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其他小说 > 学园都市的女装玩家 > 133 科学侧与魔法侧的双面间谍

133 科学侧与魔法侧的双面间谍

    “额啊!”

    亚正在和神裂火炽一起对付米夏,可就算多了亚的战力二人依然拿不下敌人。

    “好疼…”

    重重的摔倒在地上,亚擦擦脸颊,道:“根本无法近身,她的翅膀太碍事了。”

    米夏的翅膀是水凝固而成的,她明显能够操纵水,而现在正好是在海边,水要多少有多少。

    所以不管…

    “七闪!”

    “呼嗖嗖!”

    神裂火炽的七闪招数也无济于事,米夏能够利用背后无止境的大海来变成屏障防御。

    “你打算什么时候开启圣人模式?神裂小姐。”亚走过来问道。

    “你到底是怎么知道我是圣人的?你到底…”

    “听说的,听说。”

    “别糊弄我啊!”

    对于亚的解释神裂火炽根本不相信,连圣人的身份都能听说,这确实…不切实际。

    “总之给你一**药,恢复一下体力。”

    “…”

    看着亚递给自己的这**红药,神裂火炽接过去喝了下去。

    “这到底是什么?为什么能治疗我的伤势?”

    “这是神药,神使用的药。”

    “这样啊,难怪有这种效果。”

    看着神裂火炽那似乎相信了的样子,亚有些郁闷。

    没想到神裂还挺天然呆的啊。

    “嗖呼!”

    “喝啊!”

    对于突然袭来的攻击,神裂火炽一刀就挡下了,现在她已经因为红药的关系而“满血复活”了。

    “好,就这么打败她吧。”

    “打不过的,对方是天使。”

    亚无奈地说道:“那你还不赶紧变身成圣人,去与她一决胜负,速战速决。”

    “我的圣人力量怎么能随随便便使用…”

    一说起圣人的力量神裂火炽就有些抗拒,似乎非常不想用那股能力,或者没有许可不能使用。

    “啪咚——!”

    “…”

    看到米夏把大海的波浪变成数十把大剑,亚流着冷汗说道:“你不解放的话我们可能都会死在这里…”

    “…”

    神裂火炽把长刀对准敌人,然后一脸的认真。

    还是不打算解放圣人之力么…

    …

    “爸爸…”

    在上条当麻这边,他已经知道了如何解决天使坠落的办法。

    但是…这个办法他永远也无法认同,因为是要杀死在无意间施展了这个魔术的父亲。

    “接下来…”

    土御门很轻松的打倒了要阻止自己的上条当麻和刀夜氏,现在正打算行动。

    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罐子,土御门说道:“诸位观众,敬请欣赏故弄玄虚的魔术表演。”

    那罐子里装的都是一些纸碎片,应该是一些魔术道具。

    “今日的舞台就是这里。”

    把道具撒在周围,随着那些纸碎片的飘舞上条当麻也站了起来。

    “你…”

    “哦呀,上条,你果然很耐打啊。”

    “嗖呼!”

    再次冲过去给了上条当麻一拳,这下他倒在地上很难再起来了。

    土御门元春并不只会使用魔术来对敌,他的拳交功夫更是灵活。

    而上条当麻之前之所以能打败那么多强敌,那完全是因为他们使用的都是魔术,而他正好能使魔术无效化,所以才能取胜。

    对于不使用魔术的敌人,他只是一个普通高中生,只能凭借拳脚去肉搏。

    所以上条当麻打不过土御门元春却能克制最强的一方通行。

    “首先是麻烦的准备工作。”

    看着闪亮起来的地面,土御门拿出了另外几个罐子。

    “现在介绍与我合作表演魔术的同伴。”

    罐子里依然是纸,只不过好像折成了什么样式。

    “干活了,蠢货们。”

    丢出去一只。

    “朱雀。”

    “青龙。”

    “玄武。”

    “…”

    最后一个丢在上条当麻的身旁,这只是白虎。

    “!?”

    上条当麻看到这一系列的准备有些惊讶,因为这好像是要发动魔术。

    “手枪完成,接下来装子弹。”

    土御门把四只纸叠神兽丢在房间的四个角落,然后自信的笑了。

    “你想干什么?土御门…”

    “子弹乃凶暴异常之物,手枪为结界,子弹为式神。”

    等一下,土御门已经不能再使用魔术了吧。

    “扳机就是你的手…咳咳…”

    “!?”

    把咒语念到一半土御门突然就吐血了,看起来很不对劲。

    “咳咳啊!”

    这血吐着吐着好似停不下来了,土御门捂着胸口十分难受。

    “我说过了吧,上条。”

    “…”

    事件发展到了现在上条当麻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躺在地上盯着土御门有些纳闷。

    难道不是打倒他来杀害自己的父亲而阻止天使坠落的发生吗?这是上条当麻此时的想法。

    土御门转过头对着上条当麻,道:“有两种办法可以阻止天使坠落,杀死施术者,或者破坏魔法阵。”

    随着他的话土御门的墨镜之下也流血了,如果没有戴墨镜的话,恐怕就能看到他从眼睛里冒出的血液。

    “住手…”

    此时上条当麻算是看明白了,在地上挣扎的想要起来阻止。

    但是被土御门教训了几下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了。

    “嘿,上条,你很像神裂啊。”

    土御门单手掐腰接着说道:“如果你知道我要使用这种办法,肯定会全力阻止的吧。

    “否则的话,那保护你也就没意义了。”

    “你这家伙…”

    从地上挣扎的想要起来,上条当麻看着土御门浑身出血的样子十分难受。

    “把你揍得惨兮兮的真是抱歉啊。

    “那种仪式场,用我的术式就能打得一干二净…”

    话刚说完土御门再次吐血了,而且脑袋和眼睛耳朵好像都在出血,好似七窍流血。

    “快点住手…”

    “你的这种愿望,我才不会听呢喵。”

    “呼呼嗖!”

