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春起 > 正文 42.第四十二章

正文 42.第四十二章

    小天使们,全文订阅就几块钱, 请补齐v章订阅, 支持正版!

    周扬又看了她一眼, 轻扯嘴角,语调带着几不可察的笑意, 实话实说:“所有装修公司都是说得好听, 做起来没一家不拖时间的。”顿了顿, 又道,“不过这家公司今年效益确实不怎么样。”

    赵姮抿唇,若有所思。

    周扬没管她想什么, 他看过时间,问道:“介不介意我先送小亚去火车站?”

    赵姮回神,“没事, 先送他吧。他是回老家?”

    “嗯。”

    “你是本地人吗?”

    “不是。”

    “跟小亚是同乡?”

    周扬点头。

    “那你不回老家?”

    周扬说:“不回。”

    赵姮也不深问,两人毕竟不算熟,她又听周扬说:“帮我跟小亚说声,现在送他去火车站。”

    周扬开着车, 不方便行动,赵姮转过头, 见小亚抱着双腿蹲坐在后面,双眼呈仰望状,原本就是少年面容, 这番动作显得愈发稚嫩。她不禁好笑, 看了眼他身后的行李箱和蛇皮袋, 她将周扬的话转述一遍。

    小亚盯着她的嘴型点点头。

    火车站不远不近,周边人满为患。周扬费劲停好车,帮小亚把行李拿下来,问他:“你姐呢?”

    小亚:我刚给她发微信,她还没回复。

    周扬见赵姮摇下车窗,探头张望四周,他走过去,一手搭着车顶说:“再等一会儿。”

    赵姮半钻出窗外看着前面,声音传自耳后,她下意识转头,就见一张轮廓硬朗的脸俯视着她,距离极近,四目相对。

    周扬原本微微下弯跟她说话,顿了顿后,稍退一步,直起身来,胳膊依旧搭在车顶上,说:“小亚姐姐还没到。”

    “哦,没事。”赵姮善解人意地说,“就在这里等吗?好找吗?”

    周扬又问小亚一遍,回头跟赵姮说:“我们去前面等,你呆车里还是跟我们一起?”

    赵姮道:“我下车走走吧。”

    行李重新放回车上,三人一起走到车站大门附近。离发车还剩不到半小时,小亚有些担心,姐姐每次坐车都会提早很久,就生怕迟到浪费车钱。

    周扬索性帮他打电话,可惜打了两遍都没人接听。周扬放下手机,进店里买来三杯关东煮,一杯给小亚,一杯给赵姮。

    赵姮道声谢,吃了两口,又觉得不太吃得下。她倒有些想吃前方小摊贩正在叫卖的糖葫芦。

    她没说什么,忽然听见周扬问:“吃不下?”

    赵姮看向对方,见他在跟自己说话,她不太好意思:“有点饱。”

    “没事,吃不下放着吧。”周扬说。

    赵姮也不勉强自己,把杯子暂时放到小桌上。关东煮成串卖,吃过也不脏,周扬把自己那份连汤喝完,拿起桌上这杯,几口又吃干净了。

    没让小亚担心太久,才吃完,他姐姐就拿着大包小包出现了。小姑娘有些黑瘦,脸色不佳,眼眶红肿,待人倒是很有礼貌。

    周扬没多问,帮他们把行李送进去,就带着赵姮回到了面包车里。

    这一趟耽搁得有些久,回去的路上周扬车速加快。小区地面实行禁车,周扬开进地下车库,在1幢电梯口附近没有看到空车位,他打着方向盘随口问:“你有没有买车位?”

    赵姮指着一处说:“六号位就是。”

    周扬看过去,那里停着一辆polo,“那是你的车还是别人乱停的?”他问。

    “我的车。”

    周扬挑了下眉,没有多问。最后他将车停到离1幢电梯口较远的位置。

    两人上楼进屋,周扬看见客厅墙边已经堆满成箱的瓷砖,再走到卫生间门口,里面也堆着瓷砖。

    他靠着门框,点燃一支烟。

    赵姮问他:“怎么样,现在开始贴吗?你几天能贴完?”

