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霸道娇妻:沈少,别玩火 > 第七十六章 当年的事(六)

第七十六章 当年的事(六)

    “你之前为什么不说,你就是这样对我的吗?“韩文忠很是生气。

    “我对不起你,但是我的孩子他也是一条生命啊!有哪个母亲会亲手杀死自己的孩子。”云雅兰确实是这样想的,作为一个母亲,谁也做不到舍弃自己的孩子。

    “作为一个男人我有我的尊严,我不能容忍我的妻子给我带绿帽子。你自己好好想想怎么办吧!“韩文忠很失望。

    “文忠,我求你了,留下这个孩子,好不好?我是爱你的,以后我绝对不会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云雅兰为了季天宇和肚子里的孩子,真的可以在所不惜。

    “云雅兰,你”韩文忠一把甩开了云雅兰,然后摔门而走。

    “兰兰,你怎么能这样对文忠呢?她对你可是真的是真心实意的呀!“韩夫人说。

    “妈,我知道,我是对不起文忠,但我真的是没有办法对不起自己的孩子。”云雅兰哭着说。

    “兰兰,妈知道你以前是大家闺秀,但是,你这样做真的是。”韩夫人也很失望,这个事情云雅兰早就想到了。

    “我知道,妈,那我搬回去住吧!我不在这里了。”其实云雅兰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也好,好好冷静一下。”韩夫人说完就上了楼。

    云雅兰收拾了东西,就离开了韩家

    韩文忠出了门以后,就去了酒吧,开始狂喝酒,他想不通为什么,自己最爱的女人,自己梦寐以求得到的女神,居然做了这种自己根本无法接受的事情,他心里一直在想“兰兰,云雅兰,我之前就知道你和季少在一起,我没有渴望你还是处女,但是,我绝对容忍不了你怀着别人的孩子,而且还不告诉我,我一直觉得那天新婚之夜我并没有碰你,可是我又觉得我应该相信你,但是你这样,真的,我好伤心。”韩文忠一把鼻涕一把眼泪。

    而此时正是赖佳琪趁虚而入的好时候,赖佳琪来到酒吧,看到了韩文忠醉的一塌糊涂,她赶紧跑过去。

    “文忠,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喝成这个样子。”赖佳琪扶起韩文忠。

    “你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韩文忠一个大男人哭的不成样了。

    “我怎么了?文忠,你怎么了?”赖佳琪很是奇怪,韩文忠这是怎么了。

    “你放开我,放开,我不需要你管。”韩文忠用力的甩开赖佳琪。

    “文忠,是我啊,是我,佳琪。”赖佳琪跪在地上看着韩文忠。

    “我管你是谁,你要和你的奸夫在一起就在一起吧!你还管我做什么?”韩文忠在潜意识里以为赖佳琪就是云雅兰。

    赖佳琪转念一想“奸夫?云雅兰出轨了?这真是一个极好的机会,而且现在他正是喝的烂醉,不管我做什么他明天也一样后悔也来不及了。”赖佳琪有了不好的念头。

    赖佳琪帮韩文忠垫付了酒钱,然后,把韩文忠带到了附近的酒店

    “服务员,给我一间大床房,谢谢!”赖佳琪真的带着韩文忠去开房了。

    “小姐,这是钥匙,来给你。”服务员看到韩文忠大醉的样子,想想就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文忠,醒醒,马上到了,你坚持一下。”赖佳琪基本上是把韩文忠扛过去的。

    来到房间,赖佳琪把韩文忠放到了床上,然后打了一些水,帮韩文忠擦了擦,然后,到了一杯酒,在里面加了一些东西

    “文忠,来我们再喝一杯。”赖佳琪把酒递给了韩文忠。

    懵懂中的韩文忠只是有一点点的意识,自己就是想喝酒喝酒,来麻痹自己,所以只要有人递酒,他自然是想都不想的就喝了下去。

    赖佳琪把韩文忠扶到床上躺下,然后自己去洗了澡

    一会儿

    韩文忠开始燥热,开始不安分,内心里燃起了一团火。

    赖佳琪却裸着身子走了出来,把床周围收拾了一下,刚刚走到床边,就被韩文忠一把拉过去,压在床上。嘴里一直喊着“雅兰,雅兰,我好爱你。”在现在韩文忠的意识里,面前的人就是云雅兰。

    一夜缠绵

    第二天早晨,天蒙蒙亮,韩文忠的酒也醒的差不多了,然后,他突然从梦中惊醒,一开始他心里是以为旁边睡着的人是云雅兰,但睁开眼睛之后,发现这里不是自己的卧室,不是自己的床和被子,就连鼻子闻到的味道都不死那种熟悉的味道。

