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其他小说 > 综漫:绯红之雪 > 第五十一章 病讯

第五十一章 病讯

    雪见在大门口登记好了信息,象征性地交了几件摆在明面上的忍具,心里却还是想着那个人究竟为什么会在狼哭之里。

    应该是来买药的吧,这里是中立国,以他的处境,有狼哭之里这么一个相对稳定的购药途径,总是利大于弊的。

    不过,止水那封异常的传信……会不会和这有关?

    虎吞神社……

    一念及此,她便直接开口问那守着大门负责登记的村人:“对了,我想问一下,这里是有一座虎吞神社吧?该怎样走?”

    她来了狼哭之里许多次,逛遍了几乎全部的药铺,却对止水信上写的「虎吞神社」一无所知……总觉得像是有猫腻的样子。

    不过也确实是她迟钝了,毕竟她也是听说过那个关于虎吞一族在狼嚥手下保护了村子的传说的,这些年来,却从来没在狼哭之里听说过和虎吞一族有关的消息。

    果然,还是因为事不关己啊。

    ——与自己切身相关的一切就已经足够令人头疼了,哪里还有那么多悠闲的心思关心别的呢?

    “虎吞神社?!”村人的脸色立刻变了,眼神中隐隐带上了几分敌意,“你打听那里做什么?!”

    “有人约我在那个叫虎吞神社的地方见面……我来这村子里几次都不知道,当然得问一问。”雪见暗道一声果然,表面却仍是若无其事的样子。

    “……”

    “怎么?难道你这个本地人也不知道虎吞神社?那我可只好再去问别人了……”

    “好吧,看你的样子,也不像是沉溺于催幻剂的那些家伙……”那个村人重新打量了一遍她,才下定了决心,“既然如此,那我就告诉你吧——虎吞神社,就在村子的西边。”

    “不过,你最好不要靠近村子后边的那间药铺,那可不是什么好地方,在我们村子里,简直就是禁忌一般的存在。”

    如果是禁忌,为什么还这样存在着呢?

    因为不想太过引起注意,雪见并没有将这句话问出口,而是向村人道过谢后,便径自向着村子里面走去。

    朱砂堂的半夏、附子,薄荷轩的小豆蔻……

    在各家已经熟悉了的店铺将药单上的药品一一买齐,分门别类地保存好、收入卷轴,雪见这才按着先前那村人的指点,向着村西的方向一路找了过去。

    从一开始街边到处都是药铺的盛况,越往西就越显得荒芜——这恐怕也是为什么她多次来到这个村子,却对虎吞神社的存在一无所知的缘故了,毕竟以前都是为了采购药材才来,而且是越快越好,哪里会往人迹稀少的西面去呢?

    人居住的痕迹在渡过了一条小河之后彻底看不到了,而河上的那座桥——名叫「吸葛」的桥,则是雪见从前所了解的、狼哭之里最边缘的建筑了。

    而虎吞神社的位置还要向西。

    进入狼哭之里的时候是清晨,终于到达虎吞神社的时候,太阳已经西斜——这其中固然有采购花费了相当时间的缘故,但在那之后,雪见也是用最快的速度往西边赶了。

    虎吞神社的偏僻由此可见一斑了。

    除了偏僻,它更鲜明的一个特点是破败——不仅外围的鸟居被白蚁啃得快要倒塌,连神社本身也缺了一半屋顶。

    而随着她继续进入,还能看到堆满了夹着枯叶的烂泥的御手洗和烧得漆黑的赛钱箱。

    “虽然通过山毛榉的规模可以看出它从前的繁盛,但现在已经破败成这个样子……恐怕从虎吞一族的上代首领死后,就已经开始没落了吧。”

    青年温润的嗓音从前方的神殿方向传来。

    “止水。”雪见对他的出现并没有显得多惊讶,“你倒是到得比我还早。”

    “不是到得早,在收到你回信的时候,我还没有离开。”止水摇了摇头,“不过我到这个神社里来还是今天上午的事,毕竟先前鼬一直住在这里,虎吞兄弟有时也会来,靠得近一点都容易被发现——你既然今天就找到了神社,之前来的路上,应该遇到鼬了吧?”

    “说起这个……你这次这么急迫地传信,是跟他来这里的目的有关吗?”雪见说着走上神殿前的石阶,两个人一起进到了殿里。

    “你猜得没错……我前次去找鼬的时候,意外看到了他的订药单,然后顺藤摸瓜查到了这里。”止水苦笑道,“搞清楚他在这里订的,是什么东西之后,我简直都不知道该怎么继续面对你们两个了。”

    “明明他找到这里已经很久,明明我每年都会和他碰面好几次……结果一直到不久前,才因为一个意外而有所察觉。”

    “他……到底第订了什么?”雪见心中升起不祥的预感。

    “我在单子上看到的,是镇痛剂。”止水避开雪见的视线,轻声说道,“你肯定知道何为「镇痛剂」,但恐怕也不知道这里的镇痛剂是什么成分吧?”

    “是什么?”雪见问道。

    “根据我查出来的……主药应当是催幻剂。”止水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仿佛是在措辞,“你没有在这里久留过,而村里人对外人一般会有些避讳,所以你对它应该也没有什么深入的了解……催幻剂不是什么正经药物,顾名思义,它会影响人的五感,制造出幻觉,过度摄入甚至会致死……正是因为它的种种负面影响,现在在这个村子里,已经有人提出要彻底将之列为禁药了。”

    “所以这种镇痛剂是什么东西可想而知……用这种东西,与其说是为了治病,不如说是在饮鸩止渴……”止水脸上显现出压抑的痛色,“由此可见,鼬恐怕早已深为病痛所苦……而我却始终没有发现。”

    “他会陷入到今天这样的艰难境地……”他的拳头不自觉地收紧,“完全都是因为我当初将那么沉重的担子随随便便就扔给了他,并且在活下来之后也没有帮他分担,反而是加重了这个担子。”

    “不,不是你的错,止水……”雪见只觉得喉咙发涩,却还是勉强维持常色说道,“当时已经没有更好的办法了……你原本应该已经死了……所以这不是你的错……”

    雪见几乎是在一瞬间就明白了鼬的全盘打算。

    他是想要去死……在佐助成长起来之后就去死!而有我和止水在,他甚至不用担心佐助知道真相后会与村子为敌!

    “止水……”她用力地闭了闭眼,“请你……就当做从头到尾都不知道这件事,继续在外面,和鼬保持原本的联络。我会亲自去……去神社后面那家药铺。”

    “这件事,请让我一个人去处理吧。”

    “……好。”止水担忧地看着她,但最终还是点了点头,“据我观望,虎吞兄弟……连翘堂的主人,本身不是什么奸恶之辈,所以鼬才放心他们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

    “我明白你的意思,止水。”雪见摇了摇头,“我不是胡乱迁怒的人,而且就算他们不是什么好人……鼬也还需要他们配的药。”

    …………

    见过了雪见之后,止水并没有多做停留就离开了。

    鼬订药的连翘堂,就坐落在神殿后方不远处,从后殿出去再走十几米远,就是连翘堂的小屋。

    由于已经入夜,不是上门的好时机,雪见便在神殿里住了一晚,第二天才准备去连翘堂拜访。

    她从后殿的出口下了台阶,但却并没有直接去敲小屋的门,而是打算先在周围看看。

    但她刚刚绕过了半面墙,就听见背后一片凌厉的风声,伴随着一道尚且有些稚嫩的怒吼声:“刚被鼬先生教训过就敢再来,是因为觉得鼬先生走了我们就变得好欺负了吗?!别做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