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修真小说 > 终极武力 > 第八百零九章 秘密警察

第八百零九章 秘密警察

    第八百零九章秘密警察

    风吹过海面,碧沉沉的海水翻卷着浪花,把漂浮在上面的巨大游艇推动的如同是婴儿的摇篮,一起一伏,接连不断。

    王越站在最上层的甲板上,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忽而一笑,举目远眺之下,就只见白云悠悠,海天一色,不由长出一口气,整个人的心胸似乎都猛然开阔了起来。满腔郁气,登时一清。

    “也许真是我太急切了吧!毕竟满打满算来到这里还没到半年,却总想着要一步登天,殊不知有些时候人的这根弦崩的太紧了,就要适当的松一下。不然一味的求进,说不定反倒会适得其反。如果把这个道理如果放到拳法里,应该讲的就是刚柔变化,阴阳有序了……。”

    连续几天的静养,不能像往常一样练拳练功,无法剧烈的发力运劲儿,一下子闲下来的王越在摆脱了之前一开始的不适应之后,也很快的就让自己融入到了当前的这个角色里。

    不过,他到底心思单纯,即便是在放松时,往往也会在不经意间,把自己的所见所闻和感受和他的拳法理论很自然的相互印证对照。不知不觉中就触类旁通,生出许多灵感来。

    就好像苏明秋之前和他说的一样,一张一弛,文武之道。

    对他来说,这也许就是所谓的张弛有道了了!

    而同时,经过这两天多时间的静养,王越身上的伤势也恢复的也是出乎意外的迅速。不但身上的那些枪伤弹孔大多都结了疤,而且就连他小腹上被严四海那一记无极刀轰进体内的刀劲儿也被逼出了七七八八,好的差不多了。

    这固然是因为他体质强横,生命力异常强大的原因,但更重要的却还是源自苏明秋每天对他的精心治疗。秘传的丸散膏丹,内服外敷,同时以气行针,按摩推拿,活血化瘀,调理脏腑。一天三次,雷打不动。

    为了给王越疗伤,苏明秋几乎用出了浑身解数,不论是针灸还是推拿,全都是灌注了他本身的元气,再施展云手中的内家手法,将药物通过王越身上的毛孔,直接打入患处病灶,推宫过血。

    这样一来,以王越的体质,他对药物的吸收,自然百倍于常人,想复原的慢一点儿都不行!

    如果没有苏明秋,仅凭他自身的恢复力,只怕就是一个月的时间,王越都很难恢复到他目前这个状态。

    练武的人受伤和普通人不一样,很多时候都不是药石可解,没有个懂行的高手来调理,就算能治好,最后往往也是个事倍功半,说不定还会留下什么隐患。

    而像是苏明秋这样的武学大家,本身又精通医道,医武一体,以他现在的身份和地位,如果不是王越这种亲近人,换了旁人,想要请他出手,帮忙治疗,那也绝对不是一件容易事。非得要有天大的人情和利益不可。

    遥望碧波,海天一色,一时间王越只觉得清风拂面,两腋徐徐,一口气长长呼出,直将体内废气吐的不能再吐之后,不由浑身一松,自然而然的就往回吸了一口气,先含在口中,舌顶上颚,两眼微闭只留一线天光,心意似有似无的落在自己鼻尖上方眉心之前。

    然后,他整个人就晋入到了一种似睡非睡,似醒非醒的状态,顷刻间口生津液,满口留香,上下搅动如赤龙翻滚……。最后,一股气息自丹田经夹脊,沿后背正中一线直入脑户,在天灵一个盘旋,立刻顺着脸面鼻梁俯冲而下,直似山呼海啸般融入到了这一口津液之中。

    顿时好似一股琼浆玉液,咕咚一声,落入食道!王越的胸腹起伏,五脏蠕动,发出的声音就好像是龙吟虎啸,隐隐约约,若有若无。

    唐国骊山老母宫的练气法门,本来就是道家无极一脉的道士炼己筑基,求长生的内丹术。尤其是从《阴符经》中推演出来的一套“阴符七术”,更是其中呼吸吐纳,提契天地,食气养生的最上乘法门。

    苏家的祖先在得到这一部阴符七术之后,历代以来,秘而不宣,就算是在嫡传的子孙中也不是所有人都能练习。而是每一代只传一人。

    结果到了苏明秋这一代,作为他这一代的传承人,他却丝毫没有门户之见的统统传给了王越!

