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涂斗士发家 > 第四十四章 骑驴子的顾丽

第四十四章 骑驴子的顾丽

    徐沐风立马礼貌地站了起来,他双手接过名片一看:羊羊养殖场有限公司、白美美总经理,地址……

    “哇,白总,您好!”徐沐风立即伸手和她握了握,“年轻有为啊,我叫徐沐风。”

    “您客气了,叫我小白就行啦。”白美美笑如靥花,她转头伸手握向徐丰,“大哥,您贵姓?”

    “我叫徐丰。”徐丰立即站了起来、握住了她的手。

    “这是我们村的村长,也是我堂哥。”徐沐风笑着说道。

    “村长好。”白美美笑笑。

    三人坐下。

    “白总人如其名呀,又白又美的。”徐丰摸摸头。

    “说啥呢,俺忒丑死了,俺都没人要呢,哈哈哈。”白美美笑道。

    “那是你要求的条件太高了。”徐丰嘴唇咂摸了下。

    “没啥的要求,只要兴趣合的来就行。”白美美又哈哈大笑,她笑时一口洁白的好牙,但她喜欢用手捂着嘴笑,样子挺妩媚的。

    徐丰睨了她一眼,这白美美是典型的靓丽东北女子,身段高五官秀气,由于车上开着空调,她穿着高领的绒白毛衣,性感热情奔放。

    不过,她身上什么首饰都没戴,低调的像位普通人。

    “白总,您怎么也坐火车?应该坐飞机和高铁,时间就是效率啊。”徐沐风喝了一口茶说道。

    白美美立即纠正了东比口音,改用一口标准流畅的普通话:“主要火车上资源多,我经常坐火车,而且都是坐硬座呀。”说完,她又哈哈大笑了起来,笑时,她仍然用手捂住嘴巴。

    “资源?”徐沐风用手摸了摸下巴。

    徐沐风见她笑时老是喜欢用手捂住嘴巴,她这动作好看是好看,矜持也够矜持的,但他心里有些疑惑,“莫非她柱了颗牙?”

    “对,资源。”白美美说,“比如,我今天就遇见了你们啊,我很多的客户都是火车上遇到的,很多的都是农民,他们养羊从小做到大,有的刚起步养羊时都是去信用社贷款,短短的几年的时间,从农民变成身价几佰万几千万的人很多的。不过羊身上全身都是宝,羊毛、羊屎,都可以变废为宝,这效益让他们平步青云更快呐。”

    徐沐风点点头,“现在互联网信息很快的,你们网上做的好吗?”

    “有啊,我们网上销售也挺好的,我们是线上线下一起做。不过,我觉得这么多年来,我还是火车上遇到了很多客户的,因为淳朴憨厚的农民不太相信网上的东西,首先我一上火车就开始发名片,从火车头发到火车尾部……”说完,白美美又捂着嘴哈哈大笑了起来。

    “生财有道啊。”徐丰接话。

    这时,列车上的服务员推着饭盒小车过来了,白美美抢先买了三碗水饺、三碗蛋炒面,她请徐沐风和徐丰吃。

    而且,白美美付钱的速度很快,弄得徐沐风和徐丰措手不及,两人尴尬的摸摸头。

    “吃吧,你俩愣着干啥呢?火车上没啥好的呢,明天到我养殖场,我请你们俩吃烤羊肉吧。”白美美把面和水饺端给他们每人两份。

    “徐沐风哥哥,你打算买多少羊去养?”白美美咬着一块烫烫的水饺问道。

    “五千头吧。”徐沐风吹了吹水饺拂上来的热气,淡淡地说道。

    “什么?……”咳咳咳咳咳咳,白美美被烫热的水饺梗住。

    ………………

    话说顾丽,

    她哭得那么呕心沥血的,寒风中,她瑟瑟全身发抖,整个身儿像弹琵琶般。

    忽然间,她想起在手机上看了一篇这样的故事:

    在一个偏僻的山峰,每到夜幕降临的时候,会有一个老太婆坐在半山腰旁边的石头上,她会等候上山的行人来,如果有人来了,她会哭着和行人说她腿坏了,要求人背,行人见她可怜便会背她上山。

    老太婆一旦骑在这个人的身上,她会狠狠地咬住这个行人的肩膀,吞噬猛吸他的血……

    顾丽越想越害怕,连脚也是软的,更不敢往上挪半步了,她叹道:看来我今天要命丧在此地了。

    然后,她一屁股坐在草地上,歇斯底里开始骂起起徐沐风了,“徐沐风,你这个天杀!我做鬼都要拖你入地狱!你别想在人间滚滚红尘中去潇洒半步!麻痹的徐沐风!……”

    她边哭边骂,反而越骂心里越淡定了,越纵容越不害怕了。

    忽然间,顾丽听到山坡下传来马蹄声,她用皮袖子擦了擦模糊的泪水,乘着天还没完全黑下来时,她见到一位小孩寄着一匹驴子从山下飞奔上来。

    此人正是小飞儿,他到帮他爸买糖尿病药呢。

    顾丽心里咯噔了一下,整个心死灰复燃,她像抓到救命稻草,便猛的站了起来,笑哈哈的招手到,“小朋友,你停一下,你停一下……”

