头望着天空,附和说道。李进沉默不语,痴痴地望着他们为鲜卑立起的墓碑。

    虽然未曾交流,但是三人心中都在问自己。如此征战,即便能护住北域安稳,但是如此不惜人命,到底是否值得。虽然疑惑,三人信中也知道自己为何如此坚持,只是此次伤亡太过骇人,三人还不适应。

    “主公,北域战报!”

    项敖闻言,略显好奇的接过徐庶从前线快马呈回的战报,仔细看来。看完之后,项敖并未显得高兴,也未显得生气。将战报交与戏忠、胡昭浏览。二人看完之后,也不知道如何说道此事。实在太过骇人,三万余鲜卑,三万人命啊,竟如此简单尸骨无存。

    项敖心绪有些低沉的逗弄着怀中的项平,项平也感觉到项敖不开心,也不再闹腾。

    “主公,是否觉得元直此回太过残忍?”戏忠看见项敖如此,便出声问道。但项敖却未接话,同时也停下逗弄项平。戏忠见状,便知项敖还是愿意听下去。

    “主公,为将者不可被情绪左右。征战的目的,便是为说效力的势力取得最好的战果。一:歼灭敌人;二:减少伤亡。元直兄此次都做到了,而且做得很好。”

    戏忠作揖拜向南方到:“元直兄此为,对得起陛下,对得起主公,更对得起北域诸多百姓!”

    “或许此计些许残忍,甚至有伤天和。但是元直兄如此行为,却替主公做了主公不忍做的事情,替主公担下如此罪孽,大义也!”

    项敖闻言,瞪眼一愣。片刻过后,更是恍然。项敖抬起头,放下项平,站立起来对戏忠作揖道:“多谢志才!”

    戏忠见状,赶紧起身,作揖拜道:“主公切莫如此,吾等臣子为主公分忧,乃是分内之责!”

    “确实如此,元直兄并非穷凶极恶之人,以昭看来,元直兄下如此决定估摸心中也是极为难受!”胡昭闻言,心中也是了然,在旁自叹说道。

    “孔明,即可整理战报,呈往朝廷!”项敖相通之后也不拖沓道:“不过计策过程略作修改,尤其是最后的三万鲜卑之战,切莫让朝中之人抓住把柄。”

    “绍省得!主公放心!”袁绍作揖拜道,便命人送来纸笔,准备当场书写。

    “吾近日来心绪不宁,中觉朝中会有变化,甚至会殃及整个大汉!”项敖显得些许焦虑道:“打败鲜卑一事尽快呈至洛阳,以免有变。”

    “对了!”项敖转身向胡昭道:“此次战役尽量多书各大将领功绩,向朝廷谋得官职,汝等跟随吾数年,至今还无正式册封,吾心甚是愧疚!”

    “主公多虑,若是为官职而来,主公认为绍还会跟随主公么?”胡昭笑呵呵的望着项敖说道。

    项敖闻言,也未多说,同样欣慰的笑着。

    “爹爹,爹爹!”

    “怎么了,平儿?”项平拉着项敖手掌,来到府衙的舆图旁边。

    “爹爹,这就是舆图么?”

    “当然!”

    “如此凸起是山峰么?”

    “平儿真聪明,就是山峰。”

    “那凹陷之地应该就是河流了!”项平自顾自的说道,貌似对舆图极感兴趣。

    “这个旗子又有何用呢?”

    “平儿看,这个旗子上写着‘项’,表示平儿爹爹的兵马,这个上面写‘鲜卑’,便是鲜卑兵马。”

    “哦!如此啊!“项平恍然大悟一般,又问道:”那这个‘白’和‘黑’有是谁的兵马?“

    “都是叛军,不服朝廷管教的!”

    “他们为何要包围爹爹呀!”项平仍是一脸好奇道。

    项敖闻言,惊叹的望着项平,有瞧了瞧戏忠。戏忠更是显得惊讶。此时项平才多少岁,还要月余才满两岁,问几句就能知道他们包围的是项敖?不会吧?要不要猜这么准!

    “嗯!这里还有一个‘韩’,咦!这里还有一个‘皇’,好多兵呀!怎么‘皇’周围也如此多兵马?他们是要包围‘皇’么?”项平并未看见项敖、戏忠表情,仍是自顾自的说道。

    “‘皇’里面为何还有一个小的‘何’又是什么意思啊?”项平抬起头,疑惑的望向项敖。

    “‘皇’的臣子,不过夺了很多‘皇’的权。”项敖蹲下身子耐心的为项平解释道。

    “哦!”项平恍然的应道,继续看着舆图。

    “这个‘何’真奇怪,又要借‘皇’之势,有要夺其权!”项平表现得极为懵懂一般,极为不明。

    “爹爹,若是真要夺权,为何这个‘何’不许重利借外势得逞?”