    突然土御门的脚下出现了光芒,这应该是术式被发动或者被破坏的效果。

    “上条,其实我是个大骗子…”

    在光芒中这就是土御门给上条当麻说的最后一句话,随后就是光芒涌现贯穿了整个旅店,最后化为一束白光飞起。

    “喝啊!”

    神裂火炽正在对付米夏,突然看到那束光芒的飞起而停下了动作。

    “咚!”

    这团光飞到上条刀夜的家中直接破坏了被无意间发动的天使坠落术式,然后黑夜被夕阳替换。

    “好漂亮啊…”

    亚躺在地上正好把这幅变化尽收眼底。

    “咔嚓咔咔——”

    “!?”

    天使坠落的术式已经被破坏,作为天使坠落的一部分米夏自然也会消失,她的身体像是镜子一样破碎。

    “…”

    瘫坐在沙滩上,神裂火炽一脸疲倦的样子,脸上都是灰尘。

    这样的神裂看起来并不是很美,但却很有魅力。

    “又欠你一次人情了呢,上条当麻。”

    “…蹭蹭。”

    “!?”

    突然背后传来几声脚步声,神裂火炽一转头发现并没有人。

    “…”

    之前躺在那里的亚不见了,神裂火炽走过去看看发现沙滩上的印记还在。

    “到哪去了?”

    在这呢。

    绫十亚躲在一旁的树背后喝着红药,看着神裂在心里回了一句。

    “…”

    神裂火炽情不自禁地摸摸自己的嘴唇,然后脸刷一下就红了。

    或许是因为夕阳吧。

    “找到那家伙就砍了他吧。”

    喂喂喂,我可救了你的命,为什么要砍我啊?

    绫十亚郁闷的眯着眼睛,随着神裂火炽的步行离开而叹了一口气。

    “我的初吻就这么没了,唉,我还想着留给老大呢。”

    我在想什么呢?老大可是男生,我也是男生,为什么我要把初吻给他?

    果然…

    考虑了一下的绫十亚此时想到了原因,一脸绯红的望着夕阳。

    女装的日子太多了,一直以女生的模样生活,我已经快要变不回去了…

    「主人,变性药水,需要吗?」

    “封印掉,永远的封印掉。”

    「…」

    恢复到夕阳的时候,上条当麻和刀夜氏依然躺在房间里。

    “嗯啊…”

    因为夕阳的照射上条当麻醒来了,然后看看四周发现倒在地上的刀夜氏。

    “爸爸,醒醒,爸爸。”

    “…”

    “啪。”

    叫不醒自己的父亲的同时上条当麻发现了一旁的血渍。

    “!?”

    在血泊的前方正是倒下的土御门元春,他看起来情况很不妙。

    “土御门…”

    …

    天使坠落的事件已经结束,上条当麻再次回到了学园都市,再次进入了那家熟悉的医院。

    「总之先说一句…欢迎回来,上条当麻君。」

    在桌子上是青蛙脸医生给他留的纸条,很富有含义。

    “…”

    回想一下关于土御门的事,上条当麻很不甘心的说道:“这算什么啊?混蛋。

    “你不在了还有什么意义!”

    “额,别大声嚷嚷好吗?”

    “!?”

    突然听到隔壁传来声音,上条当麻转头一看才发现有布挡着。

    “呦。”

    拉开窗帘,绫十亚脑袋上绑着绷带,用一双无奈地眼神盯着上条当麻。

    “你是…”

    “绫十亚。”

    “对对对,绫小姐。”

    其实我是男的。

    上条当麻有些尴尬地问道:“你怎么在这?”

    “额,前段时间不小心受伤了,所以就来疗伤来了。”

    其实是红药用完了,然后金币也见低了,没有钱也没有红药,一些伤势没法恢复。

    所以只能来医院了。

    绫十亚在心里郁闷地解释着,然后叹口气,道:“你为什么在这?”

    “额,出了场车祸。”

    “…”

    看得出来,二人彼此对对方都有点隐瞒。

    “咔嚓。”

    “呦,上条,好久不见。”

    突然门打开了,然后进来个让上条当麻大跌眼镜的人物。

    “你还好吗?上条。”

    “你…你应该在那个时候使用魔术而挂掉了…”

    “啊,那是骗你的。”

    上条当麻一脸懵逼的样子,完全不能理解现在的状况。

    “哈?”

    土御门元春掐着腰得意地说道:“我的这个弱小能力叫做「**再生」

    “直截了当的说,再用上几次魔术都没有问题。”

    “…”

    “向每个人挨个解释一遍真是太麻烦了,啊,算了。”

    “竟然说麻烦…”

    “土御门同学根本就是个大骗子啦。”土御门拍着自己的胸口说道。

    “作为潜入学园都市的间谍这是个骗人的,事实上我是调查英国清教机密的双重间谍。

    “不过其实这个事实也是骗人的。”

    在上条当麻面前说了一大堆,土御门看起来恢复的很好,特别精神。

    “哦呀,这位可爱的小姐姐好像在哪见过啊。”

    “…”

    绫十亚流着冷汗眼睛撇向了一边。

    “对了,上条,我把你真正的父母带来了。”

    “…”

    此时上条刀夜带着一个女人进来了。

    “呦,当麻,还好吗?”

    “…那个人就是我的妈妈…”

    绫十亚郁闷地眯着双眼,然后躺了下去。

    真是的,别在我面前秀亲子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