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第086章

    此为防盗章

    出门时,相泽消太问了一句:“今天谁出现了吗?”

    正在扣安全带的小沢全知子愣了下, 摇头:“没有, 今天没人出现。”

    相泽消太没继续说话。

    在相泽消太带着小沢全知子开车上高速公路时, 天空开始飘起细雨,淅淅沥沥打在车窗上, 不一会儿就迷了小沢全知子的眼睛。

    指尖轻触车窗时感受到的丝毫冷意, 让她轻颤了一下。

    “下雨了诶。”小沢全知子深吸一口气, 收回手和视线,看向被车挤满的高速公路。

    “啊。”相泽消太低低应了声,趁着塞车的空档, 转身从车后座拿过一个灰色的包,直接放到小沢全知子的怀里。

    “什么东西?”小沢全知子一边问一边伸手打开。

    拿出来一看,是一个玻璃椭圆形水杯, 用粉色布袋包住了底部。

    一股暖意顺着碰到玻璃**的指尖传递到她的身体,小沢全知子拧开盖子,伴随着从杯里传出的丝丝甜味笑弯眉,喝了口的同时:

    “嗯嗯嗯嗯!”

    “吞下去后再说话。”

    “谢谢!”

    从家里到墓地按照正常时间需要两个小时。

    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下雨, 本来就很塞的高速公路就更塞了。所幸相泽消太早已预料到这种情况,在小沢全知子揉着肚子喊“老师我饿”的时候, 又从后座扯出一个较大的包,放进少女怀里。

    于是小沢全知子美美吃了顿蔬菜三明治作午餐。

    当然,她吃饱后, 还非常孝顺用纸巾包好一块三明治, 递给相泽消太。

    要是换在平时, 相泽消太肯定是拒绝的,因为正在开车。

    但见道路塞得几乎水泄不通,他也饿,于是一手开车,另一只手接过小沢全知子递来的三明治啃了口。两秒后,他又接过小沢全知子递来的蓝色布袋水杯,喝了一口:“谢谢。”

    “不客气!”小沢全知子笑出八颗牙齿。

    相泽消太余光看着她,嘴角微微翘起,又咬了口三明治。

    到墓地的时候,时间已经指向下午两点。

    小沢全知子手里抱着一大束马蹄莲走在前面,相泽消太跟在她身边,一只手也拿着一束马蹄莲,另一只手打着伞。

    雨明明下得不大,却凉得惊人。

    可再凉,也凉不过围绕在这一大一小身边的气氛。

    小沢的父母,就睡在墓地的最里面。

    照片上的他们笑得非常灿烂,双双都把牙齿露了出来,让人看着忍不住跟着他们一起笑。但刚把花放下去,直起腰时的小沢全知子,却红了眼眶。

    “爸爸,妈妈。”她顿住,抿起唇,“我来看你们了。”

    相泽消太站在后面,垂眸看向认真盯着墓碑絮絮叨叨的小沢。

    “……还有啊,我发现我的个性并不是普通的见鬼。”小沢全知子吸吸鼻子,企图将在她眼眶中越挤越多的眼泪给逼回去,只是效果不大,“你还记得艾斯吗?就是那个身体可以变成火的哥哥。上次在市中心发生了脑无袭击事件,我为了救相泽老师,双手竟然也化成了火。”

    相泽消太静静地听着。

    只不过突然,他抬眼看向小沢全知子的左侧——

    明明应该空无一人的地方,他刚才却在一瞬间感觉到了一股奇怪的动静。

    与此同时,小沢全知子边小声啜泣,边扭头看去。

    朦胧的视线中,她看到一名穿着西装的棕发男人正对她父母的墓碑,双手轻轻贴在裤子两边,动作不疾不徐、带着莫名郑重意味鞠了三躬。随即他转过头,看向小沢全知子。

    对方同样为棕色的视线带着丝丝笑意,伸手轻轻摁在她的脑袋上:“全知子。”

    小沢全知子看回墓碑:“爸妈,这是沢田纲吉,阿纲来了。”