    项敖闻言脑袋一阵轰鸣,戏忠在旁更是眼睛大瞪。说着无意,听着有心。简单的一问,项敖想得极多。平日里观看舆图,都将何进当作朝堂中人,全然不曾想过何进会借外势。虽然项平并不知其他情况,所言也无任何意义,但是在项敖听来,想得却是极多。

    何进一直与联合董太后的宦官争斗全力,虽然未曾被压制,但是也少有优势。如今刘宏病危,随时都有撒手而去的可能,若是此时何进犯浑,引入朝外势力入京将会如何?不想不知,越想项敖越是惊恐。若是引的朝外势力终于大汉还好,但凡稍有私心,朝廷极有可能万劫不复。

    貌似戏忠也想到项敖所想,一脸震惊的望着项敖。再看见想要也是如此表情,戏忠更是笃定心中想法。

    “平儿,去找娘玩耍去,爹爹和老师有要事相谈。”

    “哦!”项平闻言,并未不高兴,迈着跳步,向屋外走去。只是在项平迈出房门那一刻,稚嫩的脸庞上翘了嘴角,悄然向屋内撇了一眼之后,跟随着一直护卫项敖的焦猛向后院走去。倒是典韦却一脸懵状,心中暗自奇怪:方才俺眼睛花了?为何看见少主如此怪异表情?

    典韦使劲甩了甩脑袋里奇怪的想法,瘪了瘪嘴,站直身子继续在房外守护。

    “主公,少主虽是无心之言,恐怕若是陛下有何意外,何进真有可能胡来。”戏忠待项平离去之后极为担心说道:“何况忠记得主公曾说过,朝中有人在教唆天下有野心之人霍乱朝纲。”

    “志才所言也是吾最为担心之事!”项敖也是凝重的说道:“若真是如此,北域鲜卑之事得尽快处理。”

    “阿韦!”

    “主公!”

    “即刻传令子龙,必须在年关之前,助蓟候铲除东部鲜卑。”

    “诺!”典韦领命,急速出门找传令兵将命令送达远在渔阳的赵云。

    “主公,看来吾北域部署得赶紧重新调配,不然难以应付朝中变动!”

    “此事辛苦志才多多考虑,有了初稿之后速速呈于吾,商议之后尽快定下,吾还有些许要事安排。”

    “诺!”戏忠也不多言,领命而去。

    项敖也留下胡昭独自一人撰写战报,急匆匆地离去。

    在姜炎、李进等人按照徐庶安排,大破中部鲜卑之时。高顺也按照徐庶安排,在五日之前将鲜卑大败。杀掉万余,俘虏道两万余鲜卑士卒,剩余大多潜逃,骑兵不甚太多的高顺也无他法,只得眼睁睁看着鲜卑逃跑。

    不过逃跑的鲜卑不至万数,分散过后料想对北域暂时也无太大威胁。待徐庶回信不必理会之后,高顺也未再理会散逃的鲜卑。

    其实不必项敖催促,此时渔阳地界,赵云协同公孙瓒一应部下正在谋划东部鲜卑。其实东部鲜卑分为的两部,攻打渔阳郡的不过是其中稍弱的一部,若不是辽西乌桓叛乱一直在旁虎视眈眈,再加上刘虞对鲜卑的无视,渔阳一线的鲜卑早被公孙瓒大破。

    不过还好,赵云来援,让公孙瓒可以腾出手来,收拾鲜卑。

    “赵将军,乌桓才是本州牧最为担心的大患,为何要先灭鲜卑?”刘虞闻讯之后,赶到蓟县,质问其赵云来。

    “州牧请明鉴!”赵云拿出项敖书信递给刘虞说道:“云乃是奉卫将军之令,前来渔阳助蓟候剿灭鲜卑!”

    刘虞见状,虽然心中不满,仍是接过项敖书信细读。读罢,刘虞只得浅叹一气,无可奈何。

    项敖未经朝廷允许不可向大汉任何地方发兵只是,朝中之人尽数知晓。此次即便刘虞求援,若是针对乌桓,项敖定不能随性而为,出兵渔阳。若是出兵为讨伐鲜卑,倒还可以理解,毕竟项敖有权督战整个北方战事,只要是有敌入侵汉朝边境,项敖出兵便有理有据,不会落人口舌。

    无奈之下,刘虞只得听从公孙瓒之前的建议,先攻伐鲜卑,之后再收拾乌桓叛军。

    渔阳一线的鲜卑并无大将,公孙瓒得赵云相助之后,定然能够极快解决鲜卑之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