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其他小说 > 无尽死亡体验 > 正文 第四十三章:未完的噩梦

正文 第四十三章:未完的噩梦

    李政关上窗户,半卧在床上小口喝着梁珍给他沏的镇定心绪的安神茶。

    “政哥,你知道吗?他们都是有异能法术的‘异人’,那个小白脸黎生会分身,就跟火影忍者里面的鸣人一样。”姜津坐在椅子上,手舞足蹈的比划着,“那天我就坐在这儿,他就在那儿——”姜津指了一下门口,“他就在那儿看着我,然后咻咻两声,出现了两个一模一样的他在我身边,一下子就把我按住了!当时我一个人对抗三个异人,跟他打了大半天……”

    “别吹牛了……”梁珍端着洗脸盆和热水走了进来,她毫不留情的揭穿了当天的真相,“你当时差点儿吓的尿裤子。”

    “我哪有!我那是得先分清敌我的情况,谨慎出手。”姜津看梁珍这个目击者进来了,不好再吹牛。他嘟着嘴,把两个手握成拳头放在脸上,冲着梁珍比划着。梁珍把洗脸盆放好,回过头,一招擒拿术反手就把姜津按在了地上。

    “你当初说师父坏话的时候,说的多起劲儿。啊?现在怎么不说了,不说了。”梁珍用腿一下下踢着姜津,姜津嗷嗷的喊着李政的名字,弯着身子躲着梁珍的无影脚。

    祁安推开门走了进来,她看了看躺在床上一脸正气的李政,又看了看梁珍和姜津两个人打打闹闹的模样,恍惚间觉得时间回到了最开始在警局认识他们的日子。只是,少了黎天祥。想到黎天祥,祁安叹了口气,想到他对颜如玉的一往情深,心里说不出的滋味。

    “想什么呢?”李政看着在门口出身的祁安,温柔的问道。

    梁珍听到李政说话,抬头一看祁安进来了,马上放开姜津,拿着热毛巾走到李政身边,不由分说的给李政擦起了脸。

    “两个人倒是蛮般配的。”大恩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祁安身后,黎生和兆君二人一左一右的站在大恩旁边。

    “你瞎了吗?那里般配了!”姜津揉着自己刚被梁珍掰红的手腕,气呼呼的说道。他看到旁边的兆君,想起了那时候的亲吻,一下子来了精神……

    “就是你!”姜津一个箭步冲过去,指着兆君的鼻子说:“就是你这个大变态!你亲我!”

    “你干嘛啊,我们兆君当时是为了救你!”大恩护在了兆君的身前。转眼间,姜津就和大恩、兆君三个人你来我往,唇枪舌战的闹了起来。祁安站在门口微笑着,温柔的目光一直追随着李政。黎生看到祁安的深情,皱了皱眉头,往后退了几步,转身离开了。

    “大师兄!”大恩反应过来身边少了个人的时候,黎生已经走到了院子里,他在后面大声喊着,“喂,小天,你去哪儿啊?”

    黎生听到后,头也不回的摆了摆手。

    “真是莫名其妙,不是要过来通知他们离开这里的嘛……”大恩望着黎生的背影,嘟囔着说道。

    “你有完没完了。”兆君被姜津纠缠的烦了,厉声呵斥道。姜津吓了一跳,他的内心里其实还是非常忌惮异人的能力的。表演了秒怂之后,他伸出手拍了拍兆君肩膀上的灰,嬉皮笑脸的笑着。

    “你不用怕他,他没修过法术,唯一的异能是治愈,是个战五渣。”大恩看姜津一脸谄媚的表情,鄙夷的说道。

    “你自己人、外人不分,谁都咬啊。”兆君一脸不悦的看着大恩,然后对姜津说:“大恩你更不用怕,他唯一的异能就是可以知晓别人的异能是什么,比我更渣,渣中之渣,食物链最底端那种。”