    周扬盯着她,心里忽然有种怪异感,好似有种感叹——哦,原来也不是这么厉害嘛。

    他夹着烟,指了下赵姮的包,说:“给温经理打个电话,让他先把水泥和沙子送来。”

    赵姮一愣。

    周扬提醒:“他要是不接电话,就发微信吧。”

    温经理果然没接电话,赵姮发完微信,面无表情地抱着胳膊,等待对方回复。

    周扬抽完一整支烟,赵姮手机也没动静。赵姮把手机放回包里,转身看向周扬,“你明天九点前到,水泥和沙子会准时送到的。”

    她语气断定,周扬在她脸上扫一圈,又说:“贴卫生间墙砖需要背胶,背胶要你自己买。”

    赵姮也不问什么是背胶:“要多少钱?”

    “一桶三百到四百。”

    赵姮利落地从钱包里抽出四百块钱,递给周扬说:“你帮我买。”

    周扬顿了顿,接过钱。

    赵姮转身,“噔噔噔”地走了。

    周扬看着她的背影,眯了眯眼,随即笑了声。

    看来真生气了。

    周扬追上去,让她上面包车,又应她要求,半路将她放下,也不知道她要去哪里。

    第二天,周扬拎着一桶背胶,在九点差五分到达1003室门口,看到屋内的赵姮弯腰含笑,摸着温经理小闺女的头,见到他出现,她和气地叫了声:“周师傅。”

    小闺女背着小书包,抱着粉红色的小水壶自己玩去了。周扬把背胶放下,找给赵姮五十元,赵姮拿过钱,看向一直笑呵呵的温经理,“那我先走了。”又看了眼周扬。

    周扬点点头:“放心。”

    赵姮一走,温经理夸张地大舒口气,“阿扬我跟你说,这种女人要命的!”

    周扬拆着瓷砖包装盒,蹲地上问:“她做了什么?”

    “我昨天下午在老吴店里接到交警电话,让我去挪车。”

    老吴是开窗帘墙纸店的,周扬等温经理接着说。

    温经理道:“我以为碍到别人车了,结果跑过去一看,这赵姮就站在我车边上呢。她不知道什么时候记住了我的车牌号,看我车停在那,又不知道我在哪里,居然就报交警说我乱停车!”

    周扬也不拆包装盒了,他仍蹲着。

    温经理不需要他提问,绘声绘色、一股脑地倾吐:“我就问她怎么会找到我的车,你猜她说什么?”

    周扬情不自禁地问:“她说什么?”

    温经理仍清楚记得昨天下午的画面,赵姮容貌精致,气质柔软,一身白领打扮地站在那里,说:“市里家装店铺集中的就只有那么几个市场和几条街,之前你向我介绍过一些家装店,我想你应该很熟悉你推荐的这些地方,按理经常会来,所以查过地址我就找来了。本来还想走完这条街,如果看不到你的车,就去另外几个小区找找,上回你说过你现在每天要跑五套房,不过我想你应该不会在业主那里。”

    赵姮面带微笑,“还好我运气不错,真的找到你了。温经理,明天上午九点前我要求看到水泥和沙子。”

    温经理回忆完,垮着表情,摇着头道:“你说说,这是什么样的女人啊!”

    周扬掏出烟盒,抽出一根烟,温经理以为他会给自己一支,周扬却根本忘了。

    温经理也不介意,他有满腔的评价和吐槽要同周扬倾诉。

    声音进进出出,周扬没听进。他叼着烟,继续拆瓷砖包装盒。

    拆了会儿,他扯着嘴角,笑出声来。

    这种女人,还真是“要人命”!

    “要多少修车费啊?”