    姑且不说他这么做,对于整个苏家而言,到底算不算得上是背弃祖宗,忤逆不孝,但是王越却的确没有辜负苏明秋的这一份苦心。

    《阴符经》本就是道家经典,寥寥数百字,却字字珠玑,包罗万象,由此而衍生出来的“阴符七术”当然也是晦涩无比,一般人不要说是练,就是拿在手里看都看不明白。甚至就连苏明秋这一位已经将自家家传的拳法练到了大成地步,炼气化神,心意精纯如一的大高手,几十年来时时琢磨印证,时到今日,对这一部阴符七术,也不过就是练出了点儿皮毛而已。

    然而,就是这点皮毛的功夫,却已经让他受益匪浅。不但拳法武功,在到了日不落后,突飞猛进,悟出了云手这一门拳法,而且已经是六七十岁的人了,望之却彷如三四十岁的中年人一样,气度庄严,飘然若仙。

    只这一点,对比于同样入了道的严四海,他就强的不是一点半点了。

    而当这一部阴符七术落到了王越手里之后,他也借着这两天空闲的时间,将由剑器青莲解析之后总结出来的一些东西,毫无保留的反馈给了苏明秋。结果,他们两人这一来一去,如有定数,一个是倾囊相授,一个便反哺相报,彼此之间通过这次交流,都是大有所得。

    本来武术界最大的陋习就是敝帚自珍,拳师教徒弟,往往都会留一手,生怕教会了徒弟就会饿死师傅。教徒弟尚且如此,更不用说同道之间的交流印证,不管是谁都讲究一个点到为止。就算是再亲密的人,也不会轻易的东西都传授出去。

    这就是武术界中的潜规则,也是人性!

    原本苏明秋和王越之间的教拳和学拳,只不过是一个交易。苏明秋看中了王越的天赋和资质,教他内家拳的练法打法,为的也只是让他替他回国办一件事情。可时间一长,相处下来,苏明秋却能够摒弃门户之见,对王越倾囊相授,且代父收徒,把他真的当成了自己的师弟。

    不但打破家规,收了他这么一个外姓人入门,连阴符七术这种代代单传,绝不外传的内丹术都教给了他,而且还在关键时候,几次替他出头,救他于危难之间。这一桩桩一件件的事情,累积下来,饶是王越这种心性的人,都开始认同了自己现在的身份,把苏明秋真心实意的当成了自己的老师兄了。

    按照唐国武术界的规矩,拳法武功这东西,越是厉害的,就越讲究秘传。而一般的拳师教徒弟和武道世家的传承,又完全是两码事。因为世家的规矩多,门户森严,拳法武功向来只传自家人,所以功夫都叫家传。

    武术界的世家之所以是世家,究其根本就是因为武道传家,经久不衰。一旦有人,坏了规矩,把家传的拳法传给了外姓人,那对于这个家族而言绝对是等于捅破了天一样。

    这就像是把自己吃饭的家伙,双手奉送,给了别人一样。拳法外传之后,世家还用什么来安身立命?师傅教徒弟是一个人的事,可世家就是一家子几百口子人的事了。

    苏明秋能把一身的本事毫无保留的教给王越,这本身就是承受了巨大的压力,不但是来自国内苏家的,而且是来自心理和精神上。所以反过来,王越对他也是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两人之间现在已经是一家人了。

    阴符七术的五龙盛神法,练得就是五脏,气息一脉贯通,五脏强则气血强,气血强则精神强。王越此时呼吸吐纳,用的就是这一脉的法门,气息周行任督,滋养五脏,强壮精气,正适合他此时的状况。

    “师弟,先收功吧,咱们的麻烦来了。”

    正在缓缓催动气息,蠕动五脏,感受着自己融入这一方天地的壮阔,突然王越精神一动,整个人立刻就从之前的那种状态中清醒了过来。然后他便看到了苏明秋的人正好踏上甲板,听到了他说话的声音。

    “刚才那个姓黄的,不是已经关起来了么?”

    轻轻吐出一口气,王越睁开双眼,一面把双手叠在一起,沉降至小腹上缓缓摩动,一面调整呼吸,整个人的精神立刻就活跃了起来。

    “应该是他们的船上有东西,黄炳元没有在规定的时间离开,那边立刻就收到了信号。现在周围已经有人开始封锁了,我们的人刚有消息传过来,来的应该是日不落的秘密警察。”苏明秋走过来和王越站在一起,脸上的神色似乎有些苍白,明显是这两天替王越疗伤,劳心劳神,是伤了元气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