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修真小说 > 狐本妖仙 > 第八十二章 前后为难

第八十二章 前后为难

    看来这药还不能一味的给她蛮吃,得配着些清淡的方子,给方韵稍稍调理着些才行。

    苏清婉捉摸着,以往云游教的东西还真的是有用。如今那些方子,像是一股脑儿的从她脑子里头往外头冒一般。用也用不完似的。

    “娘娘平日里不是这样的,只是你也知道,后宫的女人……自然是事事都要把容貌摆在第一位的……如今娘娘沦落到这般境地,还望江姑娘能不计前嫌,对娘娘上心些。”

    澜莺一边给苏清婉引着路,一边细声细语的说着。

    其实这话也有理,毕竟方韵这事儿还是得求着些自己的。解铃还须系铃人,这种怪病如若没有她的话,方韵也别想治好啊。

    这么一想,苏清婉忽而又觉着自己没必要将姿态放的这么卑微……这两日,先给方韵那金贵的身子开几副温和的药调理调理,让人将驻颜丹的草药给采了,再找个时机,好好去方韵那里谈谈条件。

    这小宫女倒也是有些心思,知道自家主子不理智,还晓得过来哄着自己好生给她的主子卖命。

    以往云游对自己嘱咐最多的便是,不论做何事,都一定一定要看清身边的人。如今这宫女姐姐看似心思缜密,眉慈目善的……可这样的人往往最可怕,心机也最深重。

    “姑娘放心好了,娘娘的事情我自然不会怠慢,只是听说,恒王殿下这新婚刚过,便急匆匆的入宫来了?也不知是所为何事呢。”

    旁敲侧击的问着,她希望眼前这姑娘能稍稍聪明着些,知道自己到底是想要知道些什么。

    “哦,那都是朝堂上的事情,我们这后宫的奴才们哪是能轻易知道的,更别提告诉姑娘您了……姑娘您也小心着些,宫里耳目众多,您无事就少议论两句,免得平端端的惹出什么祸端来。”

    这话说的,倒也是十分中肯了。

    苏清婉笑着点点头,看来她在装傻。装傻也好,你不对我掏出真心,那就别怪我对你,藏着掖着了。

    走了没几步远,眼前便是太医院了。

    真真不愧是皇宫里头的地方,实在是威武宏伟的紧。这里头地方这么大,估计应该什么药材都有吧?

    “澜莺姑娘来啦。”

    几个年轻的太医冲着澜莺热情的招呼着,眼睛却一直瞟着苏清婉的脸蛋儿,果真是秀色可餐,漂亮的人儿怎么看怎么让人感觉舒服。

    “哎。”

    澜莺应着,而后将苏清婉从自己身前给推了出去,“这位是南越来的圣女,娘娘请来调理身子的。你们对圣女都照应着些,她要什么,你们能给的就给,不能给的就派人去找。皇上那边,我自会去请命。”

    过来开个方子罢了,竟然还这么麻烦呢?

    苏清婉咽了咽口水,眼前这地方,简直就是药材的天堂。云游之前也是在这里供职的罢……心情忽而又低落了起来。

    “圣女请。”

    果然在皇后娘娘身边供职的宫女,在太医院的人跟前说话也都是有些分量的。那几个太医慌忙的将苏清婉给引到了里间,好茶好水的供奉着,好似她也是后宫里他们所不能得罪的一个主子一般。

    “这位大人看着有些眼熟。”

    她坐下来也没有多久,迎面就过来了一个戴着官帽,看着年过六旬的老人家。想要打声招呼来着,可似乎他并没有瞧见自己。

    这好像是上回在皇后娘娘的寿宴之上见到的一位大人。似乎还和懿王的案子有些牵连。罢了,自己来这儿又不是找熟人的。稚生给自己的期限也不过两三日,哪里有时间能让她这么挥霍。

    要了一套纸笔,她思虑了一番,对着将才给方韵把的脉象,给她那金贵的身子开了几副调理的药。

    “劳烦。”

    苏清婉将方子给了一个小太监,“此药一日三服,先将娘娘的心绪稳定下来再说。不然吃大补的药,反而不好。”

    澜莺在一旁仔仔细细的听着,不停的点着头。小太监抓药的时候也在一旁紧紧盯着,生怕他手脚不干净,给自家主子抓错了。

    这一切苏清婉都看得清楚,其实仔细想来,澜莺这么紧张也是有理。如果方韵就这么因为容貌在这后宫失了势,成为人人可踩的东西,那她这个大宫女,处境又会好到哪里去呢?

