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你是哪颗星 > 68.陆珩x方婷妤(7)

68.陆珩x方婷妤(7)

    订阅比例不足70%, 此为防盗章  鼻腔都是他身上的味道,夹杂着星点的汗味, 不难闻,在她心中反而有种特别的感觉。

    为她而流的汗。

    原本有些清凉的晚风, 无缘故地染上了几分燥热,白皙的脸颊贴着温热的胸膛, 慢慢地变得绯红。

    江屿的脸色仍是一如平常的冷静,只是更加幽深的眼眸到底是泄露了些许的情绪。

    薄唇动了动,嗓音极轻, 意味不明又仿佛带着极深的情感。

    “宁芮星。”

    他轻声念着她的名字,像是有什么,就要克制不住地倾泻而出。

    因着江屿的声音,宁芮星却是陡然回过神来, 急急忙忙地从江屿怀里退出来,回归安全的距离。

    “抱歉抱歉,江屿学长, 我不是故意抱你的,我只是太激动了……”

    夜色浓重,江屿微微低头, 一眼就看清宁芮星此刻的紧张与窘迫。

    她着急地解释, 害怕他的责难。

    怀里的充实感与温热逐渐散去,变得一片冷却, 失落的感觉随之而起。

    江屿收敛了眉宇间不该有的情绪, 朝她微微一笑, 抬手摸了摸她的脑袋,力道很轻,嗓音也是。

    “没事,我懂这种想要和人分享的喜悦。”

    三言两语,轻易化解她如同受了蛊惑,做出了所有不该有的举动而起的尴尬。

    和江屿待在一起,真的是说不出的舒服。

    这种舒适感,让人眷恋,但心里同时也溢出些许的遗憾。

    江屿不在意。

    因为自己的举动并不能对他造成什么样的影响,因为自己不重要。

    喉咙干涩,甚至隐隐作痛,宁芮星有些艰难地说道,“那我再去练习一会,学长你要不先回去?”

    江屿深深地凝住她,像是要探究她内心的想法一般,而后低垂着眼眸,长睫遮住了涌动的暗流。

    “没事,我等你。”

    江屿说了等她,宁芮星自然不会自讨没趣地再让他离开,压制住面对他跳得过快的心跳,努力用着与平常再无二的音量口吻与他对话。

    “好,那我去练习了。”

    得到江屿肯定的点头后,宁芮星这才抱着篮球小跑到篮球架下。

    或许是因为先前的多次练习导致脱力,又或者是与江屿的亲密相处耗费了她的心力,接下去的十几次投篮,宁芮星没再投进去一个球。

    她低着头有些挫败。

    难不成刚刚的三步上篮就只是昙花一现?

    本着不服输拼搏的心理,宁芮星抱着篮球,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跨脚刚想投篮,便被人拦下了。

    看着突然近在咫尺的俊颜,宁芮星有一瞬间的怔楞。

    “今天就到这里吧,无需给自己太大的压力,”江屿敛眉,眉宇温柔,“既然你已经投进去过了,那自然是可以的,不用怀疑自己的能力。”

    “可是……”

    宁芮星动动唇还想再说些什么,江屿却是伸手接过她手里抱着的篮球,“练习需要适度,过度反而过犹不及了。”

    手里的篮球被他伸出的手指随意转了个圈,仿佛此刻才卸下他严谨冷静的面具,多了丝同龄人该有的活力。

    江屿低眉看向宁芮星,“我去还球,你等我一下。”

    看着江屿走向另一边的球场,身影被路灯拉长的同时,热闹也跟着传入耳中。

    大抵都是与江屿相熟的人,调侃着江屿是不是在教女朋友打篮球?

    宁芮星的心跟着一颤。

    由于他背对着她站着的原因,宁芮星看不见他此刻脸上的表情,只是等了一两分钟,她也没等到江屿的否定回答。

    他没否定,但也没肯定。

    脑海中的思绪随着他的行为动作已经开始胡思乱想起来,猜测着他的态度。

    直到手机叮咚一声传来消息的提示,拉回了宁芮星恍惚的神智。

    微信提示二十四小时未被接收的转账被退回,抬头就见江屿已经站到了她面前。

    “学长,你怎么没收转账?”来不及多想,宁芮星控制不住地问出口。

    江屿的眼神从宁芮星朝向他的手机屏幕,转移到了她的脸上,低声反问,“为什么要收?”

