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都市漫步者 > 第46章 行路难

第46章 行路难

    不得不说,中原省的地域真的很大,道路真的很渣,中午时分,车子行驶到吴阳县地界,再走一百多公里就是全国有名的平山市了,这里有中原省最大的优质煤矿区,还有存储量巨大的铁矿山,周围省份的燃煤几乎都是从这里运过去的。

    车子晃晃悠悠的在这条被拉煤车或者拉矿石车压的坑坑洼洼的沙石公路上挪动着,已经有五六个小时了,连十里路都没有走到,半晌午的太阳拼命的散发着自己的火热,路边停着一眼看不到头的各种车辆,绿色的老解放车,大脑袋的嘎斯车,三零东方红拖拉机,还有sh拖拉机初三那个下线没两年的sh50拖拉机。

    特别是那些嘎斯车,身后除了车斗以外,还拉着一个挂斗,也不怕出事故,老解放看起来高大威猛,其实动力很低,一车石头就让它黑烟冒个不停,根本不管事。

    司机们都下车躲在路边的树下或者自己车子的阴凉处乘凉,一个个光着膀子,满头大汗,各种地方方言的骂娘声不绝于耳。

    易夏天和小丫头的车子里有空调,虽然声音有些大,可是却是效果不错。

    小丫头开始还有好奇心的打量着路过的车辆,问他那些车牌子,是哪里的车,或者问他那些是什么车。

    易夏天也和她说着话儿,两人已经仿佛就是一对儿情侣一样的打闹嬉笑。

    “seven,怎么还不走啊?”小丫头看了一下自己手腕上的手表,把自己窝进座位里面,脚趾头在袜子里面一拱一拱的,撅着嘴问道。

    “前面堵车了,也有可能出事故了!不然不会这么堵的。”他也很无奈啊,堵车这种事谁特么能管得了啊!

    “那些人真不讲文明,就穿个裤头跑到外面,真不要脸!”丫头看见一个司机站在公路边上解手,立刻发表一下自己心里的不屑。

    “出门在外,能将就就将就,没有什么了不起的,说不定一会儿你也要在路边来一次呢!”他调侃着说道。

    “哼!我才不会去做那么丢脸的事情,我就在车里解决。”说完还看了一下他。

    “我们车里有海绵,你就在海绵上解决吧!嘿嘿嘿!”他想了一个好办法,笑着说道。

    这时,前面一辆长途客车上下来一群乘客,有男有女,快速跑到路基下面,分开成两伙,男人有的进入地里,有的就地解开裤子方便,女人则是在路基下面一起解开腰带,蹲了下去,情形尤其壮观,易夏天看了一下就扭过头,小丫头却是睁大眼睛看着一排亮白的八月十五,眼神里满是震惊。

    易夏天此时拿出一个大哥大,这个电话在湾省的时候就被田甜看到过,他说这是在那个绑架她的坏人家里拿的,小丫头也没有再问什么。

    “喂!”电话拨通了,一个男人的声音传来。

    “舅舅,我是小天!”易夏天亲热的喊着舅舅,这个舅舅前世真的对他好,不过人也有些书生气,和外公的性格很形似。

    “啊!小天!你现在在哪里?事情怎么样了?”他问的是田甜的事情。

    “舅舅,这件事情已经解决了,田甜就在我身边,”他看了一下旁边正用萌萌的眼神儿看着他的小丫头继续说道:“这件事情很大!你不要给任何人说,不然会给人家带来灾祸”。

    接下来,他把在湾省发生的事情做了许多改动和隐瞒,告诉舅舅说是一群外**人杀了那个庄园里的全部人,他才有机会救下田甜,而现在晚上的大佬们却在寻找田甜,各大媒体都有通缉,国内肯定也会派人去调查此事,如果是单纯一个绑架案件,人家才不会去管你死活,现在只要一调查,里面的各种利益纠缠就会让那些政客们如同闻到腥味的苍蝇一样,蜂拥而来。

    “我谁都没有说,连你舅妈都不知道,哦!你妈他们已经到了高原省了,她要有电话打来,我就告诉她你回来了!”

