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科幻小说 > 请叫我魔尊大人 > 一 开局一群狗头人

一 开局一群狗头人

    “嗯!陌生的天花板。”

    苏择睁开眼睛,昏暗的洞穴深处,潮湿洞顶,滴落着浑浊的水滴。

    这里是洞中之洞,在洞穴深处再挖出的一个“卧室”,在本就没有灯火的洞穴深处,自然无比昏暗。不过,尽管洞穴里昏暗无光,但是苏择那双黯淡无光的瞳孔的视野之下,一切都宛如白昼。

    他伸了伸懒腰,从杂草堆成的床铺之上跳了下来,走出自己的“卧室”。

    卧室洞穴的满口,两只身高大约一米类似半人形蜥蜴半人形蠢狗的狗头人,各自握着一柄木头削成的木枪,笔直守卫在门口。当苏择从卧室走了出来,两名持枪的狗头人,顿时以标注的跪姿,半跪在两旁,十分恭敬,完全不像狗头人的散漫。

    苏择打着呵欠,走进洞穴的大厅。

    洞穴大厅,一个方形大坑挖在大厅的中央,大坑里面堆放着枯枝、木块烧成的木炭,红红的火星时而在燃烧的木炭上蹦裂,成为大厅的光源。而洞穴大厅的深处,是一张石头敲成的“王座”,坑坑洼洼的“王座”,实在让人连坐的兴趣够没有。

    苏择走出大厅,只见八名同样持枪的狗头人卫士屹立在大厅门口。这些树桩削成的木枪,看起来恐怕连树皮都扎不烂,但是通过枪身偶尔瞬间闪过一缕金色电花,可以看出它们并不是这么无害。

    洞穴大厅的正门,用扭曲的字体,凿出“王座之间”的字样。

    苏择走出“王座之间”,外面是一处挖个极为空旷的洞穴广场,非常宽阔。在广场的中央,一座杂草与烂木扎成的“神像”,屹立在广场中央,几个半青半红的山果放在一块烂布上,摆在“神像”前,那便是祭坛。

    稀稀疏疏大于三十多户狗头人的老弱妇孺,正在广场之上缝缝补补,它们用着弯曲的骨针,兽毛搓成的粗线,缝制着兽皮。这些并不是狗头人擅长的手艺,但是经过十几天的学习,已经做得不错。

    “汪汪!”几只狗头人幼崽欢快在广场上奔跑,其中一只出生不到半个月的最小幼崽,见到苏择的身影,顿时从小伙伴们身边脱离,兴奋的向苏择跑来,中途因为跑得过快,还跌落一脚。苏择嘴角露出微笑,抱着这只小崽子,这是一只比其他幼崽要消瘦一些的狗狗,它的肌肉不及其他幼崽那样流线型般强劲,但是肌肉之间泛起淡淡几乎不可见的淡黄色光泽,又是它独有的特殊之处。

    这种淡黄色光泽是龙脉的象征,它也是目前整个部落仅有的龙脉。

    “尊上汪!一起……玩汪!”龙脉觉醒的幼崽,显然要比其他幼崽聪明,几乎还不能完整奔跑,但是心智已经完全,能够说出完整的话语。苏择拍了拍幼崽的头顶,坐到广场的阶梯上,说道:“好好好!一切玩。小二哈,我教你的戏法,现在还记得吗?”

    “记得汪!会了汪!”这种叫做二哈的幼崽兴奋叫道,只见它抬起自己的指尖,顿时金属宛如闪电光辉在它的瞳孔浮现,发出闪亮的光辉,随即一股神圣力量顺着它的龙脉回路,汇聚到它的指尖,顿时淡黄色蕴藏神圣气息的闪电在它指尖浮现,随着它轻轻划动,不忘吟唱道:“落星雨,入青冥,飞珩天地展惊鸿。”

    淡黄的神圣闪电随着幼崽划动,绘制成一个圆阵,随即一只淡黄的闪电凤鸟,从圆阵之中飞出,环绕苏择与幼崽飞行,其余狗头人幼崽早在苏择坐下的时候,便已经停下来,此刻见到二哈召唤的闪电渡鸦,不由露出羡慕的情绪。

    “落星雨,入青冥,飞珩天地现惊鸿。”苏择露出微笑,只见他同样指尖轻划,强大又宛如永不耗竭的力量,从冥冥的意志深处流出,顺着意志的触角流入指尖,绘制成圆阵,三只比幼崽绘制略大一倍的凤鸟同样飞出,与小渡鸦双双飞舞,共同消散在天空之中。

    “不错不错!”苏择赞赏的说道:“等你在长大一些,说不定可以狗头人部落最强的战力。”