    看着宁芮星欲言又止的模样,江屿冷淡的眉眼中闪过少见的笑意,“她们是你的舍友,又都是学生会的新干事,既然遇上了,理应我买单……”

    接下去的话宁芮星愣是没听进去,满心满眼都被前一句话给吸引了。

    你的舍友……

    无缘无故请吃饭,因为是她的舍友吗?

    stop!

    宁芮星给自己的头脑风暴快速叫停,反复告诉自己不要多想。

    人家江屿可能也没那意思,自己在这边瞎乱想什么啊。

    不都说了还有是学生会的新干事。

    一瞬间在宁芮星眼底燃起的光倏而又灭了下去,耸拉着脑袋,有些丧气。

    宁芮星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依稀听见江屿问她怎么了,她摇了摇头,声音闷闷的,“学长,那我请你喝奶茶吧?”

    不管江屿出于何种理由请客,吃人手短拿人嘴软,何况平白无故地占他人便宜,宁芮星心里到底有些过意不去。

    刚刚运动完,身体缺少水分,再者天气闷热,来一杯冰冰的奶茶,再适合不过了。

    江屿向来不喜甜食,皱眉刚想回绝,就见宁芮星顶着一头黑色软毛对着他,低头的弧度温婉柔和,手指绞在一起,好像对于这次的邀请,有些为难和紧张。

    应该是害怕得到他的拒绝。

    她喜欢,想要的东西,也并没有什么不可以的。

    江屿摩挲着自己垂放在身侧的手指,按下想要摸上去那头软发的冲动,轻声回了句好。

    -

    宁芮星选了家校内的奶茶店。

    看了眼菜单,点了杯芝士乌龙,边开口想要多加点冰块。

    晚上茶不好多喝,她又实在闷热,正好冰块可以稀释点茶水的浓度。

    “多冰吗?”

    宁芮星刚想点头回应服务员,身旁就插入了一道磁性的男音,朝服务员吩咐道,“少冰,能做温的就尽量做温的。”

    听见江屿的声音,宁芮星下意识地抬头,对上了江屿低头看来的眉眼。

    奶茶店外的人流攒动,店内的机器运转,多样的声音传入耳中,变得模糊起来,唯有江屿的话,异常的清晰。

    在脑海中和心间上反复翻滚。

    “少吃点冰的,”而后又补充了句,“听话。”

    宁芮星的睫毛颤了颤,急忙低头,不敢再说什么。

    心跳砰砰异常猛烈。

    等走在路上,狠狠地喝了几口奶茶,剧烈的心跳才算平复了下来。

    宁芮星在思考该和江屿聊什么,才会让他觉得她思想有深度,脚下似乎踩到了什么,让她的身体不受控制地往一旁倒去。

    胳膊被紧紧地攥住,手肘抵着温热的胸膛。

    抬眼就看到江屿锋利的下颌和脸部轮廓走状。

    只是他的眼神却是盯着地上瞧,眉头微皱。

    宁芮星跟着低头,才发现自己的鞋带不知道什么时候开了。

    想来刚刚应该是踩到了鞋带,自己才会差点摔倒。

    江屿的手动了一下,刚想弯腰俯身,一杯奶茶便被塞进了他的手里,清脆的女音跟着响起。

    “江屿学长,麻烦你帮我拿着奶茶,我系一下鞋带。”

    尾音还未散去,人已经蹲了下去。

    宁芮星快速地打了个结,起身便接过江屿手里的奶茶。

    “谢谢学长了。”