    韩文忠觉得不对,然后掀开了被子。

    当他看到赖佳琪的脸的时候,整个人都僵住了,韩文忠现在脑子里很空白。

    “醒醒,醒醒,赖佳琪,你怎么会在这里?”韩文忠一脸惊恐。

    “昨晚你带我来的呀!我不愿意,可是你却还是强迫我,不过你是知道的,我是喜欢你的,我愿意,就算是你不打算对我负责,我也不会怪你,咱们就当什么也没有发生过。”赖佳琪还觉得自己很无辜。

    “没发生?怎么可能没有发生,以后你还怎么嫁人怎么见人?我不是一个不负责任的男人,既然我做了,我就会负责,你说吧,你有什么要求,只要是你要我做的事情,我能做到的我都会答应。”韩文忠说。

    “我要的从始至终就只想要你一个人。”赖佳琪说。

    “这,我不能答应你,我已经结婚了。”韩文忠虽然心里难受,但还是依然认定云雅兰就是自己的妻子,是不可替代的。

    “没事,我不在乎,只要有你就行。”赖佳琪这话说的,让哪个男人听了都会为之着迷吧!

    “不,我不能这样。”韩文忠虽然有些心动,但是心里还是过不去这个坎。

    “我都不怕,你怕什么?”赖佳琪还是坚持。

    “不,我们以后再说吧,什么都可以,唯独这个不行。”韩文忠说。

    “好吧,我知道了。”赖佳琪像是赌气一样,掀开被子就起来了,没有任何的羞涩之意。

    韩文忠收拾了东西,就离开了酒店,失魂落魄的走在大街上,他左想右想,都觉得自己做了不该做的事情很后悔,但一想到云雅兰怀着别人的孩子,心里就很难过,这次算是扯平了吧!

    回到韩家,韩文忠没有看到云雅兰的踪影,心里突然一慌,“妈,雅兰呢?”韩文忠问韩夫人。

    “回云家了,她觉得自己对不起你,所以回去了。”韩夫人说。

    “她,我们我去找她。”韩文忠想好了,不管这是谁的孩子,都不管了,只要能和云雅兰在一起就行。

    云家

    “雅兰,是我,开门。”韩文忠敲着门。

    “文忠,你来做什么?我已经说了,是我的错,我对不起你。”云雅兰故意装作一副很难过的样子。

    “雅兰,对不起,是我错了,不管孩子是是谁的,以后我都是孩子的父亲。”韩文忠这样说,云雅兰倒是没有想到。

    “真的吗?”云雅兰突然眼睛放光。

    “真的,我没有骗你,我们回去吧!”韩文忠这样说,云雅兰还是跟着韩文忠回了韩家。

    就这样,平静的日子又过了两个月,但终究是有隐患的,韩文忠作为一个年轻力壮的人,自然是有一些生理上的需求,所以根本禁不住赖佳琪的诱惑,所以在这期间经常出去和赖佳琪约会。

    “文忠,你什么时候给我一个名分?我肚子里都已经有你的孩子了。”赖佳琪说。

    “什么?”韩文忠没有想到,赖佳琪居然怀孕。

    “是啊!所以,你打算何时给我名分?不然我的孩子就要成私生子了。”赖佳琪有些不情愿了,不过换做谁都会不高兴。

    “你不要着急,雅兰她马上要生产了,所以,这段时间肯定是不行的。”韩文忠其实还是心虚的,他根本就没有想过和云雅兰离婚,也没有想过要娶赖佳琪。

    “好吧,不过孩子可等不了你多久。”赖佳琪说,其实赖佳琪已经打算算计一下云雅兰。

    就在这个节骨眼上,赖佳琪故意把自己和韩文忠约会的照片,地址,发给了云雅兰,云雅兰看到这个,虽然心里不是真的很喜欢韩文忠,但始终是自己的丈夫,心里还是很难过。

    云雅兰其实已经想离开韩文忠了,但因为韩文忠对自己真的很好,如今是该找个借口离开了,云雅兰已经和沈括打过招呼了,去沈括的家里和公司做事,慢慢的接近贺兰家族。

    “文忠,你要不要给我解释一下这件事。”韩文忠刚刚来到家里,云雅兰就开始兴师问罪,把赖佳琪发来的照片递到韩文忠的面前。

    “这是?”韩文忠故意装傻,但心里早已慌的不行了。

    “你不知道吗?你倒是给我解释解释,你晚上和赖佳琪出去做什么?”云雅兰语气很平和。

    “我我对不起,雅兰,我错了。”韩文忠其实是个老实人,不会撒谎。

    “这是报复吗?因为我对不起你,你就这样对我!”云雅兰说着说着是真的生气了。

    “雅兰,我错了,我不该,但是她,她已经怀孕了,我放不下。”韩文忠说。

    云雅兰看了看,什么也没有说,就转头就走,可是不知怎的,滑了一下,就摔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