    “最强汪!长大啊汪!”幼崽二哈兴奋的叫道。

    这时候,吵闹的狗头人叫声夹杂几声类似人族发音,在广场外边响起,很快一群穿着粗糙皮甲,扛着简陋木枪的狗头人从通道走进来。在这些狗头人的枪兵中间,用绳索困住一大群其他部落的狗头人与几个人形生物,被狗头人推赶着走进广场。

    同样是狗头人,苏择麾下的狗头人显然比被抓来的狗头人要精致太多,它们的体格比被捕的狗头人要娇小一个狗头,但是流线般紧密的肌肉,让它们的体重比被捕狗头人要重一筹;它们的四肢与躯体比较修长,但是结构呈现出近乎黄金比例,光滑鳞片与整洁皮肤结构宛如艺术,萌哒哒眼睛,看起来意外的可爱。

    相比之下,它们捉来的狗头人,体格略显臃肿,它们体表生长一块块生有鳞状外皮,颜色自深暗的铁锈色至淡黑色不等,闻起来像湿透的狗或是一潭死水的味道。它们穿着脏兮兮的衣服,时而嘴角留着不明的液体,让人心生厌恶。

    不过这次,苏择注意力并未狗头人身上,而是放在夹杂在狗头人之中,几个人形生物之中。这些人形生物共有五个,最显眼是一个脑满肠肥的人类胖子,他穿着比其他人华贵的衣服,带着耀眼的珠宝、戒指,两只眼睛看起来小小的,充满市侩的味道,显然是个人类商人。

    人类商人的左手边,是一个比商人高出近三分之一身子的人类模样的大个子,他唯独与人类不同是有着一对类似兽人的龅牙,粗大的双臂,膨胀的肌肉,充满难以想象的力量。这个半兽人左前方,是一个穿着老旧板甲的中年汉子,他双手都是老茧,垂头丧气被狗腿子绑着。

    人类商人的右手边,是一个牛头人,强壮的牛头人穿着一套藤甲,比起半兽人还要高出半个脑袋。牛头的旁边,是一个皮肤暗棕色有着长长耳朵的女野精灵,她被镣铐紧紧锁住脖子与双手,目光之中充满野性与狂怒,仿佛在告诉所有人,自己绝对不会屈服。

    苏择忍不住多打量她一样,也许是位面差距,这个位面的精灵族,显然不是小说之中所描述的那些神秘、俊美的种族,也没有一些小说之中描述的那样弱不禁风。就像眼前这个野精灵,她的体格比较消瘦,比人类略微纤细,但是肌肉紧密且力量感十足,看似干瘦的肌肉,充满无以伦比的任性,力气只怕比旁边的半兽人仅差一筹。或许因为长期生活在森林之中,她的关节粗大,筋骨结实,让她的抓力、灵活性、弹跳性,都远远超出人类,战斗力超强。

    不仅如此,在苏择独特的魔眼注视之下,这只野精灵的体内具备宛如经络的“能量回路”。这种天生的“能量回路”,缓缓运转一股宛如自然之力特性的生命能量,缓慢却生生不息将生命能量输送到全身,五官比例与人类五官比例的极为迥异,怪异的美感或许为她增添一些别样的美感,但是并不符合人类的审美。至少在苏择眼中,她算不上丑陋,但也算不上漂亮,完全与自己麾下的萌狗差不多档子,最多值得苏择多看一眼,这也是看着她作为精灵的份上。

    这只野精灵唯一符合魔幻小说的精灵描述,大约就是她穿着充满精灵风格的森林艺术衣着以及不求最实用只求最美感的旅行装与雕琢精致的叶子饰品。这种天生艺术的本性是自己麾下狗头人远远不及,至少看看狗头人为自己建造的王座与神像,就可以知道它们的艺术感,有多让人绝望。

    “人……人类汪!奴隶汪!献祭汪!”

    狗头人们带着俘虏来到神像前,只见手持九节杖的祭师,早已经等待在神像前,对着上前的狗头人让过半个身子。萌狗战士的卫队长,恭敬跪倒在神像前,向神像汇报。随后其余萌狗战士推着这群丑陋的狗头人俘虏,强迫它们跪倒在神像前。

    “天演有声,其益无方;落霞幽遂,日出其光。”

    幽蓝色光辉在狗头人祭师瞳孔浮现,只见九节杖层层亮起,最终在顶端亮起幽蓝的光辉。狗头人祭师小心将亮起光辉,按在神像的脚下的石阶上,随即杂草与木头扎成的神像,发出白色的光芒,就像活了一样。

    狗头人祭师见到神像发亮,顿时将九节杖插在一旁,恭敬跪倒在神像前,双手叠起垫在额头之下,极为虔诚的祈祷,发出自己的请求。那发出白光的神像闪烁两下,宛如回应它的祈求,就见这座神像的白光流动,缓缓凝聚所有白光于神像指尖,化作一道道光束,射中狗头人的额头,在狗头人的意识深处,化作一段询问:

    “尔等,渴求契约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