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公主猛虎依人 > 55.第五十五章

55.第五十五章

    小可爱不考虑多订几章吗qwq

    她掩唇而笑, 狭长的丹凤眼微微勾起,尽是揶揄之意, “莫道是康乐公主这般的金枝玉叶,便是寻常人家的女儿,也不曾听说过大病初愈还要去给夫子斟茶认错的。”

    贤贵妃出身的永定侯府和皇后母家镇国公素来不合,而贤贵妃在后宫之中的地位又仅在皇后之下, 对皇后更是不满,如今有个送上门来的话柄, 她自然乐得拿来挤兑皇后两句。

    “臣妾也觉得贵妃娘娘说得在理,”林妃也跟着开口, “况且圣上一向心疼公主,若是知道公主大病初愈就要给先生斟茶, 怕是会心疼极了。”

    她们每说一句,皇后的脸色就难看一分。

    在贤贵妃开口说第一句话的时候,她就察觉到自己失言了,只是话出了口, 便没有收回的余地。这会又听到林妃搬出建德帝来压自己,只能僵着脸道:“贤贵妃和林妃所言不错,是本宫考虑不周了,康乐你便再多休息几日, 待身子好全了再去畅书阁也不迟。”

    目光落在赵曦月莹玉般的小脸上, 抿了抿唇, 口气稍缓:“日前内务府送了几盒燕窝雪蛤上来, 正适合你用, 回头本宫叫人送去景芳阁。”

    她的这位母后,除了不是真心实意对她好之外,着实挑不出太多的错处了。平日里能被贤贵妃拿出来说道的,也就只有她对自己的态度了。

    赵曦月的心情低落了一瞬,面上却挂着甜美的笑容,软声软气地冲皇后说道:“儿臣年纪小,不需那么多补品,母后还是自己留着吧。儿臣倒是有一事,想请母后答应。”

    迎着皇后略微有些吃惊的目光,她干脆起身偎到了皇后身侧,“母后说的不错,儿臣的确是该回畅书阁上学了。只是儿臣几日不曾做过功课,怕惹先生生气,所以想请四皇姐陪儿臣一块过去,也好有人为儿臣说说话。”

    她仿佛没有察觉到皇后因自己的亲近而略微有些僵硬的身子,只拿水杏般的眸子直勾勾地盯着皇后,面上满是期盼,“母后便允了儿臣吧。”

    皇后少见地没有反驳她的要求,而是点头道:“既然如此,就让阿云陪着你一同去吧。”

    赵曦月欢天喜地地自椅子上蹦了下来,提着裙子小跑到四公主面前,抓住她的手便往外跑,“四皇姐听见了,咱们快走吧,再不过去便要误了时辰了。”

    猝不及防的赵曦云:“……”

    今日的情形同自己设想的完全不一样!

    直到被拉出雍和宫的大门,赵曦云才猛地反应过来。

    当日因赵曦月高烧不退,建德帝龙颜震怒,处罚了在场的所有宫女太监不说,连着她这位四公主也跟着禁足了。还要她日日抄写经书,好为重病中的赵曦月祈福。

    前几天她便听说赵曦月醒来的事,本是当天就想过来瞧瞧情形的,可柳妃非说解禁的旨意没下,死活不让她出宫。直到昨夜才有小太监来传旨,说是康乐公主身体无碍了,明日一早会去给太后请安,叫她跟着柳妃一同过去,好亲自给妹妹赔罪。

    她当时便盘算着如何让赵曦月自己把事情扛下来。

    宫中人人都说四公主温柔娴淑,端庄大气,是皇家公主的典范,她绝不能叫自己沾有污点!

    赵曦云猛地顿住脚步。

    “四皇姐?”赵曦月回头,脸上满是不解,“再不过去便当真有些晚了,你知道的,封先生不喜欢迟到。”

    赵曦云平了平因跑步而有些不顺的呼吸,低声道,“当日之事还未说清楚,皇妹难道想就这么一走了之?”恐赵曦月听不明白自己话里的意思,又添了一句,“你来时并不是母后要责罚我,而是皇祖母因此事对我不满,才寻了个由头训斥我。”

    “原是如此,我就说皇姐一向得母后的喜欢,母后又怎么舍得责罚皇姐呢。”赵曦月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可旁的话,却是一句没有。

    见赵曦月好似没听懂她话里的意思一般,四公主眉头微蹙,斥退了跟过来的宫女,扯了赵曦月到墙角处耐着性子道:“当日我便让你不要去那池边,你自己执意要去才失足落水。如今父皇同皇祖母却将错处全归到了我一人身上,还狠狠责罚了我。难道你不该禀明实情,为我洗刷冤屈吗?你知道,母后一向最喜欢诚实的人,你若说出实情,母后定会高兴的。”

    以往只要她说到这个份上,赵曦月就一定会依她的意思行事。

    果不其然,赵曦月眨眨眼,三分心动三分迟疑地问道,“万一母后生气了呢?”

