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科幻小说 > 请叫我魔尊大人 > 四 招聘:五险一金包吃住

四 招聘:五险一金包吃住

    “签了它,我能得到什么?又要付出什么?”

    对于苏择张开的卷轴,野精灵看也不看一眼。

    反而她旁边的牛头人对于恶魔契约很感兴趣,忍不住向苏择问道。作为一只牛头人,牛头人种族本质并不比普通凡人高等,也不具备精灵那般强大的生命本质,更不具备看穿万物表相的精灵之眼,自然无法向野精灵那样感觉到苏择的可怕,无法洞悉其中危险性,也没有实感。

    苏择虽然自称恶魔,牛头人也只是将信将疑,苏择这种在牛头人看来不过是瘦弱的小不点,实在没有一丝震慑力。再者,这片土地的牛头人,本来就是属于邪恶阵营,他们信仰也不是大地母亲,对于力量的渴求,亦永远在原则之上。

    纵然,苏择真是恶魔,牛头人也不似野精灵那般仇视,尤其是这种牛头人本身并不太过排斥,从恶魔那里获得力量。当他见到这样的机会,纵然对苏择恶魔身份并不太相信,还是决定试一试,这其中自然也有一些狗头人的实力变化的功劳。

    “你对它感兴趣?它可不是什么人都可以签的。”

    苏择露出一丝微笑,他走到牛头人的面前,将契约展开,说道:“这份契约可是魔尊大人我,精心设计的契约。别看它只有一份,实际上分为不同的等级。最低等的契约并不需要签订,只需要你们跪在巫王神像前,将右手放在神像脚下,并且诚恳祈求,巫王会给予你们四种基础职业模版与五种誓约的抉择,你需要抉择一种职业模版与抉择任意一种誓约,作为结缔契约的核心,便可以成为最低等的契约者。”

    “最低等契约不需要付出任何代价,也不需要服从巫王任何指令。”苏择说道:“誓约不会直接给予你任何力量,也不赋予你任何能力。你们必须恪守誓约的戒律,执行誓约的要求,通过践行誓约获取源源不断的。”

    “会按照基础职业模版强化你们的体质,赋予你们力量。”苏择说道这里,斜眼看来几人一眼,淡淡的说道:“你们也可以诚恳向巫王祈祷,通过透支祈求巫王,在你们的意志深处或者指定物品的本源深处,铭刻一种名唤的特殊印刻,让你们获得通过印刻施法的特殊能力。”

    “是一种模拟神术编织的特殊术法,具备宛如神术的本质与特性。”苏择说道:“所以,威力与术法强度,由你们本身对誓约教义的理解与认同度决定,也按照你们的虔诚度,决定的恢复速度。”

    “不过,既然是透支,那就要还的,三倍偿还。且在你们归还透支之前,你们无法继续铭刻或者提升体质。”苏择说道此处,指了指广场中央的神像,说道:“这是最简单最低等的契约所得,谁感兴趣可以试试。不过我劝你你们,即使对契约不敢兴趣,也可以去试试。”

    “因为只要你们还想活着走出这个洞穴,就必须结缔一种契约,否则唯有下地狱。”苏择目光扫了四个俘虏一眼,发觉那个穿着板甲的人类略有意动,嘴角不由撇了撇,并未多少什么,但也对他实在看不上眼,毫无意图。

    “再往上一阶,便是将自己此生卖给巫王,换取更强大力量与寿命。”苏择向牛头人认真的说道:“结缔该等阶契约的契约者,需要正式的契约仪式,且必须有一位高阶契约者或者巫王指定的祭师主持,才能沟通巫王,成就概念级仪式:,铸成。”

    “根据契约规则,这个阶位的‘不灭之魂’具备五千岁的绝对天寿。”苏择说道:“绝对天寿期间,契约者具备近乎不死之身,即使遭受致命伤害,即使灵魂被打的魂飞魄散,磨成最基础的灵魂粒子,也可以在任意一座巫王的神殿重新凝聚,获得重生。”

    “比起最低级契约者,卖身的契约者必须遵从巫王的指令。”苏择淡淡说道:“每当它们执行巫王的命令,便可以获得不同数值的‘功绩’。功绩不具备任何力量,也不可以交易与转让,但是可以在任意一座巫王神殿,消耗功绩点购买或提升奇迹,制作奇迹道具或者奇迹宝具,以及……换取契约源力。”