    “恩!舅舅,你替我跟外公外婆还有舅妈表哥表妹他们问个好,我过年放假就来看你们!”他这次来天海还没有看到舅舅,有些内疚。

    “行!舅舅等你来了给你买好吃的!”那边舅舅笑着说道。

    “不许耍赖皮啊!到时候不要说你没钱,去找你舅妈要去!”他嘿嘿的嘲讽舅舅,舅舅连一包烟的钱都做不了主,都是舅妈在每月一号买一条烟,让他抽一个月,抽完了就去大街上捡烟屁股去。

    “是不是小初这死丫头告诉你的,等我见到她,看不把她的耳朵拧下来!挂了!”说完“啪叽

    ”一声挂了电话。

    易夏天嘿嘿的笑了笑,这时前面的车子往前挪了一点,他急忙跟着往前挪,不然后面的家伙们会骂娘的,他可不愿意在这里和人干架。

    堵车比得了脑血栓还要让人难受,一点点的往前挪,五里路硬是堵了十个小时,等易夏天开车来到堵车的源头时,才发现不是车祸,原来是一群村民挡在路上收过路费,一辆车十块钱,不管是空车还是实车,只要从这个村口路过,都要交费。

    等到易夏天的车子到了那个用一根木头做成的路障前时,两个老头挡住了车子,用手比划着交钱。

    “多少钱?”易夏天把脑袋伸出车窗,大声的问靠近自己的一个穿着一件看不出底色,可能是白色的吧!胳膊瘦的关节都凸了出来,一脸的皱纹,可是眼神却很凶厉的老头。

    “十块,快点,后面还等着哩!”老头不耐烦都说道。

    “给你!”易夏天直接递给他十块钱,老人接过那张十块钱,给路边的两个人打了一个放行的手势,其中一个中年人便压住杆子的一头往下一压,路障抬了起来。

    易夏天松开离合,车子缓缓地走了过去,他这辆车一路上吸引着所有人的眼球,崭新拉风的造型,讲究豪华的外表,在全国还处于经济分配的时期,除了几个大城市的人们解决了温饱问题,百分之九十五的国人还挣扎在贫困线以下。

    易夏天知道,这是正式进入土匪窝的时候了,果然,没有走几里路,又是一个收费的路口,再过一二里的路口,又有一个,仿佛无穷无尽的收费站在前面等待着这些已经富起来的司机师傅们。

    公路从一个县城里通过,这时的公路几乎都在主要城镇里通过,进入县城的时候易夏天看到一个工厂的牌子“思野县国营工具厂”。

    易夏天也没有在这里停留的打算,因为他怕麻烦上身,他计划穿过城区,直接北上。

    可是当他的车子快要出城的时候,被几个身穿警服,只有胳膊上一个臂章,剩下的什么都没有,甚至连警帽都没有戴的家伙们给拦住了。

    “你们干什么?军车都敢拦!不想活了是吧?”易夏天戴着墨镜,穿着军装跳下车子,指着拦住他车的几个家伙喝道。

    “我们是交警队的,要检查你的车,你把驾驶证拿出来!”一个一米七多的满脸横肉的中年人拨开面前几人,走到易夏天面前,伸出手说道。

    “把你工作证拿出来!”易夏天把他的手拨开,要求他出示证件。

    “你特么的费什么话!我问你驾驶证!”这个家伙一脸的横肉立刻狰狞起来,把自己的大手往易夏天的肩膀上一搭,就要扣住他。

    易夏天看到这个家伙的拳头关节很齐整,拳头的击打部位满是老茧,知道这是一个练家子。

    “放开!”他后退一步“出示你的工作证!”他才他的手下闪避开,“你要袭击军人吗?”

    “三哥!这样吧!”一个青年出来打圆场,“同志,你把驾驶证拿出来吧!我们看过了,如果你真的有驾驶证,不就没有事了嘛!”

    易夏天也不想在国内大开杀戒,再说这会儿是白天啊!

    他从车里的仪表台上拿了驾驶证递给那个一脸横肉的家伙,这也是没办法,每年都有部队上的战士和当地人发生各种摩擦,也没有好的解决方法,只好大家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过去了。

    “天海军区第四野战师,李明”那个家伙看了看驾驶证在看了看易夏天,装模作样了一会儿。

    突然说道:“我要检查一下那车里面有没有违法物品!”说完就要去车子那里检查里面的情况。

    就在他刚刚和易夏天擦肩而过的瞬间,一只白皙修长的手刀一掌砍中他那油腻肥滑的脖子,这货一个踉跄,“扑通”一声倒在被太阳晒了一天的石子路上,四肢还一颤一颤的,嘴里白沫子也冒了出来。

    易夏天从他手里拿过驾驶证,回头就上车,踩离合,挂档,踩油门,车子呼的一下冲出去老远。

    县城这边的公路两边是高大的白杨树,把路面上的阳光遮挡的严严实实,很是凉爽。

    那群家伙还在那里愣神,一个家伙终于反应过来,“三哥!你怎么样了?”过去急忙扶起还在挺尸的家伙。

    一群人慌忙围了过来,又是按胸口,又是掐人中,还有一个家伙要去给他做人工呼吸。

    他吸了一口气,对着三哥的肥厚的嘴唇吹了进去,结果“呃!呃!”的呕吐声传来,两个人都被彼此嘴巴里的恶臭给熏的吐了起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