    周扬报了个价。

    赵姮听完说:“挺便宜的。”紧跟着话锋一转,“你在这家公司做很久了吗?”

    周扬瞟她一眼,说:“我是跟着温经理的,也自己在外面接活。”

    “那温经理在这家公司有几年了?”

    周扬想了想,“四五年吧。”

    “我装修前挑了三家公司,这家的设计和报价都最合适,而且在市里排名前十五,口碑一直不错。”赵姮含笑道,“我也听温经理说过他干装修这行有二十年了,按理以他的经验,统筹方面不该出太大的纰漏。难道是最近公司效益不好?”

    周扬又看了她一眼,轻扯嘴角,语调带着几不可察的笑意,实话实说:“所有装修公司都是说得好听,做起来没一家不拖时间的。”顿了顿,又道,“不过这家公司今年效益确实不怎么样。”

    赵姮抿唇,若有所思。

    周扬没管她想什么,他看过时间,问道:“介不介意我先送小亚去火车站?”

    赵姮回神,“没事,先送他吧。他是回老家?”

    “嗯。”

    “你是本地人吗?”

    “不是。”

    “跟小亚是同乡?”

    周扬点头。

    “那你不回老家?”

    周扬说:“不回。”

    赵姮也不深问,两人毕竟不算熟,她又听周扬说:“帮我跟小亚说声,现在送他去火车站。”

    周扬开着车,不方便行动,赵姮转过头,见小亚抱着双腿蹲坐在后面,双眼呈仰望状,原本就是少年面容,这番动作显得愈发稚嫩。她不禁好笑,看了眼他身后的行李箱和蛇皮袋,她将周扬的话转述一遍。

    小亚盯着她的嘴型点点头。

    火车站不远不近,周边人满为患。周扬费劲停好车,帮小亚把行李拿下来,问他:“你姐呢?”

    小亚:我刚给她发微信,她还没回复。

    周扬见赵姮摇下车窗,探头张望四周,他走过去,一手搭着车顶说:“再等一会儿。”

    赵姮半钻出窗外看着前面,声音传自耳后,她下意识转头,就见一张轮廓硬朗的脸俯视着她,距离极近,四目相对。

    周扬原本微微下弯跟她说话,顿了顿后,稍退一步,直起身来,胳膊依旧搭在车顶上,说:“小亚姐姐还没到。”

    “哦,没事。”赵姮善解人意地说,“就在这里等吗?好找吗?”

    周扬又问小亚一遍,回头跟赵姮说:“我们去前面等,你呆车里还是跟我们一起?”

    赵姮道:“我下车走走吧。”

    行李重新放回车上,三人一起走到车站大门附近。离发车还剩不到半小时,小亚有些担心,姐姐每次坐车都会提早很久,就生怕迟到浪费车钱。

    周扬索性帮他打电话,可惜打了两遍都没人接听。周扬放下手机,进店里买来三杯关东煮,一杯给小亚,一杯给赵姮。

    赵姮道声谢,吃了两口,又觉得不太吃得下。她倒有些想吃前方小摊贩正在叫卖的糖葫芦。

    她没说什么,忽然听见周扬问:“吃不下?”

    赵姮看向对方,见他在跟自己说话,她不太好意思:“有点饱。”

    “没事,吃不下放着吧。”周扬说。

    赵姮也不勉强自己,把杯子暂时放到小桌上。关东煮成串卖,吃过也不脏,周扬把自己那份连汤喝完,拿起桌上这杯,几口又吃干净了。

    没让小亚担心太久,才吃完,他姐姐就拿着大包小包出现了。小姑娘有些黑瘦,脸色不佳,眼眶红肿,待人倒是很有礼貌。

    周扬没多问,帮他们把行李送进去,就带着赵姮回到了面包车里。

    这一趟耽搁得有些久,回去的路上周扬车速加快。小区地面实行禁车,周扬开进地下车库,在1幢电梯口附近没有看到空车位,他打着方向盘随口问:“你有没有买车位?”

