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一千七百四十九章

第一千七百四十九章

    好在庄叔还知道林果是个孩子,只是在她这儿挂个号,并没让她近期弄个大型相亲会的打算。

    “小瞿啊,什么时候打恋爱报告和结婚报告啊?”庄中华笑呵呵的,满脸慈祥关心,“像是处对象结婚这事儿,咱们部队的人不占优势,你慢一步,在别人那儿,可能就慢了不知道多少步了……”

    年轻人,得有危机意识嘛。

    饭桌上,庄中华不可避免地进行了最初级的催婚,催完,又拿唐慎举例子,让他跟唐慎学习,争取恋爱报告和结婚报告同步进行,早日过上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生活。

    小瞿本来就人逢喜事精神爽,见庄中华催,也有些意动,想到林果说的三个月,又想到新鲜出炉的对象对自己的满意态度,直接下了军令状,说要三个月内结婚。

    “这可是你说的!”他话音落地,庄中华立即接上,“要是完不成,可得认罚!”

    “您就等着吧。”小瞿沉稳地笑笑,“结婚假期先给准备好,我到时候找您申请。”

    “哟,口气不小!”庄中华拍了拍他的肩膀,“可别说大话,这军令状可是立下了,不能反悔的。”

    小瞿眉眼间一片舒朗,“绝对不会。”

    那种心有灵犀的感觉,他能感觉到,她自然也能感觉的到。这大半天的接触,他们在很多事上都能达成一致,这是他始料未及,却又满心欢喜的。

    庄中华拍拍他的肩膀,赞许道,“好样儿的!这两天我给你批假,你争取把事儿弄妥当了,来找我打报告。”

    他们部队里的孩子,都是铮铮铁骨的好儿郎,合该有个美满幸福的婚姻!

    小瞿站起身,以茶代酒,冲着庄中华一干而尽,这便是一切尽在不言中了。

    想到最近的两年家属闹离婚的事儿,庄中华脸上严肃了一些,很是掏心窝子地跟小瞿讲着婚后生活该注意的地方。

    唐慎在一边儿瞧着,默不作声地当着背景板。当然,庄中华提到他,尤其是表扬认可的时候,还不忘朝林微抛去一个骄傲的眼神,看得林微好笑。

    自从来到这边儿,都是唐慎照顾着拂晓吃饭。林微见他难得父爱爆发,抓耳挠腮地想为闺女做点儿什么,也就默许了他给闺女喂饭的行为。

    今儿这顿饭也不例外。

    可惜唐慎这会儿正跟自家媳妇眉来眼去,并没有注意哪里不对。

    可怜拂晓满眼懵逼,她瞧见了勺子,可是勺子离自己很近却不更进一步。顿了顿,不由仰起头,疑惑地看了唐慎的下巴一眼,眨眨眼,收回视线,自己伸头往前一点点,张大嘴巴把上面的一口米饭吞进嘴里。

    唐慎感觉到手上轻微的动作,低头,正对上闺女纯然的眼睛,只见她弯着好看的眼睛冲他一笑,然后伸出小胳膊,抓住他手上的勺子,然后自己给自己挖了一勺肉末豆角。

    这是专门给她做的菜,肉剁碎,在锅里煸炒,那豆角也抹的碎碎的,跟煸炒过的肉末炒一起,香而不腻,还带着豆角特有的口感。

    给她炒了小小一碟子,如今已经下去一半了。

    唐慎觉得有些对不起自家闺女,整个人显得有些可怜地看着拂晓。

    拂晓自己认认真真扒了几口饭,正准备歇歇,冷不丁瞧见唐慎的表情,静默片刻,她低头,稳扎稳打地从自己的小碟子里舀了一勺肉末豆角,又喂了自己一口米饭,那小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和唐慎真没对视过。

    原本以为自家小棉袄要喂自己的唐慎:“……”

    林微一直注意着拂晓吃饭的情况,看到这一幕,极力忍笑。好在还知道给他留点儿面子,才没叫对婚后生活或请教或讨论得热火朝天的那俩发现端倪。

    令人欣慰的是,拂晓把碗里最后一口菜留给了唐慎。

    瞧着唐慎感动得晕头转向,林微一时哑口无言。他难道不会猜一下,这是不是闺女吃不下又不想浪费粮食,才让给他的么?

    吃过饭,小瞿和庄中华没坐一会儿就要走,本来没事儿的唐慎,也被庄中华拉走,说要借用俩小时,然后再把人还给她。

    知道庄中华最近几天一般的事儿不会喊着唐慎,林微直接点头,大方放行,他们应当是有什么重要的事要商议。

    “那我们就走了?”庄中华笑得歉意。

    “嗯。”林微唇角微翘,“我正准备吃过饭转转呢,你们有事儿就去忙。”

    等人都走了,林微去刷碗,喊了林果在厨房门口跟她讲乐子。

    林果看她姐一眼,无比礼貌认真地开口询问,“姐,你是想看小瞿的乐子,还是想看我的?”

    今儿演员剧团收工的早,她怕小瞿叔叔找不到她,就一直等在原地,要不是一个服化叔叔一直陪着她,还给她买饭,她估计当场就饿死了。

    小瞿叔叔有什么好讲的?没乐子,只有你侬我侬甜甜蜜蜜!

    “都可以。”林微递给她一只洗干净的碗,示意她把上面的水擦掉。然后道,“随你。”

    林果自然而然地接过来,不想再能继续这个话题,于是自己找了个兴趣点,还神秘兮兮地问道,“姐,我可是听小瞿叔叔说了,那周妍是他的相亲对象,只是出了点儿意外。”

    林微:“嗯,然后呢?”

    “然后就是我坏了她的好事儿,她会不会看我不顺眼,迎面走来时给我一巴掌?”

    林果摸摸脸,有些担心,“天啊,想想都可怕!”

    林微面无表情地看着她演,可怕?她能有什么是怕的?小时候敢抓壁虎,大了敢抓蛇,这可不是一般胆量的人做的出来的。

    见自家亲姐没反应,林果干笑了两声,忽然提高音量,“姐,你快点儿,这刷碗的速度都赶不上我擦碗的速度了!”

    正说着,就被人抱了腿。

    “姨姨不怕,晓晓抱。”拂晓仰着小脸,认真地拍了拍林果的小腿,“饱饱不怕。”

    林果戏精上身,呜咽一声抱住拂晓小小的身体,“姨姨真的好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