    小飞儿起初也吓了一跳,见路边突然站起来一位这么高大的女人,他还以为是树上跳下来的吊死鬼,他瞳孔一缩,惊叫,“你你……是谁啊?”小飞儿骑在驴背上,慌忙紧勒住了牵驴子的绳子,全身战战兢兢的寒颤。

    “小朋友,我叫顾丽,我是徐沐风的同学,麻烦你带我去大竹杆村好不好?我给你伍佰元。”顾丽的脑子突地打了个激灵,她觉得报徐沐风的名字出来更好,也许小飞儿知道她和徐沐风认识,会给她一个面子。

    果然,小飞儿一下不害怕了,而且还很兴奋,他说道:“你是我叔叔徐沐风的同学?”然后他跳下驴子来,便牵着驴子走到顾丽的面前来。

    顾丽点点头,“对对对,徐沐风是你叔叔?”顾丽边说边从皮衣的口袋里拿出来伍佰元,“给,这是你的辛苦费!”

    小飞儿见到几张红红艳艳的人民币,他吞了吞口水道:“不要那么多的,只要一百元小费就行。”小飞儿从顾丽的手中抽了一百元放进自己的口袋里,便笑道,“大姐,上驴子吧。”

    小飞儿这匹驴子也蛮高大壮实的,略比徐沐风的白马小一些。

    顾丽战战兢兢地爬上了驴子的背部,而小飞儿却敏捷地蹬上了驴子的背部,小飞儿坐在前面,他歪头对顾丽说道:“大姐,抱住我的腰来。”

    “好的呀。”顾丽笑道,她一双纤纤的玉手,紧抓住了小飞儿的腰。

    “驾!”小飞儿叱咤一声,这匹高大的驴子便朝山坡上飞奔而去,顾丽一个后仰,差点掉了下去,幸好她死死抓住小飞儿如竹竿般大的腰,但她吓得花容失色,心声碎念道:“麻痹个徐沐风的蛋!你害得我倒霉倒到坐驴子的地步来!”

    晚风徐徐,拂着顾丽那红透透的苹果脸儿,她心情惬意了许多,禁不住,她重重吁了一口长腐气儿。

    驴子驮着他俩很快上了山,便开始下山,驴子上山比下山快,主要是驴子载了两人,若下山快,怕驴失前蹄跪了,因此驴子会自己跑慢些的。

    此时,天仍然没完全的暗下来,晚霞如七彩烟,缥缥缈缈,虚虚幻幻地笼罩着古镇。

    顾丽见到古镇如绚丽多姿的画面,她禁不住感叹:“哇塞,这古镇真是风景如画,仙境啊,我明天要画她一天的油画。”

    “姐,你会画画?”小飞儿问道。

    “是的,你喜欢画么?”顾丽问道。

    “哇,我也很喜欢画画,我明天看你画画吧。”小飞儿又说,“姐,我带你去八仙亭画吧,那里才叫风景如画呢。”

    “好,你明天不要上学吗?”顾丽问道。

    “明天是国庆节,连放一个星期的假期呢。”小飞儿说。

    “哦,好。”顾丽说,“对了,你知道你叔叔徐沐风住哪儿?”

    “知道啊,”小飞儿说,“不过,他不在家。”

    顾丽身体打了一个哆嗦,她苦涩涩的试探问道,“你……你知道他去哪儿去了?是不是跟她女朋友去哪儿旅游渡蜜月了?”

    “他和村长去北方买羊苗去,过几天就回来。”小飞儿添油加醋又说,“她女朋友回娘家去了,听说我叔叔徐沐风马上和她结婚。”

    顾丽只觉得大脑里轰的一声,眼前一黑,她差点从驴子上掉了下去,红朴朴的脸颊瞬时苍白无血。

    一切证实了,一切证实了!哈哈,顾丽心泣痛的要溃血,她的心在痉挛着,又如万箭穿心。

    西北风吹过,她感觉特别的寒冷,全身打着哆嗦。

    小飞儿感到身后的顾丽有异样,他歪头一看,惊道:“姐,你怎么啦?脸色那么难看?生病了?”

    此时的顾丽,心痛的麻木,心痛的无法呼吸,她强镇静了一下,苦涩地笑道:“没事,我不小心张嘴咽下一只苍蝇。”顾丽佯装咳了咳,然后吐了一口痰。

    “吐出来了没?”小飞儿问道。

    “吐了,现在好多了。”顾丽长长吁了一口气,但她的心仍然很痛。

    “我叔叔徐沐风不在家,但他姐姐在家,我带你去他家吧?”小飞儿说。

    “不去。”顾丽咬牙切齿地说道。

    “那去我家里吃饭吧,姐。”小飞儿说。

    “不太好吧,你这村庄有没有食堂?”顾丽无精打采地问道,她哪儿来的胃口?随意说说罢了。

    “没有。”小飞儿说道。

    顾丽心里咯噔了一下,她心里又恨恨地骂道:“穷山偏僻的鬼地方!我顾丽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徐沐风你麻个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