    果然人都是会为自己利益着想的。

    没人愿意做利人不利己的事情啊。

    “江姑娘。”

    听到有人叫自己,苏清婉下意识的回头去寻那声音的源头。这么久了,似乎江袖染这个名号都已经在她的脑子里根深蒂固了。人家一叫江姑娘,似乎要比一声苏姑娘都还要让她紧张。

    回过了头,身边只剩下方才那位年老的太医在了。其他人都去忙活自己的事情,也不知道他为何在这阴冷的屋子里头独自坐着,明明是朝自己说着话的,可眼神却没有看向自己。

    着实有些奇怪。

    “我……我在这里呢。”她说着,朝着那位大人挥了挥手。

    可他还是丝毫没有反应。

    这是什么情况?

    苏清婉轻轻踱步到他跟前,稍稍端详了一下。

    原来,是个瞎子。

    苏清婉有些震惊,上回瞧见他的时候,明明还是一个能吃能喝,能说会道的老翁……怎么这才过去多久,就成了瞎子了……

    说是世事无常吗?可这般萎靡的模样,倒是让人瞧着十分的心疼,或许这是有缘由的呢?或许不是什么意外,而是有人故意为之呢?

    虽然她很不愿意往这个方面想,可事实摆在眼前,他双目失明找不到方向的样子,着实让她的心狠狠的揪了一把。

    “老朽愚钝,方才还未反应过来他们口中所说的圣女是何许人。现下仔细一想,原来是江姑娘你。那日在皇后娘娘寿宴之上也算是相识一场,我便来同你打个招呼,还请姑娘莫要怪罪。”

    “不怪不怪。”

    苏清婉摆着手,摇着头,下意识的以为他还能瞧见自己这番肢体表达。

    她瞧见了眼前之人的衣襟之下,挂着的是一块写着“柳”字的玉佩。想来他应当是姓柳了,“只是不知道,柳太医是为何……”

    有些提着胆子的问着,一方面是出于自己的好奇心,一方面是想知道到底是谁这么狠心,竟舍得将这样一个苍老的人的眼睛给伤成这样。

    “前些日子做错了些事,没有管好我的嘴巴。给自己引来了杀身之祸罢了。有劳姑娘挂心,是我自己活该。”

    杀身之祸……

    她不由得联想到了之前在昭阳殿上听令桓宇说的……说方家的灭门惨案……杀身之祸和灭门是同一个意思吗?会不会也波及到了许多无辜的生命呢?

    “那,柳太医的家人?”

    苏清婉多嘴问着,心里头实在是忍不住。

    “家人倒是无妨,还亏了恒王妃娘娘的出手相助,我才不至沦落到家破人亡的境地。只是被剜去了一双眼睛,已经算是万幸了,”他说着,伸手捋了捋自己的胡须,“不过就是……没了双眼,不能再为皇上和娘娘把脉调药了……好在皇上心善,未曾将我削职,让我还能在这太医院里慢慢老死。”

    苏清婉一时间竟然难受的说不出话来。到底是谁这么狠心……是谁这么狠心,对他痛下毒手……不过听他说的那位出手相助的恒王妃娘娘……应当就是楚凝了吧。想不到她在这宫中也不过待了半月有余,竟还做了这般好心事,真真一个心地善良的女子啊。

    也算是令逸安的福分了。

    苏清婉走上前去,轻轻伸手抚上了柳元志的眼眶子。没了眼睛,看不见眼前的一切,一定是很难受的吧?

    “据我所知,江姑娘原先同恒王殿下似乎有一段剪不断的情分?”

    虽是用着疑问的语气,可却像是在波澜不惊的说着一个已经发生的事实。就像是他也曾在那段情分之中,扮演过什么重要的角色一样。

    “不知柳太医想说什么。”

    苏清婉不想和他打哈哈,猜来猜去的实在是太让人觉得疲惫了。

    “实不相瞒,恒王妃娘娘帮过老朽一个大忙,可如今恒王殿下却因为陇南百姓一事在朝堂上和皇上吵了起来……老朽打听过,一切都是因江姑娘一颗驻颜丹而起……还望江姑娘看在你与恒王殿下的往日情分上,看在仁慈心善的恒王妃娘娘的份上,还请江姑娘能去昭阳殿替恒王殿下求个情……听说他今日被皇上赏了二十大板,在殿门口……”

    “什么??!”

    二十大板??!

    苏清婉的目光呆滞,眼神空洞,好久不说话,柳元志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是,不愿意帮忙吗?

    柳元志心里头长叹了一口气,而后也顾不得其他的,直直就跪了下来。

    “柳大人……”

    “若不是有恒王妃娘娘,奴才家里人早就没命了。恒王妃娘娘对奴才恩重如山,奴才不能看着她刚成婚就出这么大的变故……还请江姑娘出手相助,奴才,感激不尽。”

    都跪下了……

    帮还是不帮?

    前后为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