    “不过,他们购买奇迹、制作奇迹物品,所消耗的源力必须契约者自己支付,巫王允许透支未来契约源力,但不会替它们支付半点源力,也不无法替它他们支付半点源力。”苏择指了指周围的狗头人,这些已经经过生命本质升华获得超乎原本**应有力量的狗头人,说道:“它们便是这个阶位的契约者。”

    “比起用功绩点消费,功绩点的真正作用,是用来对基础职业模版进行升级。”苏择说道:“基础职业模版共计四种:战士、猎手、卫士、技师,每种共计五级,每级皆可获得不同的职业能力、职业专长以及提升的施法等级。”

    “再高一阶的契约,结缔者必须卖掉自己的。”苏择说道:“以自己的作为代价,结缔彻底死亡之后归于巫王的契约。”

    “如果契约者将寄托于巫王,契约者不仅可以再抉择一种誓约职业与再获得五千岁绝对天寿,更可以通过抽取近乎永不耗竭的誓约法力。”苏择笑着说道:“并且寄托的契约者与巫王将不再是从属关系,而是雇佣关系。”

    “巫王不再具备直接命令他们权利,必须将自己要求以冒险者公会的模式,将任务挂在巫王神殿,让他们自己领取。”苏择说道:“达到这个等级契约者不仅可以通过巫王任务获得功绩,践行誓约职责也能获得功绩,且彼此之间的功绩可以直接进行转入与交易,他们通过功绩购买奇迹、奇迹卷轴、奇迹道具、奇迹宝具等等,不再需要自己支付契约源力,而是由誓约本身承担。并且他们具备招募‘卖身契约者’的权利。”

    “他们想要招募卖身契约者,必须先向巫王购买足够数值的。”苏择说道:“再与卖身契约者商议报酬与冒险分成。当双方结缔招募契约,被招募随从执行他们的命令,视为执行巫王的命令,可以获得同等功绩。”

    “这么好?”牛头人不由露出警惕,说道:“那么代价一定非常惊人。”

    “对于凡类来说,是他一生功业、因果与存在于世的证明,而卖掉自己的,相当于卖掉自己一生。也许该契约者死后,可以轮回转世,也许可以进入神国,但他生前一切,该承载的一切,都不再属于他,他也绝对无法取回,相当于从未活过。”苏择淡淡的说道:“凡类的一生功业并不值钱,但是对于高等魔族来说,凡类功业与是唯一可以创造眷族的薪柴。”

    “是永劫契约核心二十条禁令之一。”苏择的声音极为冷漠,他轻柔又格外无情的说道:“我们想要创生普通魔族,就必须以凡类毕生的功业为柴薪,以凡类的为生命核心,最终创造出普通魔族,发展我们的种族。”

    “为此,我们为契约者编织指引道路的誓约,铸造具备绝对天寿的‘不灭之魂’,就是为了让他们可以创造更多的功业。”苏择说道这里,笑着望向众人,用极为傲慢的腔调,吐露出最残酷字眼:“同样,我们对寄托契约者极为优待,不是因为他们付出的代价,而是因为当他们彻底死去,他们通过誓约获得一切力量,都将属于以创生的族人。他们是……自己人,未来的自己人。”

    出卖一生功业!

    这样的代价,也许对某些人来说极为重要,但是对于眼前这名牛头人来说,却毫无价值。

    他不在乎自己能够成就怎样的功业,也不在乎自己死后会怎么样,他甚至连自己生死都不看重,又怎么可能看中那些虚妄的东西。正如大部分邪恶阵营出身的邪物,贪婪的本性让他看中只有利益,为了利益可以舍弃一切在他看来属于“虚妄”的东西。

    出卖真名的代价,并不足以吓住他,或者说对他来说可有可无。但是出卖的回报,在他看来足够丰厚,已经让他迫不及待。然而,贪婪的本性让他又不满足于此,他想要获得更多好处,连忙问道:“那么,如果我愿意出卖灵魂哪?”

    “灵魂?”苏择微微一愣,露出蔑视的目光,嗤笑道:“区区蝼蚁,我要你的灵魂有何用?”

    嗯?不要灵魂?你真是恶魔吗?这怎么跟剧本说的不一样?