    宁芮星说着,又喝了一口奶茶。

    江屿盯着她手里拿着的奶茶,还有她刚刚含过的吸管,眼神幽暗,带着说不出的意味。

    薄唇扯了扯,颠了颠自己手中明显轻上许多的奶茶,低头含住吸管。

    满腹的甜腻。

    说是唇齿留香都不为过。

    宁芮星吸了好几口也没吸上珍珠,顿时觉得有些怪异。

    芝士乌龙没有珍珠,她明明特地让服务员加珍珠的,刚刚一吸就跐溜跑进好几粒珍珠,怎么现在一粒都没有。

    而且奶茶杯好像也重了不少。

    可能刚刚被她吸光了也不一定,宁芮星想着,后悔自己应该再多加点珍珠的。

    余光倒是看到江屿喝了好几口。

    明明之前一路走来,他也只是抿了几口而已啊。

    她还以为他不喜欢呢。

    鬼使神差的,宁芮星问出了自己的心声,江屿笑了一下,嗓音低哑,似是从喉骨深处滚出。

    “我很喜欢。”

    -

    回到了宿舍,宁芮星还以为会接受到莱音的严刑拷打,没想到她却是不在。

    “莱音人呢,还没回来吗?”

    许佳雯朝宁芮星挤眉弄眼,“你说呢?”

    “莱音今晚夜不归宿。”方婷妤插嘴道。

    宁芮星想起莱音先前说过的事情,也没有太大的诧异,“她那异地恋的男友过来啦?”

    也不用她们肯定,宁芮星打开手机就看到了莱音的消息。

    “与与,书我让佳雯她们拿回去了,我今晚就不回来啦,记得帮我打掩护哦,亲亲我的小宝贝。”

    宁芮星顺手就给莱音发了张“令人作呕”的表情包过去。

    那边回得也是快,一打开,一张表情包赫然进入眼帘。

    表情包文字“您的小祖宗已上线”,莱音发了道消息“好好说话”。

    宁芮星满眼震惊,一哆嗦差点都打不了字。

    表情包的主人,刚刚才和她一起喝过奶茶啊。

    “你什么时候拍的图?”

    “还给谁看过了?”

    “还有几张?”

    ……

    “就上次换届大会啊,他刚刚上台的时候,还真别说,江屿学长随便一拍就是个画报啊,太可惜了,我就拍了这一张……”

    “私下流传就好,可别发给别人。”

    宁芮星说着,边手动保存了照片。

    “就我们两个知道嘛,咦,”莱音顿了顿,话风突转,“还说你不喜欢江屿学长呢,一下子问了我这么多问题,现在是不是偷偷保存了表情包啊?”

    宁芮星:“……”

    等洗完澡,宁芮星擦了擦湿漉漉的头发,拿起手机翻起自己的手机相册。

    看着屏幕上的俊脸,宁芮星有些手痒。

    克制不住自己想发这张照片啊。

    可是又只能她和莱音两个人知道。

    再想到之前莱音的调侃,宁芮星心想不能自己被调侃,心下一动,点了发送。

    等了几秒也不见莱音回复,宁芮星放下手机,便先去吹了头发。

    莱音一般都是秒回的,看来可能正在“你侬我侬”。

    肾上腺不知怎的一直飙升,克制不住心里的激动,宁芮星点开了最上方和莱音的聊天记录。

    点着图片想再转发一遍,选择联系人的时候,才猛地看到联系列表里两个颜色相近的头像。

    心里一咯噔。

    顾不上多想,宁芮星返回了聊天页面,她微信联系人少,能聊天的也就那几个,大部分都没有备注。

    点进去朋友圈,看到空白一片的时候,宁芮星就觉得自己完了。

    她发给了江屿。

    想着赶紧撤回,消息却是显示超过了两分钟。

    完蛋了完蛋了。

    看着表情包上的“您的小祖宗已上线”,宁芮星只觉得一片心如死灰。

    自己算江屿的哪门小祖宗啊,重点还发了他的表情包。

    想到江屿冷静的眉目,宁芮星止不住的一哆嗦。

    消息撤不回,又没等到江屿的回复,煎熬的心情反复炙烤着她。

    宁芮星紧紧捏住手机,伸出手颤颤巍巍地摁住社交软件,点了卸载。

    等待太煎熬,她又不敢看江屿的消息。

    等卸载完毕,宁芮星松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