    赵姮指着一处说:“六号位就是。”

    周扬看过去,那里停着一辆polo,“那是你的车还是别人乱停的?”他问。

    “我的车。”

    周扬挑了下眉,没有多问。最后他将车停到离1幢电梯口较远的位置。

    两人上楼进屋,周扬看见客厅墙边已经堆满成箱的瓷砖,再走到卫生间门口,里面也堆着瓷砖。

    他靠着门框,点燃一支烟。

    赵姮问他:“怎么样,现在开始贴吗?你几天能贴完?”

    周扬盯着她,心里忽然有种怪异感,好似有种感叹——哦,原来也不是这么厉害嘛。

    他夹着烟,指了下赵姮的包,说:“给温经理打个电话,让他先把水泥和沙子送来。”

    赵姮一愣。

    周扬提醒:“他要是不接电话,就发微信吧。”

    温经理果然没接电话,赵姮发完微信,面无表情地抱着胳膊,等待对方回复。

    周扬抽完一整支烟,赵姮手机也没动静。赵姮把手机放回包里,转身看向周扬,“你明天九点前到,水泥和沙子会准时送到的。”

    她语气断定,周扬在她脸上扫一圈,又说:“贴卫生间墙砖需要背胶,背胶要你自己买。”

    赵姮也不问什么是背胶:“要多少钱?”

    “一桶三百到四百。”

    赵姮利落地从钱包里抽出四百块钱,递给周扬说:“你帮我买。”

    周扬顿了顿,接过钱。

    赵姮转身,“噔噔噔”地走了。

    周扬看着她的背影,眯了眯眼,随即笑了声。

    看来真生气了。

    周扬追上去,让她上面包车,又应她要求,半路将她放下,也不知道她要去哪里。

    第二天,周扬拎着一桶背胶,在九点差五分到达1003室门口,看到屋内的赵姮弯腰含笑,摸着温经理小闺女的头,见到他出现,她和气地叫了声:“周师傅。”

    小闺女背着小书包,抱着粉红色的小水壶自己玩去了。周扬把背胶放下,找给赵姮五十元,赵姮拿过钱,看向一直笑呵呵的温经理,“那我先走了。”又看了眼周扬。

    周扬点点头:“放心。”

    赵姮一走,温经理夸张地大舒口气,“阿扬我跟你说,这种女人要命的!”

    周扬拆着瓷砖包装盒,蹲地上问:“她做了什么?”

    “我昨天下午在老吴店里接到交警电话,让我去挪车。”

    老吴是开窗帘墙纸店的,周扬等温经理接着说。

    温经理道:“我以为碍到别人车了,结果跑过去一看,这赵姮就站在我车边上呢。她不知道什么时候记住了我的车牌号,看我车停在那,又不知道我在哪里,居然就报交警说我乱停车!”

    周扬也不拆包装盒了,他仍蹲着。

    温经理不需要他提问,绘声绘色、一股脑地倾吐:“我就问她怎么会找到我的车,你猜她说什么?”

    周扬情不自禁地问:“她说什么?”

    温经理仍清楚记得昨天下午的画面,赵姮容貌精致,气质柔软,一身白领打扮地站在那里,说:“市里家装店铺集中的就只有那么几个市场和几条街,之前你向我介绍过一些家装店,我想你应该很熟悉你推荐的这些地方,按理经常会来,所以查过地址我就找来了。本来还想走完这条街,如果看不到你的车,就去另外几个小区找找,上回你说过你现在每天要跑五套房,不过我想你应该不会在业主那里。”

    赵姮面带微笑,“还好我运气不错,真的找到你了。温经理,明天上午九点前我要求看到水泥和沙子。”

    温经理回忆完,垮着表情,摇着头道:“你说说,这是什么样的女人啊!”