    见鱼咬饵,四公主这才长长地吁了口气,嘴边的笑意也有了几分真心,“你放心,你大病初愈,母后且心疼着呢,自然不会太过责难于你。况且你还有父皇护着,到时我再帮你说几句软话,母后就是有再大的火气也消了。”

    赵曦月半垂下眼睑,不去看赵曦云眼中的精光,乖巧道:“那便拜托四皇姐了。”

    她也说不好她的四皇姐是傻还是聪明,但不得不说,四皇姐对自己的心思一向都是很了解的。

    她一直不明白,为什么母后总是那么不喜欢自己,所以她总想做些能叫母后开心的事。而四公主赵曦云做的事,仿佛总是能讨母后的欢心。

    只如今,她已经不想再做那个“可能”会叫母后喜爱的康乐公主了。

    “当日四皇姐告诉我自己怕黑不敢去光线昏暗的池边,一面劝我池边危险一面说听到池边有小狗的叫声,因担心小狗是否落水急地落泪,皇妹不忍四皇姐难过,便主动提出要帮皇姐去池边看看,谁知日日有人清扫的池边竟会有几块果皮,导致我站立不稳踩到池边淤泥滑入水中……”

    她微微拉长了尾音,颇感兴趣地瞧着四公主的脸由红转白,又由白转青的模样,不紧不慢地说道,“这些‘事实’倒的确是该同父皇说一声,免得父皇错怪了四皇姐。”

    她轻叹了口气,“原想着此事父皇骂也骂过了,罚也罚过了,我又没什么大碍,不如就此揭过,却没想到皇姐却因此受了这么大的委屈。”微顿了一下,她笑意微收,明明是个半大的孩子,却透了几分上位者的威严出来,“皇姐放心,皇妹定为皇姐讨回清白。”

    说罢,举步便要往上书房的方向走。

    这会儿建德帝应该正在上书房同臣下议事。

    听说要将此事告诉建德帝,赵曦云脸上的慌张立时变成了恐惧,当日建德帝大怒的模样还历历在目,她的贴身宫女至今还下不来床。若是将此事彻查下去……

    赵曦云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噤,上前拦住了赵曦月的去路,硬着头皮道:“皇妹说的不错,如今事情已经平息,又何必为了我再动干戈……”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赵曦月义正言辞地打断了,“不行,我断不能叫皇姐为了我的事受这样的委屈,就算叫父皇不喜,我也要求他还皇姐一个清白。”

    全然一副油盐不进的模样,叫四公主一时间头痛不已,连声道:“当真不必皇妹费心了,况且我也并非全然无错。当日父皇教训的是,狗走丢自有大把的宫婢们去寻,我不该眼见着夜幕将至还叫皇妹帮我寻狗。父皇不过是罚了我几日禁足,算不得什么事。我不过因今日受了训斥,心中一时烦闷才胡言乱语,皇妹千万别放在心上。”

    赵曦月歪了歪头,疑惑道,“皇姐当真不必我去请旨?”

    “……”怕赵曦月还是要寻建德帝,赵曦云咬了咬牙,狠声道,“不必。”

    “既然如此,我落水的事便就此打住,前后种种,皇姐与我只当从没发生过了吧。”她笑得眉眼弯弯,俨然是个天真烂漫的模样,“皇姐千万记住了才好。”

    “五皇妹这是让四皇姐记住什么呢?”正说着,一道稚嫩中透着几分懒散的嗓音忽地自赵曦月身后传来,赵曦云脸色一白,循声望去,却见六皇子赵曦珏正笑眯眯地站在前方不远处,身边还站着五皇子赵曦成和他们两人的伴读。

    青佩站在一旁,一脸“我也没法啊”的表情。

    她们说得太过认真,根本没注意到他们过来的动静。

    赵曦月的视线自跟在赵曦珏身后的叶铭身上一掠而过,下意识地抚了抚心口。

    唔,有些痛?

    这下轮到赵曦月诧异了,“这就定下五皇兄的婚事,是早了些吧?”

    赵曦成也就比她年长三岁,莫说他们是皇子,即便是寻常人家,男子十四岁定亲也是略早了些。她三皇兄这都二十了,还不知道皇子妃的影子在哪儿呢。

    “林妃的侄女就比五皇兄小几个月,正是到了说亲的年纪。”若等几年再赐婚,他们林家不就显得吃相难看了么。

    赵曦月拧着眉头慢吞吞地说道:“所以林妃娘娘想借着被我撞下荷花池的事引起父皇的愧疚,说不准父皇心一软,就答应为五皇兄和她家侄女赐婚了?难怪她当时一个劲地同父皇说是她自己不小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