    兆君说完,冲大恩吐了一下舌头,不等大恩反驳,快步朝李政走了过去。

    “李政,黎天祥现在不在了,你应该就是你们这个小队伍的代表了。我师父说,你们跟药王庙的缘分已经尽了。现在祁安身上的诅咒已经破除,请你们即日启程,回到你们自己的世界。”兆君礼貌的说道。

    “但是现在政哥、姜津、祁安都还是通缉犯……”梁珍看着李政身上的伤口,担忧的说道。

    “这个姑娘放心,”兆君笑着解释说:“黎生说他留下了自己是凶手的录像带等一系列证据,你们回去会他自会派出一个分身去自首……”

    “然后,”大恩推开姜津,走过来眉飞色舞的说:“执行死刑的当天,分身会神不知鬼不觉的消失在大家眼前。是不是很神奇?”

    “那这样对黎生不会有什么影响吧?”祁安担忧的问道。

    “放心,分身的生死不会影响到本体。”兆君觉得祁安其实是在乎黎生的,他想到黎生对祁安的爱,又想到李政和祁安之间不清不楚的感情,不自觉叹了口气。

    “嗯。”李政学着他们对神人的样子,微微鞠了一躬,“这段时间真的是叨扰了,以后有机会,我们一定会报答各位的。请允许我们今晚整理一下行囊,稍作休整,明早自会离开。”

    兆君和大恩见状,互相看了一眼,冲李政和祁安微微点了点头,转身一起离开了。

    “政哥,你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儒雅了?”姜津关上门,一屁股坐在了床边,“不过政哥,那段记忆重新回来之后,我才反应过来……”姜津又耍起了老一套,故意拖着长音吊人胃口。

    “你爱说不说。”梁珍最了解姜津的这些小把戏,白了他一眼,继续给李政擦着手和胳膊上的伤口。

    “咳,”姜津尴尬的咳嗽了一声,继续说:“那天的那个怪物,确实不是飞禽走兽,而是一个粉皮肤,长四肢,尖耳朵,有獠牙的怪物。但那个怪物其实并没有特别凶,叫起来反而像一个小奶狗一样。”

    “但是你那时真的吓坏了。”祁安回忆着当时姜津被吓的疯疯癫癫的样子,觉得那个“怪物”无论是什么,都一定不是什么善类。

    “我第一次见到这些人用异人的时候,也吓坏了啊。人见到超出自己认知的食物有反应是很正常的,平静下来后才会发现它的本质。”姜津一本正经的说着自己的想法。

    “你要跟我们一起走吗?”梁珍没有听进去姜津的话,她跟关心李政的事情。

    “我?”祁安愣了一下,指着自己问。

    “对呀,”梁珍认真的说:“你是异人,我们三个都是常人。你应该留在药王庙或者回到那个叫做源岛的地方才对吧。”

    “但是我身上的诅咒已经解除了,我现在跟你们一样啊。”祁安一脸不解的说道。

    “不一样,大恩不是说了嘛,你们异人都有一个天生的异能。无尽死亡体验是你的诅咒,不是你的异能。所以你一定有其他异能的,只不过你自己不知道。”梁珍难得说话如此强硬。李政和姜津愣了一下,也不好开口参与到两个人的争论中。

    祁安看着梁珍,她其实已经意识到梁珍是不希望自己再跟李政之间有什么瓜葛。但现在她已经不会给李政带来厄运了,她想重新考虑自己和李政之间的关系。

    “梁珍,跟不跟你们回去是我的自由。”祁安也收起笑脸,严肃的回答道。

    姜津实在看不下去了,他的嘴里不自觉发出了啧啧啧的怪动静。

    “什么世道啊,放着我这种小鲜肉不喜欢,非要去争一个胡子拉碴的大叔……”他看着李政满脸的胡茬感叹道。

    “你闭嘴。”祁安和梁珍异口同声的说。李政无奈的笑着,冲姜津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说话。姜津会意的低着头,哼着小歌收拾着自己的行李,准备明天回家了。

    祁安正准备跟梁珍好好争论一番,正理着思路的功夫,熟悉又可怕的眩晕感突然来袭。祁安眼前一黑,晕倒在了李政的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