    周扬掏出烟盒,抽出一根烟,温经理以为他会给自己一支,周扬却根本忘了。

    温经理也不介意,他有满腔的评价和吐槽要同周扬倾诉。

    声音进进出出,周扬没听进。他叼着烟,继续拆瓷砖包装盒。

    拆了会儿,他扯着嘴角,笑出声来。

    这种女人,还真是“要人命”!

    赵姮将桌面上的抽纸和筷架往边上挪了挪,说:“这家店生意似乎特别好,没想到能碰上你们,真巧。”

    周扬着重盯了盯她的脸,她太闲适,于是他一条腿往外伸开,舒展了一下四肢,“嗯”了声,随意地聊:“你一个人?”

    赵姮:“嗯。”

    服务员已经再次挤了过来,她这回微微喘着气,显然忙得不轻,“二位吃什么……咦,是老顾客呀,我待会儿给你们这桌送盘花生!”

    周扬和小亚点完单,赵姮问:“你们常来这家店?”

    “唔,”周扬说,“我们就住附近,这店手艺不错。”

    赵姮也没问他们住哪个小区。

    小亚打着手语。

    赵姮看向周扬,周扬翻译道:“他说我们早饭经常在这儿买。”

    小亚又打起手语。

    周扬朝他看了眼,见赵姮的视线又一次过来,他翻译:“这家店还上过新闻,很多人大老远赶来吃。”

    小亚接着打手语。

    没完没了了……周扬慢慢收回腿,朝他踢了一脚。

    小亚没有领会,以为周扬不小心碰到他,他双手还在不停比划,向赵姮介绍这家店。

    周扬道:“他说这家店早上的咸豆浆好喝,中午和晚上的菜单每周变一次。”

    小亚少年人心性,爱交友聊天,这也是他枯燥生活中少有的乐趣。周扬已经三十岁,早过了青春烂漫的年纪,他不爱跟不熟的人聊。

    周扬勉强充当了一会翻译,见面条送来了,小亚还比划不停,他又踹去两脚,对面的人却忽然朝他看来。

    周扬慢吞吞地缩回脚,拿起一粒花生,“咔嚓”剥开。

    赵姮微微弯腰,掸了掸被他踹到的小腿,接着尝了口牛肉面汤,味道极鲜。

    周扬扔了粒花生进嘴里,然后朝小亚打手语:自己聊,别烦我。

    小亚点头。

    赵姮低着头吃得不紧不慢,周扬坐那剥花生。小亚在手机上打字,桌上只能听见赵姮轻声细语的回答。

    过了会,赵姮问:“那这里早饭有什么?”

    她问话时小亚刚好在瞧着周扬,全然不知。周扬瞥向她,道:“多了,锅贴包子,饺子馄饨面条。”又多说几句,“他们家的牛肉锅贴是个招牌,每天限量六百个,想吃只能赶早。”

    小亚看着他的嘴型撇了一下嘴。他自己倒聊上了。

    赵姮倒不介意是他回答,她低头继续吃面。

    安静片刻,盘子里堆积了浅浅一层花生壳,周扬又扔一粒进嘴,忽然察觉对面的人看了过来,他抬眸。只见对方略显苍白的脸已经有了血色,嘴唇湿润,看着他身后。

    周扬侧身一瞧,胳膊朝后,转头问她:“辣酱还是醋?”

    “辣酱。”赵姮道。

    周扬拿起辣酱**子,朝这桌客人举了下示意,然后放到赵姮面前。

    “谢谢。”赵姮打开**盖,一边舀辣酱一边问:“听温经理说水电快做好了?”

    “已经完工了,明天再去收个尾。”周扬道。

    他们点的三盘炒菜送来了,小亚推推餐盘,让赵姮吃,赵姮笑了笑,没有伸筷。

    两元米饭不限量,周扬吃饱喝足,饭钱双方各付各的,赵姮和他们在店门口道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