    相泽消太听着少女说出的名字,在脑海里搜寻了一会儿,出现了一个不怎么真切的形象。只知道这位沢田纲吉好像是里包恩的徒弟,论辈分上,小沢全知子还要叫他一声师兄。

    毕竟小沢全知子的格斗技术也是里包恩带出来的。

    所以喊沢田纲吉为师兄……

    没什么问题。

    小沢全知子不算大哭了一场。

    她就是一边说一边哭,一边哭一边说,最后生生用完相泽消太带来的两包纸巾后才勉强止住。而且对着爸妈说的话刚开始还很正经,到后面说到最近的转班考试就——

    “呜哇妈妈你不知道,相泽老师简直不是人,他让我一打二十!一打二十啊qaq!虽然我明白他这么做,是想让我和a班同学建立起不打不相识的友谊,这样我以后转入a班也能更好融进去……”

    相泽老师听不下去:“你不是打回去了么。”

    不单只打回去了,还和人家爆豪胜己结了仇。

    “那万一那天不是鬼灯大人呢qaq?!”小沢全知子哭着回头瞪他。

    相泽消太一点娇都不给撒:“你明知道他们不会真的对你动手。”

    a班的计划其实很简单,就是让丽日御茶子碰到小沢全知子,让她在半空中飘到考试结束。而且如果真论动手,也是小沢全知子先动的手。

    只不过刚开始她不想用鬼灯的能力,才会落入被人追着围攻的地步。

    再说,对付一个女生都用到这么缜密并且不留情的计划,正是a班学生对小沢全知子的肯定。

    离开墓地的时候,小沢全知子已经不哭了。

    虽然没眼泪,但红红的眼眶和鼻子都不难看出她之前大哭了一场。不过小沢全知子向来恢复得很快,这么一会儿,就睁着明亮清澈的视线瞅着相泽消太,轻微吸气。

    相泽消太的神情无奈,这性格真的是随到父母。

    只是下一秒,他的视线一凛。

    小沢全知子注意到他的不对,但她还没机会问出自己的疑惑,就被相泽消太扯住三两步藏到车后。蹲在相泽消太的后面,她有些纳闷对方到底看到什么。

    于是好奇心泛滥的小沢全知子,悄悄从相泽消太身后探出头。

    只一眼,她的瞳孔猛地收缩。

    那个有着标志性烧伤与皮肤拼接痕迹的男人,和他身边浑身上下都被断手布满的男人……

    不是荼毘和死柄木弔吗?!

    门嘭的一下应声大开!

    扑进去时,麦克嘴里还大喊:“橡皮头手下留情,等我出现再揍!”

    屋内安静了一霎。

    女生更凄惨的尖叫冲出门口:“麦克老师我和你什么仇什么怨!”

    麦克哈哈大笑:“看到少女你这么精神,老师我开心啊!”

    女生的声音顿了一瞬,随即语气不敢置信地崩溃道:“老师你果然跟我有仇吧!”

    伴随着麦克简直要把房子笑塌的声音,站在门口还没进去的绿谷等人:“……”

    小沢全知子抽着泣,还在伤心自己零花钱被魔鬼相泽划去一大部分时,相泽消太眯着眼弹了下她的额头,丢下一句:“换好衣服再出来。”

    她第一反应是想哭着说不!

    结果相泽消太一点让她叛逆的机会都不给,说完就关了房门。

    衣服放在房内角落的袋子里,一看就是新买的。

    小沢全知子权衡了下,又看看自己身上昨天穿的衣服,最后还是忍着全身酸痛,揉着自己刚才被打了下的额头走过去,拿出来一看。

    好么,白衣黑裤,很直男的审美。

    所以她该庆幸老师没买男款的吗?

    啊,不要跟她提到买这个字,想到钱她就心痛!

    不过转念一想自己也砸了自家监护人的车,这波不亏(?

    但事实证明不能相信单身男人买的衣服,穿上后觉得自己身高只剩一米五的小沢全知子更不想出房门了。不过最终还是败于开始敲锣打鼓的肚子,捏着肩膀,龇牙咧嘴开门走出去时,她对上了绿谷出久等人的视线。

    两相对视下,小沢全知子一脸不知如何是好,于是只能举手对着他们打了声招呼:“嗨。”

    绿谷出久等人也愣愣地跟着举手:“嗨。”

    相泽消太和麦克在旁边不出声地看戏,一个木着脸一个兴致勃勃。

    小沢全知子想了下:“你们刚才听到多少?”

    绿谷出久等人:全、全部……

    最后还是蛙吹梅雨最自然:“我们看到报纸有些担心你和老师,去宿舍找老师也不见老师在学校,于是就跟着麦克老师过来看看你们。”顿了下,她又道,“看到全知子这么精神,很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